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悔婚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8 2020.02.16 10:00

  曹青槐一直以为那些人寻私印是为了把持曹府的产业,没想到,没想到却是因为一座金矿。

  此刻,不仅是曹青槐,曹璋、赵氏几乎都呆住了。

  曹府有一座金矿,只是,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金矿在何处?”曹璋动了动身子。

  周管事摇头:“不知。”

  周管事淋了雨,全身都湿透了,跪在地上衣裳还在滴水,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冷,浑身发颤,他缩着脖子,满脸恐惧,不像是说了假话。

  “既然如此,那我就留你一命,只是,曹府定然是容不下你的。”

  能活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况且现在秦护卫和李护卫都被韦仪的人带走了,消息恐怕没有传出去,周管事此刻离开的话应该是无虞的,周管事拼命地磕头。

  曹璋看了韦仪一眼:“放他离府。”

  “是。”

  韦仪领着周管事出了左厅,曹青槐坐在椅子上,心几乎纠缠在一起了,曹府的处境比自己想象得更加严峻,她以为只要曹璋不娶王家的族女就不会死,却发现,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曹府,就算她如何挣脱,都挣脱不了。

  金矿。吴王杀死爹爹难道就是因为金矿。

  可是,曹府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座金矿,今日也是第一次听周管事提及,只是一个影子,难辨真伪。

  倘若真的有一座金矿,这件事情就更加棘手,曹璋与刘刖刚刚定亲,如果,如果......

  曹青槐后悔了,当初如果自己不让曹璋去乐水救县主就好了。

  现在,真正是骑虎难下,可是,那是金矿,是她一个小女子根本无法控制的,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双手紧张地交握:“小爷,小爷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

  “爹爹是吴王的人杀的。”

  曹璋倒抽一口冷气,就是赵氏也提了一口气,两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曹青槐:“当真?”

  曹青槐摇了摇头:“不知。”

  一只鸟说的话不能当真,可是,那是小爷,非同寻常的一只鸟。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是门开了,露出韦仪那张凝重的脸。

  “什么事?”曹璋的声音有些沙哑。

  韦仪上前,摊开手上的供词:“李护卫已经身亡,秦护卫也只剩一口气,说他也不知道幕后主使,只见过一面,似乎是位寺人。”

  寺人。除了宫里,就是大隋朝的几位王爷身边有寺人伺候。

  曹璋心几乎跳到嗓子眼了:“名单上的人都审讯了吗?有无错漏?”

  韦仪摇头:“都是奸细无疑。”

  那只乌鸦能帮他们找出府里的奸细,而且没有错漏,那么,吴王杀曹玦这件事就不可能是假的了。

  曹府被吴王盯上了。

  曹璋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和县主的亲事。

  他们以为是螳螂捕蝉,却不知黄雀在后。

  丹阳县主刘刖该不该娶呢。

  曹青槐起身跪在曹璋的面前:“三叔,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要去招惹县主,也不会有这些麻烦。”

  赵氏一头雾水地看着曹青槐:“什么意思?”

  “是我算好日子让三叔去乐水救县主的。”

  “你怎么知道县主会落水?”

  曹青槐跪在地上,她穿一身霜白色的袍子,头发束了起来,面色有些苍白:“我曾经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太真实了,就想让三叔去试一试,想攀上县主这棵大树。”

  一个梦,却在现实世界实现了,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但是刘刖手持今上亲笔的婚书,这亲事不成也得成。

  赵氏也有些同情曹璋:“要不,我去找县主谈一谈,解了这桩亲事如何。”

  曹璋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守孝,他穿一件素袍,脸色铁青,他知道这桩亲事是万万不能结的,但是,如果悔婚,他从心底竟然有一丝不舍,可是,吴王是杀兄的仇人,与曹府有血仇,最终他似乎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交给二嫂了,倘若能解除亲事自然是好的。”

  刘刖破门而入,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拒绝的机会。

  就算是要悔婚,也要找一个借口,赵氏看向曹璋:“怎么说呢?”

  曹璋一怔,站起身扶起曹青槐:“就说我好男风。”

  一旁的韦仪一脸震惊地看着曹璋,他不知道为何曹璋突然要悔婚,而且说自己好男风,但是想起自己刚刚说的寺人,脑中灵光一现,似乎明白了一些,难道这些细作都是吴王安排的?

  “你也是为了曹府,再说经过黄公子的点拨,我们本来就没有想过再和县主结亲,只是,只是县主手持婚书,破门而入,我们拒绝不了罢了。”曹璋安慰曹青槐。

  可是曹青槐还是觉得这件事自己错了。

  “她,她毕竟救了我。”曹璋的声音很轻,却重重地落在了曹青槐的心里。

  是啊,不管怎么说,刘刖算是曹璋的救命恩人,就算吴王有再多的不是,刘刖没有错。

  吴王觊觎曹家,却没有告发曹家,是要把曹家收入囊中。

  倘若朝廷知道曹家私自开采金矿,到时候,整个曹府顷刻坍塌。

  整件事情真的让人焦头烂额。

  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就算知道吴王是杀害曹玦的幕后主使,众人也无暇顾及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全整个曹府,有些仇只能慢慢地报,冤有头,债有主。

  ......

  一场大雨之后,整个丹阳都知道了曹家三爷好男风。

  一时之间曹府成为了笑谈,曹家的主子却根本顾及不了这些。

  丹阳县主又一次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她直接闯入槐簃。

  靛颏和绣眼根本就拦不住。

  刘刖长驱直入,站在曹青槐的面前:“你们什么意思?是要退婚吗?整个丹阳都在看你三叔的笑话,你们知不知道?”

  曹青槐看了靛颏一眼:“去请二夫人过来。”

  “是。”

  曹青槐亲自给刘刖斟茶:“这件事还是让我二婶与县主说吧。”

  “你三叔呢?让你三叔来见我。”

  “三叔去了外地。”

  “胡说,他在孝期,怎么可能四处走动。”

  “他救你不也是在孝期吗?”

  刘刖哑口无言,索性在椅子上坐下,气呼呼地盯着门口,等着二夫人过来,她倒要看看,她们怎么解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