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把柄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67 2020.01.31 10:00

  正午刚过,路上被晒得热气腾腾,从七弯巷出来就到了榆林街,一向热闹非凡的榆林街上也鲜少有人。

  戚氏一边打着扇子,一边冲孙老爷抱怨:“县主还真是的,明明之前见着的时候还和颜悦色的,后来席间也不知怎么了就直接离席了。”

  “县主离席了?可是有何变故?”

  戚氏点头:“也无甚特别的,就是夫人们说了几句闲话罢了。”

  戚氏避重就轻,并没有提及自己在席间说的话。

  孙梅娘懒得管这些烂事,便掀开了车窗帘子往外看去,街上人烟稀少,也无甚好看的。

  戚氏却不放过孙梅娘:“听茴娘说县主在水榭问了你面纱的事情?”

  “嗯。”孙梅娘懒懒地应了一声。

  “是不是县主认为你身子不适,还陪侍左右,是我们有所隐瞒,所以生气了?”

  “不是。”

  “你怎么和你母亲说话的?”孙老爷眉头一皱,见孙梅娘靠着车壁往外看,心生不悦:“有什么好看的?”

  孙梅娘心生厌恶,明明就是戚氏犯蠢,现在倒找自己的不快:“今日马夫人在席间含沙射影了几句,母亲就急急地接话,成了席间的笑柄,我们差不多是被费夫人赶出来的。”

  听说是被赶出来的,孙老爷脸都黑了:“到底怎么回事?”

  孙梅娘依旧看着窗外:“你问母亲吧。”

  面对孙老爷的质问,戚氏有些心慌,但也不敢隐瞒,这件事情,只要孙老爷愿意肯定会知道的:“还不是曹三爷今日也去了消暑宴,马夫人讥讽了几句商人重利轻情义,我自然是不依的,就说了我孙府与曹府不同,向来重礼义廉耻。”

  听戚氏说完,孙老爷几乎咬牙切齿,用手指指了他半晌,最后只说了一句:“回去再说。”

  戚氏也十分委屈,瞪了孙梅娘一眼。

  孙梅娘也装作无知无觉。

  孙茴娘透过缝隙也往窗外看去,突然大叫一声:“爹爹,四姐又在看野男人。”

  孙茴娘的声音十分尖利,孙老爷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有没有作为女子的觉悟,还不把帘子放下。”孙老爷只觉得这娘三没有一个让自己省心的。

  孙梅娘却没有听话地放下车帘子:“我只是奇怪那位公子怎么会和颜公子在一起?”

  “什么?”

  孙老爷探头看去,的确见颜宗焘旁边有一位黑衣公子,如此炎热的天气,穿黑衣的公子格外显眼,孙老爷一眼就认出来,心中一颤:“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是这位公子也去吊唁过曹大爷,当日我也在灵堂。”孙梅娘当然不会说就是因为看这位公子忘了神所以引火烧身,在灵堂上丢了大脸。

  孙老爷突然十分紧张:“你确定他去了曹府。”

  “肯定不会错的,这位公子可不是丹阳人。”孙梅娘为了嫁人,整个丹阳的青年才俊就没有她不知晓的。

  “停车,停车。”孙老爷突然喊了一声,然后冲戚氏她们说:“此处离府邸已经不远了,现下我有要事,你们自己走回去吧。”

  就这样,戚氏三人直接被轰下了马车。

  因为孙老爷来接,来接她们的马车就自行回府了,身边除了两个丫鬟什么都没有。

  太阳明晃晃地炙烤着大地,孙梅娘还穿着半臂,只觉得手臂火辣辣的。

  孙茴娘埋怨道:“都是你,跟爹爹说了什么,害我们要走回去。”

  孙梅娘不想理她们,埋着头往前走,这里虽然离府宅不远,但是也要走一刻钟。

  戚氏却一步都不想走,拉住了孙茴娘:“我们先寻个茶室喝杯茶。”

  这样,就只有孙梅娘一个人领着贴身丫鬟走回去。

  孙老爷急匆匆地去了望江楼,寻了一个小厮去送信,自己在包厢里坐立不安。

  索性并没有过多久,就来了一位身穿裋褐地壮汉:“爷要见你,孙老爷随我走一趟吧。”

  孙老爷点头,然后就随着那位壮汉从望江楼的后门离开了。

  马车里,孙老爷的眼睛被黑布蒙了起来,弯弯绕绕之中下了马车,似乎进了一处庭院,然后氏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他心中发颤,听到了一个声音。

  “来人?”

  突然眼前一亮,孙老爷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又重新睁开,看见坐在首座的人,直接跪在地上:“见过王爷。”

  屋里置了冰鉴,吴王刘培左右都有丫鬟在打扇。屋里空空荡荡并没有多少摆件,当中却是一个白玉堆砌的水池,水池里漂浮着不少冰块,孙老爷不禁乍舌,这得费多少银子啊。

  “说吧,什么事?”

  孙老爷稳了稳心神:“刚刚小女在街上遇到了两位颜公子。”

  刘培面无表情,遇到他们有什么奇怪的?

  “小女不认识颜家大公子,却认出了他当日去曹府吊唁过曹家大爷。”

  刘培不禁坐直了身子:“颜昌坤去过曹府?”

  “是。”

  刘培没有再说话,扶额沉思,心中一阵窃喜,原来颜府和曹府有染,这可真是被自己抓到了大把柄了,他就不信颜伯卿不就范。

  他不需要知道得太过详细,只这一点就够得上借题发挥了:“今日你立了大功,下去领赏吧。”

  孙老爷就被一个壮汉领了下去。

  刘培根本抑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权势滔天的颜府竟然和大隋朝的首富曹府有往来,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只要上报给朝廷,就够颜伯卿喝上几壶了。

  “来人,上酒。”

  ......

  曹璋回了府直接往槐簃去,就算韦仪一路上安慰,也无法减轻他的担忧。

  直到看到曹青槐安然无恙地坐在屋内,他才反应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怕费大人会拿你的亲事做文章,就让韦仪请你回来,又怕你出来不了,就说我身子不适。”曹青槐亲手给曹璋递了一块帕子。

  曹璋接过帕子擦了擦自己满头的汗水,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我听韦仪说了,费大人放出消息榆林街要扩建?”

  “嗯。我准备问问费大人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我们曹府的铺子都在靠近七弯巷这边。”榆林街上有一半的铺子都是曹府的,而这些铺子当中有七成都在靠近七弯巷这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