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球裁决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 卑贱的新娘,高贵的蹴后

足球裁决天下 零布道 2848 2019.05.04 16:33

  四珠太过震撼,看的人全程目不转睛,有的人就因此发现了之前忽略的细节——原来,朱落后外的所有女嘉宾在进入教堂前都戴上了面罩,毕竟有两批会动的烈性春药埋伏在里面,用柴据琅的话说,就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在里面发功。

  所有人不禁想到,法律明文规定不准在球员婚礼上携带男性家属,却没有禁止携带女性家属,仔细琢磨真是用心险恶啊。要是谁真的带了女性家属,如果还薄有几分姿色,这后续真是细思极恐。

  卫佳皇看看手机,马上就要到12点了,寻思着:正戏终于要上演了。

  dj这时候又说话了:“聪明如你可能发现了——是的!四方明珠就是我们新娘豪华的伴娘团,让我们一起屏住呼吸,迎接我们今天的主角,新郎,高贵强大的师新纹,新娘,美丽贤惠的马茹胧!”

  话音刚落,天空裂开了一道缝,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就像空间撕开一道口子,一架庞大的客机毫无征兆地出现。

  有人惊呼:“A380!”

  说话间有两个黑点从机体上下坠,一大一小,一前一后。

  好一会,dj 叫道:“前面的是强大的新郎!后面跟来的是美丽的新娘!”

  卫佳皇和白筑不知道dj 有借助什么设备没,但他们此刻已经能勉强看见前后两个黑点到底是什么了。

  小的那个自然是师新纹,大的那个被说成是新娘的东西是个巨大的铁笼子,这个巨大是相对师新纹的肉体来说,而新娘就活生生被关在里面,不知道用了什么固定的设置,总之笼中的位置居然没有明显的移动。这一人一笼都没带伞,降落伞。

  稍迟一点,同桌的人也都看见了。就连谢衲都顾不上和女神发暧昧消息,看得嘴巴都合不上:“这......这是要干嘛?”

  再迟一点,普通人也看明白了,大家失声惊呼尖叫,都不忍看到接下来的惨剧。

  DJ兴奋的呐喊着:“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让我们看看足球运动员的神通!”

  师新纹行将落地,突然飘摇的身子挺直加速而落。

  大家眼前一花,师新纹立于湖面,荡起一个巨大的波纹,两手指天,cos 卡卡经典进球庆祝动作,便见那大笼子消失不见,没有那功能不详的大笼子保护,马茹胧立被气流冲撞折磨得不成人形,空中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师新纹大喝一声,众人只觉金光万丈,待得光芒散去温香软玉已在新郎怀中。

  师新纹怀抱佳人凌湖漫步,大家仿佛看到了上个世纪末香港武侠片惯用特效,不多时,踏上浅滩,来到19中那两桌的前面。

  大家这才看清,新郎倒是普普通通西式婚礼的黑西装,马茹胧竟然穿着豹纹紧身衣,霸道的身材暴露无遗,好多男宾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和一般的单纯卖弄性感的豹纹不同,新娘这身应该是雪豹。

  抱了这么久,师新纹估摸着新娘应该恢复元气,便略略沉下身子,轻轻向前推送,把马茹胧像夜壶里的液体般泼在地上,然后让卫佳皇和白筑触目惊心的一幕发生了:马茹胧四肢着地,真把自己当成了一头雪豹!

  把身子平衡做好后,扭头回眸,似乎在询问师新纹自己做的可有什么瑕疵,却见新郎做了个过来的手势,马茹胧便笨拙地转过身子艰难地向新郎爬过去。龇牙咧嘴却又闭声闭气地努力半天,好歹到了近前,似乎想要用自己的俏脸蹭师新纹的下身却又不敢造次。正在纠结,新郎主动俯身摸了摸雪豹脑袋以示嘉许,马茹胧这才稍微消除了一点惶恐的情绪。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尽皆跪下,除了两个人站着。

  一个是白筑,一个是卫佳皇。

  卫佳皇眼圈是红的,牙关上下在打架,拳头捏得坚硬似铁,整个人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到达了愤怒的临界点。

  白筑却鄙夷嫌恶地看着师新纹,从没有过地意愿强烈希望一个人去死。

  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激烈的对立情绪,对应产生的是此刻的精神控制达到最强。

  所有人跪在地上脑海里还过着刚才雪豹向主人示好的画面,有人就低声呢喃:“师新纹大人真有男人味!”

  有人说:“真正地羡慕马茹胧,多么希望地上那只是我啊!”

  有人说:“做男人就要像师新纹这样!”

  有人说:“多么阳刚的爱!乖女儿你有福了!”

  dj估计也是跪着,但不影响他主持大局:“奏婚礼进行曲!新郎新娘互相扶持踏上神圣的婚礼长廊!”

  音乐声中,师新纹在马茹胧脖子上的项圈中扯出一根链条,准备用这金属的链条牵引自己的爱妻走上那神圣的道路。

  远处的教堂,所有的贵宾都走了出来,见证这对新人的一路同行,除了两个球队的人,全部都跪下,包含四方明珠,他们要跪着见证。

  普通的来宾同样是跪着,头却只敢看地,不敢用自己卑贱的目光亵渎接下来这神圣的同行。

  然而,师新纹牵着豹也不急着走,他盯着两个鹤立鸡群的异类,笑了:“谢衲都跪了,你们为何不跪?话说,你们是谁啊?19中的人里面什么时候有了你们这两副颜色,谢衲不要怪我不讲人情哦,法律就是法律,说了不准带男家属,谁带就要有承担法律责任的觉悟!”

  其余的人垂着头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唯有谢衲听到被叫赶紧抬起头来,身子还是动弹不得,没来得及见那两人站着还是跪着,急忙说:“师新纹大人息怒!那个高的是白筑啊,他整容整成这个样子的,另外那个是我们学弟,也是校队的,都不是家属!”

  师新纹失笑道:“你是白筑?有意思!怎么想着整成网红脸了,当鸭儿么?”

  白筑笑道:“当鸭儿怕还是你得行,那么多年铁是白举的么?”

  师新纹脸色铁青道:“你这个下三滥的货色是要找死么?”

  白筑过去扳开卫佳皇的两个铁拳道:“你们的神通只用于正当防卫,我们不捶你肉,你能奈我何,除非你有胃口**我,那我认栽——不对呀,你们用眼睛发射春药这个挂好像对我也起不了作用啊。”

  卫佳皇这才恍然,知道这是白筑提醒自己动手就是飞蛾扑火。

  师新纹这下气得够呛,却又知道白筑所言非虚,马茹胧听他鼻息沉重,知道他接近歇斯底里,惊恐地盯牢暴君希望能防患未然免遭池鱼之殃。dj一时也没法应对这个超常局面,所幸大部队都神智迷离,神智最清楚的两只足球队隔太远压根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插曲。

  酒店的几个强壮工作人员得到了借助设备能洞悉全局的dj的指示,逐步向卫佳皇他们靠近,跪着移动。

  谢衲也很焦急:“白筑你不要说了,快跪下!”

  白筑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你不是奇怪我们为什么不跪你么?很简单,因为我们有一条最起码的原则,决不会跪不如我们的杂鱼。”

  “我不如你们?笑话!”

  卫佳皇明白白筑在说什么,他补充道:“混进了职业圈子不代表你毳毳就牛逼了,混混始终是混混,你就算当一辈子职业队里跑腿的小弟,永永远远都要活在我们的阴影下,哪怕有你的邹视泰哥哥,在你们逃到职业圈子之前就没赢过我和白筑,从来没有!”

  师新纹被强烈的违和感袭击惊恐万分:“他是‘不高兴’?怎么会变得这么年轻!”不经意间,触动了杀意,心想着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二人组一个变脸一个变嫩无论如何不能留,借刀杀人也要处理了。

  正想呢,负责清障的酒店大力士已经在近处跪着待命。

  就在这时候传来dj因极端恐惧而颤抖的声音:“天命公主,完美的蹴后,大驾光临!”

  师新纹吓得垂头跪下,完全跪下之前不忘压着爱妻的后脑把脸面往地上按,四肢也完全贴地,不同于蒲团上的不规则动作,算是标准的五体投地,马茹胧闷哼一声咬牙忍住剧痛算是完成。师新纹既跪,那两只足球队又哪里敢落后半拍,于是整座岛上就只有两男一女还站着。

  这两个男的偏偏还傻兮兮地把天命公主的真颜看个正着,美的让人胆寒。两人魂丧神夺,但觉濒临神智错乱,慌忙把眼睛看向别处。

  就听公主淡淡地说:“都平身。”

  平平淡淡三个字偏生让人无法拒绝,所有人竟然都站了起来,包括那最卑贱的雪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