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烧身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2 2020.01.09 10:00

  因为有外男,曹青槐赶快低下头,匆匆行了一礼就走了,只是感觉身后有一个视线让自己如芒在背。

  等她到了前厅,果然见前来吊唁的人多了起来,幸好已经吩咐仆从把客人请到左右厅里喝茶,等前一波吊唁的人离开了,再从左右厅里把人请到前厅,这样井然有序,才不会向前世那样,所有人都涌入了前厅,灵堂上面乱七八糟,就像赶集一样嘈杂。

  曹青槐跪在火盆旁烧纸,前来吊唁的女宾拉着方氏说话,大家的视线不时会落在曹青槐身上。

  曹青槐巍然不动,只一张一张烧着纸,燃烧的火光几乎烧进了她的眼里。

  “青槐!”一个声音传来,带着深深的担忧。

  这个声音曹青槐再熟悉不过了,就算隔着二十多年的时光她也不会忘,她抬起被火光烧红的双眼看向穿一身素衣的孙梅娘。

  堪堪走到门口,孙梅娘就喊出了声,灵堂上众多夫人都朝她看过去。

  孙梅娘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与曹青槐跪在一起,眼神里是不容错识的忧心:“我刚从洛阳回来就突闻此噩耗,青槐,你要节哀顺变。”

  孙府也是丹阳数一数二的富户,两家生意多有往来,孙梅娘与曹青槐年纪相当,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中密友,前世,曹青槐与她无话不谈,把她当成知己,亲人,最后却被她亲手推下深渊。

  此刻,孙梅娘紧紧地抓住曹青槐的胳膊,滑落的眼泪让人觉得她有感同身受的伤心,可是,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感同身受。

  “孙小姐真是有情有义。”灵堂里的夫人见孙梅娘伤心不已,不禁赞叹道。

  曹青槐抬头看去,的确见厅中所有人都看向孙梅娘,孙梅娘的名声一向很好,端庄大方,秀外慧中,虽然不是绝顶的美人,但也是丹阳如水一样的女子,更何况她性子温顺,柔情似水,更得当家主母的喜欢。

  今日过后,孙梅娘的名声只会更显。

  曹青槐突然也流泪了,直接趴在孙梅娘的肩膀上:“孙姐姐可是被什么事耽误了,百灵前日还在榆林街上见到孙姐姐了,爹爹突遭厄运,我日日盼着姐姐来,终于把姐姐盼来了。”

  曹玦身亡的消息早就传到整个丹阳都知晓了,就是孙老爷也是当日就上门吊唁了,孙梅娘早就从洛阳回来了,在家里窝了几日,不就是算准了今日曹府宾客聚集吗?

  孙梅娘每走一步都是精于算计,虽然她是孙府的嫡女,但是她母亲早亡,在后母手中讨生活,后母压着她的亲事,现在也没有说人家,所以她根本不敢行差踏错,每一步都只能锦上添花。

  曹青槐的话音一落,孙梅娘身子一僵。

  听了曹青槐的话,其他夫人眼神都有些晦涩,这位孙小姐果真没有表现的那么恭顺纯良。

  孙梅娘马上解释:“从洛阳回来,我身子有些不适,又因为听闻你爹爹的噩耗,心中悲痛,在家里吃了两日的药,怕把病气过给你了就没有提前来,妹妹不会怪我吧。”

  “姐姐能来就行了,我怎会怪姐姐,只是日夜思念,姐姐来了,我才没那么伤心。”

  诸位夫人朝两位小姐看去,如今看来,反倒是曹家的这位小姐单纯至极,听闻曹家大爷对其极尽宠爱,往常只知道这位小姐有些骄纵,今日所见,倒让人生出一丝怜惜。

  “诸位夫人小姐,天籁阁的席面已经准备好了,请往这边来。”尹妈妈出现在了门口。

  这一波女宾吊唁完了,下一波就是男宾了。

  夫人小姐们随着尹妈妈出去了,孙梅娘却陪曹青槐跪着没有起身。

  尹妈妈上前来请:“孙小姐还是去天籁阁吧。”

  孙梅娘红着眼睛摇头:“多谢妈妈,我不去,我就在这里陪青槐。”

  尹妈妈看向曹青槐。

  曹青槐点了点头:“妈妈去吧,就让姐姐陪着我吧。”

  如今的曹青槐是快四十岁的灵魂,哪里看不清孙梅娘的心思,她今日是不仅要在诸位夫人面前露脸,还要在诸位大人公子面前露脸了,这样的孙梅娘才不会养在深闺无人知,丹阳才不会忘记这位小姐。

  既然她想留就留吧,前世孙梅娘就是在曹家的葬礼上忙前忙后,得了不少夫人称赞。

  今日,就让她跪吧!

  昨夜吹了一夜的风,今日冷得很,更不要说灵堂了。

  曹青槐早上穿了夹袄,孙梅娘爱俏,只穿了一件素色的长裙,显得扶风弱柳般惹人怜惜。

  但是如此穿着,冷,只有自己知道。

  只跪了片刻,孙梅娘就觉得浑身冻成了冰块,她尽量往火盆那里靠,只希望能暖和一些。

  曹青槐却视若无睹。

  “武陵苗老爷前来吊唁!”

  “丹北钱老爷前来吊唁!”

  “豫州司马老爷前来吊唁!”

  “青州吴家三公子前来吊唁!”

  ......

  前来吊唁的男宾络绎不绝,曹青槐一直回礼,到后来已经麻木了。

  突然眼前一黑,她抬头看去。

  “江都黄公子前来吊唁。”

  一身黑衣的公子立在灵堂前片刻,手持清香,盯着曹玦的牌位看了半晌,才鞠躬上香。

  这位公子就是曹青槐在左厅的游廊上遇到的公子。

  江都黄家的公子?曹青槐从来没有听说过。

  “节哀顺变。”黄公子冲方氏一礼,然后一扬衣袖就出了灵堂。

  “黄公子!”曹璋忙追了出去,只见他们在院子里说了两句话,那位黄公子就直接离开了。

  “啊?”突然一声尖叫声。

  “孙小姐!”靛颏忙喊道。

  原来孙梅娘不知为何走了神,因为太靠近火盆了,她的袖子落在盆里,直接引燃了她的衣裳。

  孙梅娘赶紧站起身,慌乱之中踢翻了火盆,方氏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就是怕灵堂着火,外面的院子早早就备了四五个大缸,装了满满的水。

  听到动静,守着大缸的丫鬟忙端了一盆水兜头就朝孙梅娘淋过去。

  孙梅娘淋了水,衣衫都贴在身上,此刻进进出出的都是男宾,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各种的玩味戏谑。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门之墠

南门之墠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月光修罗,努力吧幸运鹅,还有其他的小朋友,谢谢你们!

2020-01-09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