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穆堇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2 2020.02.20 10:00

  说服了曹璋,哭了一场,曹青槐才觉得轻松了不少。

  重活一世,她一直小心翼翼,心中的压力无处诉说。前世,自从嫁去鄯善,后来只得到母亲亡故的消息,之后,对于曹府的事情都一无所知,吴三郎也从来不说,可是,即便不说,她也知道,整个曹府凶多吉少。

  前世,她苟活于鄯善,那么,今生,就算是死,一家人也不要分开。

  这样想着,曹青槐生出了无尽的勇气,就算那人是吴王又如何,是今上又如何,总归逃不过一个死字,只要是人,早晚都是死。

  眉间的阴郁不知不觉悄悄散去,脚步松快,夜晚凉风徐徐,月色下曹青槐的脸如玉一般,温润柔和,嘴角微微翘起,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明日你让人去昌隆镖局请一位女镖师过来。”

  “小姐请镖师作甚?”

  “自然是习武。”

  现在的曹青槐习得琴棋书画,可是,这些在变故之后都成了浮尘,真正有用的是横刀立马,杀人取命。

  前世在鄯善,无数次她都想逃回丹阳,可是路那么远,世道那么险恶,还未出鄯善,她就不敢再迈出一步了。

  这一世,她一定不要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娇女郎,一个鄯善怎么就能困住她呢?

  她要看这世间的大山大河,她要见识洛阳的繁花似锦,她要再走一遍鄯善!

  果然,第二日一早,曹青槐要请女镖师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曹府。

  不仅是方氏,就是赵氏也亲自过来询问。

  曹青槐刚送走忧心忡忡的方氏,又迎来了赵氏,顿时哭笑不得:“只是想跟着女镖师学些拳脚功夫,倒是把你们都惊动了。”

  “可是因为要去洛阳有些担心害怕?”赵氏询问。

  曹青槐摇头:“幼时,父亲就给我请了武师,只是我自己偷懒不愿意学,现在看来,是我错了。现在在孝期,也无事可做,学些拳脚功夫,就当强身健体了。”

  赵氏这才放心:“倘若你害怕,我另外安排人陪青骏去洛阳。”

  曹青槐这才恍然大悟,前世青骏也去了洛阳吗?她却一点都不记得,也是,前世她一直沉浸在父亲去世的悲伤之中,对于二房的事情一向都不关心:“二婶放心,我不害怕,愿意陪青骏去洛阳。”

  赵氏点头:“是哪家镖局的武师?”

  “隆昌镖局。”

  赵氏这宽心了一些:“当初隆昌镖局已经办不下去了,你爹把曹府的不少行商的生意交给他们,他们才起死回生。”

  曹青槐当然知道,前世自己出嫁,就是隆昌镖局的镖师护送的。

  隆昌镖局有一位女镖师。

  “小姐,二夫人,人来了。”绣眼立在门口躬身禀告。

  曹青槐朝门口看去,就见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站在阳光下,前世的记忆扑面而来,几乎将她吞噬。

  为了护送她去鄯善,整个隆昌镖局的镖师无一幸存,面对敌人如狼似虎的突击,镖局众人丝毫不退,却依旧无法抗衡。

  嫁妆被抢,镖师殒命,靛颏和绣眼身亡,是这位女镖师掩护曹青槐和吴三郎上了山才逃过一劫。

  可是那些贼人撕咬不放,女镖师以自己为饵引开了那伙人。

  曹青槐和吴三郎在山上隐藏了十日,那时离鄯善已经不远了。

  后来是因为遇到了好心的猎人才被带下山,从猎人的口中知道了女镖师的死状。

  挖眼断舌剖腹......

  穆堇。

  好久不见。

  曹青槐亲自起身迎接:“早就听闻隆昌镖局有位女镖师武艺超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穆堇眼神一动,看向站在面前的曹家大小姐,不知为何,这位曹小姐实在太过热络了。

  曹青槐竟然直接上前要去拉穆堇的胳膊。

  穆堇是习武之人,习惯与人保持距离,曹青槐的手伸过来时,她本能地一躲。

  穆堇后退了两步,动作行云流水,穿一身粗布紧口束身长袍,头发高高束起,她的皮肤是小麦色,五官凌厉,并不是好亲近之人,习武之人难免带着煞气,可是这位曹家大小姐却丝毫不怕。

  曹家对隆昌镖局有恩,曹府派人来了,镖头就让她来了,只是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要习武,只怕是半个时辰都坚持不了。

  面对穆堇的审视,曹青槐一脸微笑:“穆师父往后就住在槐簃,月例二十两,四季衣裳各两套,贴身丫鬟一人,可好?”

  穆堇看着曹青槐,见她笑得如一只兔子般:“大小姐先别说这些,要看大小姐受不受得住。”

  “什么时候开始?”曹青槐跃跃欲试。

  “大小姐说吧。”

  “那就今日开始。”

  “好。”

  ......

  那声好犹在耳畔,曹青槐却痛苦得要死一般。

  整个槐簃都传出了她的尖叫声。

  “习武最好是从小开始学,现在已经是晚了,但也不是不能成,只是要吃些苦头。”

  曹青槐岔开腿整个人趴在廊庑的地上,穆堇双手按在曹青槐的背上,一下一下用力地往下压:“今日先拉拉筋,您忍着些。”

  曹青槐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穆堇说的任何一句话,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背上的那双手。

  啊!!!

  疼疼疼!

  太疼了!

  叫声太过凄厉,站在院子门口的靛颏和绣眼随着这叫声身子不断瑟缩不已,看起来就疼,小姐何必要受这个罪。

  曹青槐保持着双腿岔开,身子趴在地上的姿势,她大汗淋漓,头发已经湿透了,一滴一滴的汗水落在地砖上,已经汇集了一滩水渍。

  穆堇立在一旁,手上拿着一根棍子,但凡曹青槐身子稍稍往上,就用棍子往下一压:“大小姐受不住了跟我说,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习武的。”

  曹青槐紧咬牙关,只字不应,似乎只要开口说话了,她吊着的这口气就泄了。

  “你们怎么都在门口站着?”曹璋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靛颏和绣眼一惊,忙忙行礼:“三爷。”

  “大小姐真的在习武了?”

  “嗯。那位穆镖师说今日先拉筋。”

  “大小姐怎么说?”

  “她没开口,谁都不许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