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古古还你余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3章:血染云都

古古还你余生 杯心六月 2064 2020.02.14 23:37

  怒目而视的望着那嗜血的魔人,轻轻地将秋雪移到一旁,随手拾起一把利剑,抬脚轻轻一点,飞箭般的速度直奔魔人而去。

  此刻,十二大宗族,除了已在云都四大宗族,分布于各地的其他宗族子弟,皆是陆续而来。

  虽说一起对抗魔人的是越来越多,但多少人皆被挡在魔气之外,根本无法近身,更多的还失去了性命。

  神山尸横遍野,血撒整个云都城。

  瞧着这番景象,怎不会毛骨悚然!

  夜子即便得到十二生肖牌的力量,却还是诛杀不了魔人。

  眼瞧着魔气横行,交战了大半日,再强的体力也会被一点点的消耗殆尽。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将他斩杀吗?”

  已是重伤的古古,语气凝重而悲伤。

  天翼一路护着,听到此话,面对这般境况,也是那般无奈而又悲愤。

  顿时,夜子攻破了魔人一道魔域阵眼儿,空中部分的戾气在正义之光的照射下而被毁灭。

  随即,逍遥阅只手一挥,一道神宗令发出,各族迅速的派出一位习修六级以上的人,穿过阵眼儿,与夜子会合。

  汇聚灵力,展开求法,按照生肖的排列,一人对上一枚生肖牌,排列有序的摆出了十二生肖星阵。

  星光璀璨,力量越来越变得强大起来。

  闪电雷鸣,地动山摇,似有着将天地吞噬一般。

  光芒亮得甚是刺眼,这一刻,万物静止。

  空气中,许多带着记忆的灵魂冲破了静止,像风一样的飘走。

  在场之人,被那强大力场的刺激下,晕厥了过去。

  古古,也无例外。

  亮眼的光芒渐渐淡去,生肖牌像是完成了任务已不见踪影。

  魔人,被诛杀之后,当魔气散尽之时,变回了原本模样,不是别人,正是众人口中所称谓的木圣人!

  整日里与大家相处的甚是融洽,时而还带着一些童真,牲畜都下不去手宰杀的人,居然是如此老谋深算,心狠手辣,也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神州大地在一刻时恢复了平静!

  唯有夜子摇摇晃晃的迈着步子走向他的跟前蹲了下去。

  那双失望的眼睛看着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听得木圣人那断断续续细微的声音而落。

  “小子…能与魔血抵抗…还能全身而退…不愧是天玺的后人…卿儿,对不起……。”

  说着说着木圣人便已是魂飞魄散,消失在天际。

  阴沉沉的天色下起了雨,满地皆是血水,许是上苍也为人类的劫难而感到伤心落泪。

  已是精疲力尽的夜子,倒在了雨地里。

  待神修院的人赶到,清理了现场。

  三日之内,凡是在当日留口气的,也都渐渐的苏醒过来。

  这一场雨不急不躁,下得真是久,整整一个月!

  经过洗礼,血腥味已淡去,城中渐渐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夜子放弃了天主之位,归位于天翼。

  各宗族在这在一场劫难中更是损失惨重,尤其是影殿与通海阁族人所剩无几。

  自天翼接位后,废除宗族制度,字大州天下,以能者居之来胜任所担之责。

  意界神州经过一场劫难后,焕然一新!

  ……

  “小古怎么样了?有好转吗?”

  “情况,越来越糟,把幻楼与老木留下来的所有医药典籍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可以医治她的病症,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的护着她。”

  “你也别责备自己,此时各地应该也收到寻访神医信函,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

  “幻楼内都无法查找,又怎会期望于普通人类!”

  “的确,幻楼内无所不有,但是力量更加强大的并不是真正术法,而是人间的力量!”

  ……

  怡居,还是此前的模样,唯有院里多了些枯黄的落叶。

  石桌面上的茶水许是少了点热乎,天翼未曾喝上一口,便与他说了会儿话,拍了拍夜子的肩膀起身而离去。

  柳岸梅林道路两侧,大州亲卫队也随之离开。

  此处,剩下的又是一片宁静!

  鸟儿飞跃捕食的动静也能听得甚是清楚。

  夜子的神色更是多了些忧伤!

  在最后与魔人对决之时,不经意间被受了些魔气侵蚀,导致现实中警察的魂灵又被压制起来,再一次被封存。

  而今凤眼之力封印住了魔河,又无法取得此力量,古古身子本就是杯心仙草的灵力所筑,自唤醒幻楼之后,又再一次在洛卿宫受伤,身子骨那是一日不如一日。

  眼下,夜子又做回了往日平凡余生,将她安置在怡居,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神色瞧来,也是憔悴了不少,下巴的胡渣也都冒出来许多,老了不少是的。

  忽听,身后的脚步声,一重一轻从门房中传来。

  回头看去,古古虚弱无力的双手紧紧地扶着门的边缘。

  往日乌黑亮泽的长发显得有些灰白,略有凌乱蓬松的披在肩上。

  那一身着里白色的衣裤宽松了许多,看似消瘦了不少。

  嘴唇撕裂得好生干燥,目光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整个身子如同快要枯萎的花朵,没有一丝精气神儿。

  “身子骨虚弱,怎么就起了!”

  见此,余生一边说着,一边着急忙乱的过去扶着她往屋里走去。

  不料,古古只手用力的扯着他的衣衫,阻止了脚步,声音甚是微弱。

  “我想,出来瞧瞧!”

  深知自己时日无多,不想最后的时光躺在床上度过。

  纵使她已做好了随时离去的心理准备,但是余生,还是一味的坚持寻找救治的方法。

  不断的安慰着她,鼓励着她,深怕她一不留神儿失去了求生意志。

  因此,她的所有要求,都会无条件的顺从。

  取下自己身上的披风铺设在摇椅上,古古坐上去总是暖和些。

  “好想出去走走!”

  院子里可以瞧见的一切,已是不满足于脑海中的记忆,总想着能多看看。

  话语的落下,余生又何尝不知她的心思。

  蹲在她的身旁,理顺着她额间凌乱的发丝,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只手紧紧地握着那细嫩而又白皙的小手,轻言落下。

  “会的,等你好了,我们到处走走,将所有的地方走个遍。”

  古古望着他,从他的目光神色中看到了希望,带着一抹微笑,微微地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