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后招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13 2020.01.26 10:00

  靛蓝色的袍子!

  曹青槐虽然是商人之女,但是并不愚钝。整个丹阳,能着靛蓝色袍子的只有县主府的一干将士。

  丹阳县主是吴王的幼女,新帝登基大典这位贵女可是大出了风头,深得当今陛下的喜爱,当即就给了她县主的封号,并且下旨在丹阳给其建了县主府,向来只有公主才有公主府,这位丹阳县主一时之间风头无双。不仅有县主府,还有上百士兵直接进入县主府,护县主安危。

  传闻,这些士兵是从十二卫中抽调的。

  曹青槐只觉得似乎触碰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县主身边有十二卫的人贴身保护,怎么可能遇到画舫倾覆,而且县主实实在在地落水了,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大名鼎鼎的十二卫竟然护不住县主,竟然还需要其他的人救。

  吴王居江都,县主居丹阳。

  吴王只是一位异性王,却深得先帝的喜爱,竟然把把江都作为其封地,可见圣眷甚浓。

  前世,是颜公子救了丹阳县主,接着就传出两家结亲的消息,后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吴王和颜府结亲。曹青槐不禁吞了吞口水,她好像不经意间毁了别人的棋局。

  颜宗焘的父亲虽然只是丹阳县的县令,但是,他的大伯却是赫赫有名的柱国大将军颜伯卿。

  倘若两家结亲......

  陛下根本就不可能让两家结亲。

  曹青槐猛然睁大了眼睛,前世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颜府才招来杀身之祸,满门抄斩。

  “小姐!”门外传来韦仪的声音。

  曹青槐一惊,直接站起身:“进来。”

  韦仪走进来,手上拎着一个食盒:“三爷让我给小姐送些吃的。”

  曹青槐哪里管得了那个食盒,直接站到韦仪的面前,有些急切地问:“今日在乐水是否遇到了颜公子?”

  “小姐怎么知道。”

  曹青槐心中一颤,往后退了几步,没错,她想的没错,今日如果三叔没有去乐水,救丹阳县主的还会是颜公子。

  “当时颜公子就和黄公子在一起。”

  所以,这位黄公子是发觉了其中的猫腻,才过府询问的,如果真的是三叔毁了吴王的计谋,吴王的确不可能让县主嫁入曹府,不仅不会嫁,说不定还会怀恨在心。

  曹青槐感觉自己手心湿漉漉的,现在不仅是她,还是曹璋,都要忘掉救人这件事,就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此方能保命。

  榆林街往西走到尽头就是丹阳县主府,今日县主落了水,府中乱成了一片。

  已经近了子时,府里还是灯火通明。

  这座府邸是今上命工部建造的,气势宏伟,雕栏画栋,有皇家的气势。

  可是此刻坐在妆镜前的丹阳县主刘刖却惨白着一张脸,她穿一身雪缎亵衣,身姿姣好,却愁眉不展。

  丫鬟婆子轻手轻脚地屋里忙碌着,有点香的,熏衣的,擦桌椅的......

  这样忙碌的子时显得有些古怪。

  “县主,王爷请您过去。”门外突然传出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

  听到那个声音,刘刖本能地一抖,手中捏着的梳篦直接落在妆台上。

  不仅是她,屋里伺候的婢子仆妇身子也都一僵。

  屋子里没有出声,屋外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县主,莫要让王爷久等了。”

  刘刖慌乱地站起身,因为着急,腿撞到了凳子上:“寺人稍等。”

  刘刖只能忍着疼痛,身后的婢子忙给她穿外袍,连头发也来不及梳,仆妇就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位穿着朱红色官袍的寺人,他朝刘刖看了看,神情倨傲:“县主请!”

  刘刖紧张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看着那位寺人如毒蛇一样的眼睛,她只觉得心底发寒,跨过高高的门槛,沿着廊庑往前。

  刘培鲜少来丹阳,就算是来,为了掩人耳目也只是住在偏院。

  子时已过,凉风袭来,刘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远远的就看见偏院乌泱泱的全是人头,刘刖心里一丝苦涩,明明是为了掩人耳目,又派这么多的护卫,简直是掩耳盗铃,她从来看不透自己这个爹爹。

  她以为自己能逃脱,可是,怎么可能逃脱呢。

  到了门口,那位寺人就止住了脚步:“王爷在等县主了,县主请进。”

  门被打开,窜出一股风,只吹得刘刖面上发冷。

  双手交叠在腹部,她跨过门槛,当看清书案后面坐着的那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刖儿拜见父王。”

  门在她的身后被关上了,她心中一紧。

  没有父女相见的喜悦,只有无法挣脱的压抑。

  刘培没有说话。

  刘刖低着头不敢看他,然后听到了脚步声,然后头皮一疼。

  刘培一手抓住了刘刖的头发,让她面向自己:“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废物!”

  刘刖混身发抖:“父王,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曹府的人会出现,当时,当时两位颜公子就在我们画舫旁边。”

  提起这个曹府,刘培几乎咬牙切齿:“曹玦倒是避我如蛇蝎,没想到曹璋却自动送上门。既然颜府嫁不了,你不如嫁到曹府去,也算你有孝心。”

  刘刖心中一疼:“父王让我嫁,我就嫁。”

  刘培盯着刘刖看了半晌,直接松了手推开她。曹府,他已经有了章程,没有必要再去浪费一枚棋子,刘刖留着还有其他的用处,毕竟是有封号的县主,嫁给商户只怕宫里会过问,到时候得不偿失:“曹府那边你派人送些谢礼去就成了,明日费府的消暑宴,颜府的那两位也会去,不拘哪一位,你想想办法。”

  刘刖只感觉到了深深的耻辱,一招不成,竟然还有后招,她的这个父王从来没有把她们这些女儿当人看,为了与颜府攀上亲,真正是不择手段。

  眼泪滑落,刘刖趴在地上:“是。”

  所有的反抗都是苍白的,就算她用尽心机在陛下面前露了脸,换来了县主的头衔和府邸,还是挣脱不了父王的控制,她突然就有些认命了,自己就犹如乐水上的浮萍一般,飘摇无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