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入宫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7 2020.02.11 10:00

  皇后居含章殿,是后宫最大的宫殿,院子里种满了桃树,层层叠叠的绿叶中隐着颗颗果实,再过月余,这些桃子就能采摘了,然后被送入各个宫殿,似乎已经能闻到丝丝缕缕桃香。

  颜徽却无暇欣赏这满院的碧绿,手持医案,焦头烂额:“请咒禁博士来!”

  话音一落,整个含章殿跪倒一片:“娘娘三思。”

  “我岂止是三思,已经十思了,你们去请咒禁博士,陛下那边若差人来问,就说是我请的。”颜徽虽然贵为皇后,却一直秉持颜府的家教,衣着朴素,穿一件素青色的家常袍子,鹅蛋脸,眉头紧锁,不怒自威。

  无人敢应答。

  颜徽直接起身就要往门外走去,既然叫不动她们,那就自己去。

  平卉和平彤直接扑上去,抱住了颜徽的腿,两人惊慌地摇着头:“娘娘,不可,不可啊。”

  平卉和平彤是颜徽的陪嫁丫鬟,待颜徽忠心耿耿。这禁咒博士是先帝所置,而当今陛下却对这禁咒术十分忌讳,倘若不是害怕众人戳自己脊梁骨,他早就把这禁咒博士赶出太医署了。

  颜徽竟然把希望放在这禁咒博士身上,陛下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

  可是,这些对颜徽根本不重要。

  她的声音格外冰冷:“放开!”

  平卉和平彤不敢松手,两人含着泪摇头。

  颜徽低头看向两个丫鬟,当初自己嫁入东宫时,平卉和平彤才七八岁,从以前的东宫到现在的含章殿,已经十几年了,她心有不忍,但是,她却是一个母亲,就算今日陛下大发雷霆,问罪含章殿,她也不得不去:“再不松开,我就送你们出宫了。”

  二十多岁了,她们也该有自己的人生了。

  平卉害怕得松开了手,平彤却依旧咬牙抱着:“娘娘要送就送,但是,让我出宫,除非我死。”

  颜徽几乎被气笑了:“长能耐了啊,敢威胁我了。”

  “奴婢不敢。”

  “报!”门外突然传来了小黄门的声音。

  颜徽看向平彤。

  平彤一惊,但还是不敢松开手,可这样抱着娘娘的腿,待会寺人进来,看见只怕不美,没有办法,在颜徽的视线中,她缓缓松开了手,却依旧保持警惕。

  片刻,就见那小黄门疾步走了进来,止步廊庑:“娘娘,颜家大夫人已经入了宫门,再过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到了。”

  “什么?颜夫人来了?”

  “嗯。颜夫人今日寅时就往宫里递了帖子,陛下允了。”

  听到自己的大嫂入宫了,颜徽有片刻的呆楞,突然就像惊醒一样,吩咐平卉和平彤:“快,快给我梳妆。”

  颜徽入主了含章殿之后就深入浅出,除了不曾召见颜府的亲眷外,连宫中的妃子都很少召见,这样倒省去了不少麻烦,就算素面朝天也是无碍的。

  可是现在颜夫人进了宫,她却不能让娘家人觉得自己在宫里落魄至此。

  平卉和平彤自然明白颜徽心中所想,两人赶紧起身拥着颜徽去了内室。

  黄氏着一品翟衣,戴花钗,施两博鬓,宝钿饰,跟着寺人往含章殿去。

  一路上,黄氏忐忑不已,她虽然是大嫂,对这位皇后小姑子一向都有惧意。

  颜徽还在闺阁之中时,就嫌少出门玩乐,每日琴棋书画,文治武功,竟然不输男子,每每与家中的二爷、三爷都是相谈甚欢,甚至是自己的夫君,柱国将军颜伯卿行军归来也要与其秉烛夜谈。

  颜家兄妹四人,一向和睦,兄友弟恭,这在世家中已经是难得。

  黄氏知道这位小姑子心中自有丘壑,已是敬佩不已,后来嫁入东宫,更是增添了威严。

  先帝在时,宫中大宴,她还能在席间见到身为太子妃的颜徽。

  今上登基,颜徽成了皇后,颜府忌讳外戚的名声,几乎与皇后失了联系。

  此番进宫,不知道她一切是否安好,不过,那样的女子,应该怎样都能过得好。

  黄氏在心中安慰自己,让自己渐渐放松。

  “颜夫人,含章殿到了。”寺人立在含章殿的门口。

  黄氏回过神抬眼看去,含章殿飞檐斗拱,鎏金铜瓦,气象庄严,当得上皇后之位。

  进了院子,入目竟然是满眼的绿色,空气中蔓延着桃香,原来含章殿种了这么多桃树。

  寺人领着黄氏入了厅内:“娘娘,颜府人到!”

  颜徽一身珠光宝气坐在主位上,气色看起来极好,一双眼温润祥和,黄氏竟然有些泪目,直接匍匐在地,行了大礼:“颜家黄氏拜见皇后娘娘。”

  颜徽微微颔首,冲平卉和平彤扬了扬手。

  平卉和平彤赶紧上前扶起赵氏。

  “颜夫人请坐!”

  整个含章殿都是人,黄氏坐下之后难掩激动:“娘娘可还安好?”

  “自然是安好的。”颜徽安排人上了茶点,眼睛看向外面的桃树:“过些日子院里的桃子就熟了,到时候让人送到府上,大家尝一尝。”

  黄氏忙起身谢恩。

  颜徽笑了:“夫人今日入宫可是有事?”

  催婚这种事情极为私密,实在不好说,黄氏四下看了看。

  颜徽却像没有明白一样:“都是自己人,夫人请说吧。”

  怎么可能都是自己人,除了平卉和平彤,这些人谁知道是谁的。

  那些话脱口就要出来,黄氏却硬生生地憋回去了,只怕皇后这边有隐情,还是等回去跟老爷说一说吧,大婚的事情不方便提,她就只能说府里的是:“昌坤把宗焘接回来了,他一回来,府里就热闹了。”

  颜宗焘是颜府的异类,整日招猫逗狗,寻欢作乐,完全不像是颜家的人,所以每每都会被颜伯卿抓去训斥,后来求着颜叔敏才去了丹阳。

  听说他回来了,颜徽也有了笑脸:“你们也莫要拘着他了,等过些日子太子宫里办宴,让他们进宫玩一玩,说起来也是好些年不见了,都长高了吧。”

  “不仅高了,而且懂事了。这次从丹阳回来,带了不少土仪回来,听昌坤说都是宗焘挑的,给您也带了一份,只是......”后面的话黄氏戛然而止。

  颜徽自然也明白,宫外的东西是不能往宫里带的:“他的心意我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