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质问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45 2020.01.24 10:00

  那衙役不待她说什么,就直接抽出了大刀:“今日乐水封了,速速退后。”

  刀身在灯火下泛着寒光,已经五月了,靛颏却感觉自己后背瞬间发冷,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可是,她不能退,三爷还在里面。大爷已经不在了,倘若三爷再出什么事,曹府要怎么办,小姐该怎么办。

  那衙役眼神警惕地看着靛颏,见她没有退后半步,手中的刀就直接落在靛颏的肩膀上:“刀剑无眼,再不退后今日就走不了了。”

  靛颏两股战战,眼睛却一直朝乐水看去,河心画舫少说也有二十来艘,画舫里人影憧憧,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还看?那衙役用力地把手中的刀往下压了压。

  靛颏肩膀上一重,差点摔倒在地,抬头看向凶神恶煞的衙役,舌头一下子就打结了。

  形迹可疑,衙役直接把她提起来:“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能说找三爷吗?肯定不行,大爷刚刚下葬,三爷就来乐水的画舫,传出去哪会有什么好话,面对衙役的问话,靛颏紧闭双唇。

  衙役眉头微皱,转身就要去找上官,这时见一伙人从一艘画舫上走了下来。

  码头处已经围满了官府的人,靛颏伸长脖子看去。

  那伙人似乎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一个人匆匆而来:“这位官爷。”

  衙役一手拎着靛颏,一手拿着刀柄,一脸怀疑地看向韦仪:“什么事?”

  韦仪抱拳一礼:“今日乐水的画舫倾覆了,我家主子帮着救人,耽误了回家的功夫,只怕是家中老人听闻了些传言,派人来寻了。”

  衙役紧锁眉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手一松,靛颏身子一软,韦仪赶紧接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

  过了一会,另外的人都上了码头,码头处的马车已经停好了,大家直接上了马车,迅速地离开了乐水。

  韦仪领着靛颏和曹府的人也拥着一辆马车离开了。

  一路上靛颏心中忐忑,但是也不敢问,既然韦管事在的话,那马车里的人就一定是三爷了,她吐出一口气,到现在只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全身上下大汗淋漓。

  天已经黑了,乐水边的人也已经散去了,马车一路通畅回了曹府。

  靛颏辞别了韦仪就回了槐簃。

  绣眼站在门口已经望眼欲穿了,一看到靛颏马上进屋禀告:“小姐,靛颏回来了。”

  曹青槐似乎等得急了,直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在院子里就见到了满头大汗的靛颏:“怎么样?三爷回来了吗?”

  靛颏点了点头:“回来了,在前院。”

  “你没说让他来槐簃?”

  靛颏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啊?我忘了,小姐,我这就再跑一趟。”

  一路上她想的都是三爷平安无虞了,倒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曹青槐见靛颏有些心神不宁,便放缓了语气:“不用了,你跑了这么久,歇息一下吧,我自己去前院。”

  不待靛颏拒绝,曹青槐就带着绣眼出了槐簃。

  入夜之后没有白日的燥热,风中带着艾草的香味,凉风习习,曹青槐迫切地想知道今日乐水的情况。

  前院灯火通明,那些白灯笼在廊下摇摆,远远地就看见韦仪立在左厅的门口,见曹青槐来,他显然有些讶异:“大小姐?”

  曹青槐朝左厅看去,只见大门紧闭,韦仪却在门口,她眉头微皱:“三叔在待客?”

  韦仪点了点头。

  曹青槐就准备离开。

  “青槐,进来吧。”这时左厅的门开了一扇,曹璋站在门口招了招手。

  曹青槐有些犹豫,但是她太想知道今日乐水的情况了,迈步朝曹璋走了过去。

  进了左厅,就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人背对着门口,立在厅中,抬头看着墙上的一幅画。

  那画并不是名家所作,而是父亲闲来无事的小作,曹青槐觉得甚好,就挂在了左厅。

  一棵松树屹立在雪山之巅,极具风骨。

  “黄公子!”曹璋关了门之后喊了一声。

  那位公子这才转过身子。

  看清那人的容貌,曹青槐心中一跳,这个人,他见过,之前他们在左厅的廊庑上见过,他来祭奠父亲。江都府黄公子。

  灯火之下,他的眉目却像染上了一层风霜,皮肤极白,一张脸在黑衣的映衬下如雪一般的白,也如雪一般的冷。

  黄公子看向曹青槐,却是在问曹璋:“她就是大小姐?”

  曹璋点头:“正是。”

  黄公子一步一步地靠近曹青槐,曹青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边后退,一边看向曹璋:“三叔。”

  曹璋竟然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避开了曹青槐的视线。

  “今日,是你让你三叔去乐水的?”黄公子的声音很轻,却如重锤。

  曹青槐不可置信地看着曹璋。

  曹璋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起来。

  “你如何知道今日乐水会有画舫倾覆?”

  “又如何知道那人是丹阳县主?”

  黄公子眼神灼灼地看着曹青槐,似乎要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这位曹家大小姐实在太诡异了。明明身在闺阁之中,却能未卜先知。

  听到黄公子的问话,曹青槐紧咬嘴唇,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些,脑袋却飞速地转着。

  黄公子步步逼近,他身量极高,曹青槐感觉到了泰山压顶之势。

  “乌鸦,我有一只乌鸦。”曹青槐突然脱口而出。

  “乌鸦?”听到这两个字,黄公子的眼睛微眯,似乎要分辨曹青槐话中的真假。

  “嗯。我曹家一介商户,如果能傍上吴王,自然万事无忧。我有一只乌鸦,能听人言。”

  “能听人言?听什么?听今日有画舫会倾覆?”

  曹青槐这才反应过来,就算乌鸦会听话,但是也无法确定会有画舫倾覆,除非这件事是人为安排的。

  黄公子转过身子又看向那幅画,今日自己和宗焘都在画舫之上,亲眼目睹一旁的画舫倾覆了,宗焘一向乐于助人,已经准备跳水救人,却被曹家的人捷足先登。

  被救的竟然是丹阳县主,他不得不深思,如果是人为安排的,吴王磨刀霍霍是要向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