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魏氏庶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魏伟彬质问蒋氏

重生之魏氏庶女 疆芜阿飞 2132 2019.06.13 06:00

  “一会叫刘大送些膏药来,你敷上!”魏伟彬满带关怀的道。

  魏楚欣笑着道谢,要起身送魏伟彬出门。

  魏伟彬回过身来,摆摆手道:“别动了,在屋里好好歇着吧。”说着走了出去。

  人一走,石榴和张妈妈便来看魏楚欣的膝盖。

  “疼吗,姑娘?”石榴问,张妈妈也在旁边问。

  魏楚欣点了点头:“疼。”接着笑说:“不过倒是值了。”

  现在说她大获全胜还为时过早,其中还有变数。蒋氏向来不是认人揉捏的软柿子,而在魏伟彬的心里,她这个女儿也没多么重要。

  *

  魏伟彬从兰蕴居出来,径直便往海棠苑走。

  蒋氏正坐在屋里,一早就得到了魏伟彬去了兰蕴居,还进了兰蕴居正屋的消息。她正是六神无主,脑袋快转在想对策的时候。

  门口有丫鬟给魏伟彬打帘子:“老爷请。”

  蒋氏听见了,赶紧整理好脸上的表情,勉强笑了笑,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站起身来,对已经进屋的魏伟彬道:“这么晚了官人还过来,可是用过晚饭了?”

  魏伟彬直接一个冷脸,并没回答蒋氏。

  蒋氏咽了口唾沫,忍着魏伟彬对她的无视,笑着递过了茶来。

  魏伟彬进屋后直接坐在了正对门的椅子上,依旧不给蒋氏面子,只沉着脸道:“你可知道今日府里发生了什么?”

  两次被魏伟彬打脸,蒋氏身为魏府当家主母以及魏伟彬正头娘子的脸面自然是受不住了,讪讪的在另一边坐了下,冷笑着道:“家里一天上上下下有几十件事经过我手,不知老爷是指的哪一件呢!”

  魏伟彬也冷笑道:“我问的哪一件,不信你不知道!”转而看见蒋氏一张冷面,心里生厌,摆摆手,一副不愿意和蒋氏争辩的样子道:“懒得和你吵,把你派到兰蕴居的两个丫鬟找来,我要问话。”

  蒋氏只背过了脸去,听了魏伟彬的话,并不搭话。

  魏伟彬便紧锁着眉头瞧着蒋氏,看了能有一刻,突然间就失去了耐心,提高嗓门便道:“你摆出这幅难缠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蒋氏一下子回过了身,指着魏伟彬,气极反笑:“对,我难缠!我难缠你当日为何要八抬大轿娶我进门,我难缠,为你生儿育女,为你打理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不免越说越激动了起来,泪珠子在眼圈打转,手指发颤的指着魏伟彬,“我向来难缠,我哪有兰姨娘讨你欢心呢!”

  蒋氏激动了起来,魏伟彬脾气也上来了,一把将案上的整套茶壶茶杯都推到了地上,脸气的紫涨,怒道:“你不用在这里给我撒泼卖疯,看一会真问出了什么,我治不治你!”说着,便喊门口站着的周婆子道:“去把楚儿撵出去的丫鬟给我捆来!”

  周婆子一见事情不妙,赶紧应声去带人。

  先时因嫉妒而方寸大乱,这里蒋氏在见到魏伟彬对自己以及对两个丫鬟的态度而冷静了下来。

  蒋氏敛了敛头发,深吸一口气,不再说话。

  其实也不过是那点事。当年魏伟彬让她封兰蕴居时,她着丫鬟婆子将兰姨娘里一切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也在衣柜里偶然发现了那一千两的银票。那些银钱虽是不少,但她出身于大门大户,本也不是没见过。之所以将这些都拿了出来,不过是因为一口气。

  兰小娘抢了她丈夫的心,那么她便断了兰小娘留下的贱种子的路。她要把兰小娘留给魏楚欣的东西通通拿走!

  而魏伟彬此时从兰蕴居正房出来,必然是在魏楚欣的引导下,知道了那一千两银票的事。但眼下魏伟彬并没有直接来问她,而是要找被魏楚欣撵出去的两个丫鬟问话……

  蒋氏思忖之下,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被个小丫头算计成这般,蒋氏心里简直是憋屈。真是哑巴挨打,有疼不能喊,有怨不能说了。

  俄而柳儿和巧儿两个丫鬟被带到。

  魏伟彬便站了起来,对架着丫鬟的两个婆子道:“将人带到我书房来,我要问话。今日要问出什么不该问的,谁都别想消停!”说完,抬腿就要走。

  话说的蒋氏心里一惊,顿时觉得呼吸不畅。

  门口站着的周婆子亦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当日可是她带人去兰蕴居拿的东西,刚才带柳儿和巧儿来的路上虽也是软硬兼施威胁了一番。可这要是老爷真带回去审,审出了什么来,她第一个遭殃。

  周婆子万般乞求的看着蒋氏。蒋氏也终于站了起来,拦在魏伟彬面前,说道:“老爷这是在打我的脸么,审我的丫鬟,还不当着我的面审,传出去我这个当家主母还有什么脸面了!”

  魏伟彬冷哼一声:“这时候想着脸面了,当初给楚儿指派丫鬟时,怎么不挑两个厚道的!”

  此时魏伟彬怎么讲话都是次要的,蒋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魏伟彬把两人带走的,要不就真出事了。

  蒋氏假装降了气势,低头认错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谁还没有眼拙的时候,老爷自来知道我好面子,就不能担量我这一次么。”在魏伟彬面前如此伏低做小,蒋氏一张面皮羞得通红。一时间心里恨极了给她设套暗中算计她的魏楚欣。

  魏伟彬没想到蒋氏突然讲起这些话,斜睨蒋氏一眼,又见她满脸通红,便无可奈何的又原处坐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对蒋氏道:“你要这么讲话,我也不是那没有肚量的男子。你派去兰蕴居的人,你便亲自问问她二人都做了什么。”

  蒋氏听了这话,暗自松了口气。也坐了下来,十分有威严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问道:“你二人可听好了,我只问一遍,要有一句欺瞒,即刻乱棍打死!”

  两人先来时,都已经被周婆子连吓带威胁给吓破了胆,此时双腿打颤的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蒋氏便道:“当日我派你们二人去兰蕴居服侍三小姐时,是如何吩咐的?”

  周婆子这时已经从门口走了进来,站在蒋氏下首,冷冷的盯着两人。

  柳儿先抬起头来,咽了口唾沫,强忍着颤声,按先时周婆子在路上交待的话说道:“大夫人说三小姐在庄子里受了苦,眼下好不容易回了家,让……让我俩过去悉心服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