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乌鸦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25 2020.01.16 10:00

  曹青槐似乎是和这只乌鸦杠上了,乌鸦不下树,她也不离开。

  没有了鸟鸣,百鸟苑里显得十分安静,肖老头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大小姐,还不知道这苑里有没有疫毒,您还是不要在此处逗留了。”

  曹青槐侧过身子,一脸打量地看向肖老头:“我说了是下毒,再说到现在府里也没有请大夫上门,你怎么知道是疫毒?你可知道,倘若传出去,曹府会成为众矢之的。”

  肖老头身子一抖:“这百鸟苑一直是我打理,也无外人进来,绝对不可能是下毒,只有可能是这只乌鸦带进来的疫毒。”

  肖老头还坚持是疫毒。

  曹青槐的眼神一沉:“那你的意思是?”

  “有了疫毒,自然是要用火烧,这样才不会在府里蔓延开来。”

  曹青槐一声冷笑,冲一旁的靛颏招了招手:“人请到了吗?”

  “叶大夫今日去了丹北,说是傍晚就能回,我已经让人守在医馆了,只待他回了医馆就直接请过来。”

  听了靛颏的话,曹青槐看向肖老头:“一切等叶大夫来了再说。”

  这位叶大夫可是丹阳的名医,他不仅医人,而且还医些鸟啊、马啊、牛啊......医术高超。

  因为曹青槐有一个百鸟苑,所以常常会请叶大夫过府,只是没想到今日如此不凑巧,叶大夫竟然去了丹北。

  肖老头却十分着急:“大小姐,这些尸体堆在这里只怕会有毒气。”

  肖老头不敢再说疫毒了。

  曹青槐却已经不理他了,继续与那只乌鸦说话:“所有的鸟都死了,唯独你无碍,原来乌鸦是真的聪明啊。你下来,我是这府里的大小姐,一定保证不伤害你。”

  乌鸦依旧无动于衷。

  突然一个咕咕声传出来,曹青槐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绣眼忙上前:“小姐,您今日还未进食,要不先回槐簃?”

  曹青槐冲那只乌鸦笑了笑:“不行,我就要守在这里。这样,你们把膳食摆在这树下,我倒要看看它什么时候下来。”

  “是。”绣眼领了吩咐就出了百鸟苑。

  百鸟苑中的仆人就这样看着他们的大小姐和一只乌鸦对峙。

  半柱香的功夫,绣眼就拎着一个食盒过来了,百鸟苑的仆人见状马上从屋里搬了矮桌蒲团出来。

  绣眼和靛颏摆好了膳食。

  曹青槐在蒲团上坐定,净手,端碗,拿筷......

  因为要守孝,膳食并不丰盛,不见荤腥,除了两个青菜就是一瓮稀粥,外加一碟干果。

  曹青槐往常并不爱吃干果,今日却一颗一颗地吃起来,她慢慢咀嚼,空气中似乎都是干果的香味。

  靛颏和绣眼对视了一眼,小姐这是要干什么。

  曹青槐不疾不徐地吃着饭,眼见着一碟干果就要空了,突然一个黑影直接掠过,大家再看去,只见桌子上装干果的碟子都不见了,顺着黑影看过去,只见那只乌鸦双足站在那一堆鸟的尸体上,利爪之下压着那个白瓷碟子,它一边低头吃着碟子里的干果,一边审视着曹青槐。

  众人都惊了,这乌鸦竟然会抢盘子,也太神奇了吧。

  碟子里的干果被曹青槐吃了大半,剩下的一下子就进了乌鸦的肚子,它随即把空碟子往地上一推,那碟子瞬间四分五裂。

  它在试探自己。曹青槐只用眼角扫了一眼那个碟子,然后吩咐绣眼:“既然它喜欢干果你就让厨房多送些过来。”

  “是。”绣眼就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曹青槐喝了一口粥:“它好像不喜欢这个碟子,你让厨房,嗯,就用那个青釉印花的高足盘装干果。”

  靛颏和绣眼都一脸震惊地看着曹青槐。

  那个青釉印花高足盘是曹青槐的最爱,平常都收着,偶尔心情好,或者待客的时候才拿出来,没想到今日要给这只乌鸦装干果,小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受刺激了吧。

  “愣着干嘛?”

  绣眼一个激灵,赶紧告罪之后就往厨房去。

  那只乌鸦自始至终都站在那堆鸟尸上,不错眼地盯着曹青槐看,似乎要从她的眼角眉梢分辨出真情假意。

  曹青槐没有看它,只专心自己面前的一粥,两菜,她果真是饿了,吃了三四碗清粥才放下筷子,两碟青菜也被吃光了。

  这时,绣眼也回来了,拎着食盒的手都有些胆战心惊,就怕一个不小心把盘子摔了。

  绣眼就要把食盒放在曹青槐面前的矮桌上。

  “放到那边去。”曹青槐指了指那只乌鸦。

  绣眼应是之后就朝那只乌鸦走去,每走一步就盯着它看。

  果然,在靠近那只乌鸦四五步远的距离,乌鸦扑腾了两下翅膀,绣眼就没有继续往前走了,她把食盒放在地上,打开盖子,露出了那个青釉印花的高足盘,里面盛满了干果,旁边竟然还放了一个高足杯,盛的是水。

  曹青槐满意地冲绣眼点了点头。

  放下食盒,绣眼就退到了曹青槐身边。那只乌鸦高昂着头,往两侧看了看,才一挥翅膀从尸体堆上飞到了地上,它十分警醒,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竟然引得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终于走到了食盒的面前,看着食盒里的干果和水,它却迟迟没有上口,突然抬起头看向曹青槐,竟然冲她点了点头。

  曹青槐也觉得十分有趣,指了指自己:“你让我帮你试一试?”

  乌鸦点头了,它竟然点头了。

  果然是一只非常惜命的鸟啊。

  曹青槐笑着上前,抓了一把干果就丢到了嘴里,咀嚼之中香气蔓延,她蹲下身子喝了一口高足杯里的水,张开嘴巴给乌鸦看了看。

  乌鸦真的盯着曹青槐的嘴巴看了半晌,然后扑腾了两下翅膀。

  曹青槐似乎明白它的意思,瘪了瘪嘴:“行了,我走行吧。”

  等曹青槐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那只乌鸦还盯着她看了一会才低头吃起干果来,一边吃一边喝,它似乎也是饿极了,吃得很快,几乎是扎眼间,高足盘和高足杯就已经空了,它心满意足地仰头叫了一声。

  哑!

  它重新飞到了凤凰松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