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韦仪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4 2020.01.17 10:00

  百鸟苑虽说有专门的人打扫,但是毕竟是动物呆的地方,气味着实有些难闻。

  绣眼和靛颏只觉得要反胃,却见曹青槐一脸坦然地继续和那只乌鸦僵持:“我知道你聪明,不愿意被人圈养,你放心,你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乌鸦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这世间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人的那张嘴。

  “大小姐!”

  曹青槐听到声音转过身子,就看到韦仪走了过来。韦仪是曹璋的得力帮手,这些日子一直在外面,没想到现在回来了。韦仪从小在曹府长大,不论是与曹璋还是与曹青槐的关系都很融洽,看到他,曹青槐十分开心:“你回来了!”

  “嗯。”韦仪走到曹青槐面前行了一礼,然后四处看了看,在看到那堆鸟的尸体时,眼睛一沉:“肖老头,怎么回事?”

  曹璋从小到大没个正形,不知道闯了多少祸,都是韦仪替他担着,韦仪为人死板无情,府中的仆人看到他就像看到阎王一般,他比大爷、三爷更恐怖。

  听到韦仪叫自己,肖老头身子就如筛糠一样:“韦管事。”

  “说,怎么回事。”韦仪也穿了孝衣,一身孝衣更衬得他铁面无私,冷酷无情。

  肖老头哆哆嗦嗦地指着凤凰松上的那一只乌鸦:“都是它,它闯入了百鸟苑,导致其他的鸟都死了。”

  百鸟苑出了这等事情,院子里挂满了灯笼,亮如白昼,韦仪仰起头看向那一层一层的纱帐:“一只乌鸦能闯进百鸟苑?怎么闯进来了的?纱帐可有破损之处?”

  肖老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并无!”

  韦仪冷哼一声,突然扫视整个院子里的人:“说,这只乌鸦是谁带进来的。”

  无人应声,所有人,包括肖老头都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知道我的。宁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人。”

  听到韦仪的话,不少人吓得都尿裤子了,关于这位韦管事的事情,所有人都是如雷贯耳。

  开皇十二年,彼时,韦仪只有十二岁。当时曹璋也只有十五岁,整日在外面花天酒地,引得府里丫鬟垂涎欲滴,一天,一丫鬟爬上了曹璋的床,当时曹璋在外面喝得已经不省人事,第二日一早,那丫鬟哭着吵着要曹璋把她收入房中。

  曹璋的性子一向十分和善,见那姑娘哭得惨兮兮的,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酒后失德,正准备妥协时,韦仪来了。

  韦仪年纪轻轻,但是因为一直跟着府中的武师傅习武,整个看起来就像一把未出鞘的刀一样。

  当时,他就直接把整个蘅芜苑丫鬟婆子全部绑了起来,严刑拷打,这才查清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总归就是丫鬟使了银子,让院中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这些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还有,大爷常年不在府里,大夫人又好说话,曹青槐身边的丫鬟婆子往往就有些懈怠,有一次没看住,导致曹青槐落了水,差点淹死,当时,那些丫鬟婆子也是被韦仪带走了,也是都没有回来......

  这样的事情,府中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所以曹府的仆人不怕主子,怕的就是这个韦仪,他是吃人的魔鬼。

  曹青槐站在树下,看着韦仪在那里一一审问,夜风吹来,吹得她双眼湿漉漉的,前世那个再生的曹璋要把自己嫁到鄯善去,韦仪去找他,只知道当夜韦仪在蘅芜苑大打出手,第二日,他的尸体就出现在了槐簃的门口,死状凄惨,让人观之不忍。

  因为韦仪死了,曹青槐才认命地上了花轿,因为她知道,那个曹璋是在威胁自己,毕竟自己出嫁了,母亲还在府中,她不能不管不顾。

  韦仪还活着,真好。

  果然,韦仪做事就是雷厉风行,他冲守在门口的护卫说:“把这些人都带到刑房去。”

  既然都不说,那就去能说的地方说。

  一听说要去刑房,众人都慌了......

  “韦管事,今日我都没有当值,是听说百鸟苑出事了我才过来的。”小狸头赶紧走了出来。

  “韦管事,我也没有当值。”

  “韦管事,我也没有。”

  ......

  韦仪冷漠地看着他们,翻了翻手上的名册:“今日不是你们当值吗?为何都不在?”

  所有人都看向肖老头。

  韦仪扬了扬下巴:“说。”

  “肖老头说这些日子大家都累了,大爷下葬,小姐也不会来百鸟苑,就让我们回去休息了。”

  “是啊,是肖老头让我们回去的。”

  “是他,是他,就是他。”

  ......

  众人七嘴八舌,叽叽喳喳,韦仪一声呵斥:“噤声!”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韦仪一步一步靠近肖老头,肖老头两股战战,突然一阵尿骚味传来,众人看去,原来肖老头尿了裤子。

  韦仪看了他一眼,一扬手,两个护卫直接上前一左一右架着肖老头就离开了。

  肖老头垂着脑袋,丁点挣扎都无。

  肖老头被带走之后,韦仪走到曹青槐的面前:“大小姐还是回槐簃歇息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等审清楚了再禀告大小姐。”

  整个百鸟苑都已经被韦仪的人围了起来,那些仆人们一脸惊恐,曹青槐呼出一口气:“我让人请了叶大夫过来。”

  “好,交给我。”

  “这只乌鸦?”曹青海指了指凤凰松上的乌鸦。

  “交给我!”

  韦仪的话音刚落,一个黑影直接落在曹青槐的肩膀上。

  曹青槐惊住了,自己废了那么多口水,这只乌鸦都不下来,现在这是怎么了?

  看见乌鸦立在曹青槐的肩膀上,韦仪眉头一皱,手已经放在刀柄上了。

  曹青槐忙上前制止:“没事,没事,现在百鸟苑的鸟都没有了,我想养这只乌鸦。”

  韦仪盯着那只乌鸦看了半晌:“大小姐,乌鸦是养不熟的。”

  “没事,没事,我也不拘着它。”不怪其他的人都怕韦仪,就是曹青槐看见他也有些发怵。

  “大小姐,倘若它身上真的带毒呢?”

  “你身上有毒吗?”曹青槐就侧过头去问乌鸦。

  乌鸦摇了摇头。

  韦仪呆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