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寻医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49 2020.02.01 10:00

  “要拆就拆了吧。”曹青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曹璋大惊失色:“青槐,这些可都是你爹的心血。”

  “我爹的心血是府中的这些人,倘若铺子在,人不在了,我爹在天之灵也是难安的。”曹青槐一想到前世那个新婚之夜的惨案,就像置身在冰天雪地中一样,她不愿意那些厄运再重新上演。

  曹璋见曹青槐一脸痛苦,有些惊住了:“青槐,你怎么了?”

  曹青槐平复了一下心情,在曹璋旁边坐下:“费府放出消息不就是引你过去吗?要知道,不管是琉靖还是肖老头的幕后主使都没有显露。曹府还在孝期,费大人还硬是请你去消暑宴,不仅显得急迫,更没有体谅之心。”

  曹璋细细思量:“费大人席间的确提到了光禄大夫王大人家,说是王家有一分支在丹阳。”

  王家!果然是王家!

  曹青槐十分紧张:“三叔可是答应了什么?”

  曹璋摇头:“并无,只说到此处韦仪就来了,听说你身子不适我就赶紧辞别了费大人。”

  太险了,曹青槐只冒冷汗,倘若晚了一步,曹璋答应了亲事要想反悔的话,代价就太大了。

  “倘若费府再有人寻来,你就直接说听衙门的安排,衙门要拆就拆,衙门不拆就不拆,千万不要答应他们的任何条件,要记住,任何时候,我们曹府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曹青槐那张稚嫩的脸,本该无忧无虑赏花听曲的年纪,却因为父亲过世而过分忧思,曹璋心中一疼:“好,三叔答应你。”

  眼泪几乎在曹青槐的眼睛里打转,她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流下来,曹璋回来了,她才放了心:“天气炎热,三叔跑了这一趟也累了,回去歇息,昨日没空,这会我去给二婶送些冰酪过去。”

  “好,你二婶虽然一向冷淡,但是心地却是十分好的,你们多走动走动也好。府中本来就没什么人。”

  “嗯。父亲下葬,二婶不仅送上了山,而且让青骏摔盆,这份恩义我会记一辈子。”

  “好。”

  曹璋就和曹青槐一起出了槐簃。

  曹璋回了蒹葭院,曹青槐去了二房。

  褚玉院的大门从来都是紧闭的,就算是过年过节他们也很少出门,院子里有专门的厨房,日常的采买也是二房自己安排,虽然住在一个府邸,却是单独过日子。

  绣眼替曹青槐撑着伞,靛颏上前敲门。

  “谁?”门内传出一个声音。

  “是我,靛颏,大小姐来看二夫人了。”

  门没有立时就开,靛颏听到一阵跑远的脚步声,过了一会门才开,露出一个圆脸的小丫鬟:“大小姐来了,二夫人请大小姐进屋。”

  才刚进五月,天气就热得离谱,在太阳下站了这么一会,曹青槐的小衣都湿透了,跟着那个小丫鬟进了院子。

  在曹青槐的印象中,她很少踏足二房,所以对二房的院子基本上没有印象。

  如今进了院子,竟然觉得十分惊奇。江南水乡的宅子都精致无比,从来都是小桥流水,姹紫嫣红,小径幽深,美得如水乡的女子一般。

  可是二房的宅子却显得粗旷多了,整个院子空荡荡的,没有一朵花,更没有一棵树,人站在屋子里就能把院子一目了然。

  然后就是静,整个院子太安静了,来往的丫鬟婆子不仅没有任何谈笑,就是脚步的声音都没有,显然这都是经过严苛的训练的,前世,曹青槐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随着圆脸的小丫鬟穿过院子,廊庑,才进了二婶的屋子。

  在门口就能闻到浓郁的檀香味,赵氏因为常年礼佛,屋里有一个小佛堂。

  曹青槐到的时候,赵氏刚好从佛堂出来,穿一身黑色海青,手持佛珠,淡然如菊。

  “二婶。”

  赵氏净了手就与曹青槐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坐下:“昨日让人送了雪缎,今日又亲自上门,无事献殷勤,可是又有什么事情求上门。”

  曹青槐嘟了嘟嘴,从食盒里端出冰酪:“二婶还真是错怪了我,我可是专门来看您的。”

  赵氏笑而不语,接过曹青槐递过来的碗吃了起来,这大热天的,一碗冰酪让人透心凉,她的眉头舒展了不少:“好吧,权当你是来给我送冰酪的。”

  曹青槐又从食盒里端出了一碗冰酪:“青骏弟弟呢?”

  提起青骏,赵氏的脸色一沉,把白瓷碗放在了小几上,打量着曹青槐:“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外人都说青骏痴傻,可是就算痴傻也是我弟弟,父亲亡故,家里就靠三叔撑着,以前我不懂事,总觉得有这么个弟弟很晦气,如今却知道,能与自己同舟共济的只有家里人。”曹青槐眼神真挚:“父亲下葬时,我看青骏并不是无药可医,如果二叔和二婶不便,我愿意带着青骏去寻医。”

  听了曹青槐的话,赵氏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青骏的病是从胎里带出来的,你二叔这边又离不开人,你父亲在世的时候也请了不少名医上门,也都是束手无策,如今就这样吧,我也不想折腾了。况且如今你在孝中,如何出得了门。”

  “守孝在乎的是心诚,不拘于在哪里守孝。”

  “这件事情我再考虑考虑。”赵氏竟然有些松动。

  “好。”曹青槐起身告辞:“那我有空再来看望二婶。”

  “好的。”赵氏把曹青槐送到了门口,似乎欲言又止,后来只是扬了扬手什么都没有说。

  送走了曹青槐,赵氏转身进了佛堂,佛堂里空荡荡,只供有一尊佛像,赵氏的手在佛像的底座一转,墙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入口,原来里面藏着一间暗室。

  矮身进了暗室,门在她的身后关上,走过长长的暗道,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她蹲身一礼:“六爷!”

  这间暗室并不大,却堆满了书简、绢纸、缯书......

  墙壁上放置的是硕大的夜明珠,整个暗室亮如白昼。赵氏只能透过一个花鸟鱼虫的屏风看清楚里面的人影。

  “怎么了?”那个声音略显冷清和疲惫。

  “刚刚青槐来了,想带青骏去寻访名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