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球裁决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 屋漏偏逢VAR

足球裁决天下 零布道 2260 2019.04.11 10:31

  玫瑰走过去的时候,人马宫的伙伴们仍然大多无所事事站在人家的半场,卫佳皇想纵使惹人厌说不得也得叫了:”快回!“

  大家继续这么好整以暇站着,心想:你他妈谁啊?个死基佬,被你喊动那不得笑死!王队叫我呢,我可能动一下,这后面有什么好回,一帮娘炮脚力奇弱,老半天都没一个长的,换个真正的女人来就能打你那去?有点眼力劲好不好?

  王队心里也好生不满:咱们贯彻的352好容易出成效了,把这帮菜逼三脚猫的传控打断了,正要摘桃子的时候你叫我们退兵?怎么招了你这个棒槌!和你男朋友老老实实把楚河汉界压着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么?

  迫于无奈,卫佳皇和朴鹫能做的还就只有踩线。错有错着,老老实实练过的遇到完全胡搅蛮缠的惫懒家伙,反倒不知道做什么,总觉得那些熟悉的套路一个都使不出来,剩两个人空挡是多,可太多了反而犯了选择困难症。

  玫瑰开始挥手,五六个队友明白了,就像站在起跑线前蓄势待发,同时转头瞄球路。卫佳皇大难临头,习惯性还是要全力以对,也侧身等待起跑。

  哨声中,球飞天,玫瑰的脚力果然了得,有五个深海队员同时起跑,卫佳皇刻意缓了半拍,认准位置全速奔跑。

  朴鹫在旁侧看的目不转睛,渐渐眼中出现异色。玫瑰这一脚完全顾忌到队友的需求,球未至,人先到,被其中一人押中,那人喜不自胜正等着领球踢一个潇洒的单刀,却突然冒出一个小个子,腾空而起,个虽小却使出一个很强劲的狮子甩头,快煮熟的单刀鸭子被他顶死。

  球出了边线,卫佳皇心里发狠:这下你们还不回来,老子直接罢赛。

  王队发话了:“回位置!回位置!”大家起码的利害是懂的,没等到领导号召就有好几个提前动身。

  刚才那场还有球童,这场全靠自己捡,捡球的人也还利落,回来的时候,人马宫的大部队还没回来,最近的队友被朴鹫死死贴住。

  卫佳皇好生意外:神童你居然不惧擦挂,如此积极主动?

  持球人眼前一亮,卫佳皇前方那里有人没照应,扔过去不但不越位还是板上钉钉的单刀!

  窃喜之下全力抛掷,不料那个讨厌的小个子不知怎么的又在半道上跳起来,这下没用脑袋,胸口停住。王队大喜,了解这个小个子球商有限,赶紧开口喝道:“不要慌!给脚下。”

  卫佳皇看着周围一水练叉腰肌的大爷肚里道:给你妹!抡圆了一脚踢到深海半场,飞出边界。

  场上就多了一水的教练在指责训斥:“把球控下来,懂不懂?”

  “不要轻易把球权给别个啊!”

  “不要害怕拿球啊!”

  沈缇邦大气地拍拍卫佳皇肩膀:“没事,以后不晓得咋个处理,找我!”

  卫佳皇想,你要靠得住,哪用我动如脱兔。

  摸底结束,这边几斤几两那边已然清楚,边线球扔出来,再不墨迹,遇到猛扑,轻轻松松连停带过,三传两递五带球,就过了半场,难追的四匹马冲向人马宫那对谈恋爱的阿呆阿瓜。

  卫佳皇透过现象看本质,带球那朋友一马平川的时候有点得意忘形,球趟大了一下,可不给他喘息机会一个贴地铲,那人惨叫一声,球没了。

  落地后,那人叫:“还不犯规啊!”

  卫佳皇乘他叫唤,把球勾住。队友们和啦啦队齐叫:“好球!”这还是赞美刚才的铲断。

  定住球,换鞋底上,把球拉近,整个人一面踩球,一面撑地站起,原地拨弄了两下,躲开对方只靠惯性上抢的两人,借着敌人势头未消,变了个两人来路的反向出了圈外,沈缇邦和对方的前锋都在自己面前。沈缇邦望眼欲穿,不料卫佳皇诈作球趟大,那边前锋就像嗅到腥血的鲨鱼分外来劲,眼见要逼拢,卫佳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下学乖了,转身一个大脚直接踢出本方底线——角球!

  关晌杏痛苦地挠头道:“王哥!怎么招了这么个250啊?”

  王稻语重心长道:“忍耐!忍耐!一我们没替补,二我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啊!多多担待啊!”

  全场第一个角球。人马宫的,除了王稻和关晌杏,都到了禁区内,深海盛世除了两个边后卫也都在里面。见着玫瑰没人管,朴鹫欲待过去,卫佳皇忙摆手阻止,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亲自来。取贴面舞的起势,薄薄地隔了一层。

  玫瑰忽然道:“老周,老谢都是身体流,你这样的肯定不会被他们留下,所以你是老岑的徒弟?”

  卫佳皇吃了一惊,不敢怠慢,老老实实答:“是,岑教带的。”

  申礼不乐意了:“嘿!咋子,打到门口还开小差!”

  已经晚了,角球开了出来,弧度是没有的,高度还凑合,虽然事出突然卫佳皇感觉还能拿到点,就要起跳,旁侧深海队前锋的一对膝盖就像巡航导弹般精准锁定自己一对眼珠袭来,其势凶猛,若避不开,轻则视网膜脱落,重则双目失明,卫佳皇何等人物,用最大幅度弯曲身体躲闪,致命攻击是避过了,然而惊吓令自己动作变形,本来是完美的曲体闪躲后撤步再起跳将球破坏,重心已丢,想要再起无疑痴人说梦,自己这一点漏过去,禁区里等于任人宰割,以玫瑰的意识至少能抢到第二点,万般无奈,又把完全避开的身子硬挪回少许仍与那前锋的下半身碰撞,然后凄厉地惨叫,同时缺了贴面舞伴退到后点的玫瑰一记爆抽洞穿申礼的十指关。

  裁判鸣哨了,深海盛世进攻犯规,禁区内人马宫的后场任意球。判决一出,卫佳皇暂停痛苦的蠕动,队友们这才关切地围拢,还是王队有经验,大喝一声:“不要围。”

  裁判正想问要不要急救进场,自己被玫瑰以外的深海队员围住。

  前锋吼道:“会不会吹哦!明明是合理冲撞!”

  裁判没好气道:“合理毛线!那个动作不是他躲得快,眼睛都要被你顶瞎!结果躲了还是被你拱翻,你也好意思!”

  深海盛世的人听这么一讲,一下又觉得没有啥突破口了,合围之势稍弱,主裁赶紧分拨开拦阻急切要看那人需要抬出去不,不曾想那时卫佳皇在大家的鼓励下已经勇敢地翻身坐在地上了,其中,决定性的鼓励就是裁判的判决。

  裁判问:“还能继续?”

  卫佳皇点头,就要爬起来,忽听裁判再度鸣哨,大意是吹停,接着手扶蓝牙耳机似在专注聆听什么,就向场外跑去。卫佳皇傻眼了:不会吧,这垃圾比赛你还玩这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