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送走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9 2020.02.18 10:00

  自从揪出了那些奸细之后,整个曹府都显得空荡了不少,但是曹璋却没有再让人买人,如今,每进一人,就有可能是引狼入室,曹府,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槐簃也查处了不少奸细,曹青槐身边伺候的人只有靛颏和绣眼,院里粗使丫鬟和仆妇也只有四五人,倒清净了不少。

  蘅芜院的消息传过来,赵氏站起身:“你三叔肯定是跟县主说了,那么这件事情就了了,这也好,也不知往后会如何。”

  曹青槐默默地点了点头,送赵氏出门:“我去世安院一趟。”

  今日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与其让两位老人担心,还不如把事情说清楚。

  “好。二婶辛苦了。”

  赵氏往门外走,突然止住了脚步:“如今府上的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你之前说陪青骏去寻医,如果能请到太医署里的太医那就再好不过了。”

  太医署,那就是要去洛阳了,曹青槐点头:“好。我陪青骏去洛阳。”

  赵氏看着曹青槐,嘴唇蠕动,最后只扬了扬手:“不必送了。”

  曹青槐立在门口,看着赵氏领着丫鬟仆妇们离开,站了片刻才转身进了屋子:“绣眼准备收拾行装,靛颏陪我去母亲那里一趟。”

  “是。”

  怀麓院十分的安静,似乎外面的纷纷扰扰都影响不到里面的人,曹青槐到时,方氏正在小憩。自从曹玦去世之后,她的身子越发不适了,每日多半时辰都是在睡觉。

  曹青槐也没有吵她,就在一旁抄经书。

  如今三叔当家,二婶管家,不管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把方氏隔离开来,就算外面滔天巨浪,怀麓院也是风平浪静。

  方氏这一觉睡得格外沉,直到太阳西沉她才起身,看见曹青槐时竟然有些发懵:“你来了?”

  曹青槐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过来陪你用膳,睡得好吗?”

  方氏喝了一杯水,脸色有些晦涩,她感觉自己坠入了梦里醒不来,梦里,曹玦还活着,他们夫妻恩爱,家庭合睦,可是每每睁开眼,这偌大的怀麓院却再也没有曹玦的身影,所以,她不愿醒来。

  过了一会丫鬟们过来摆膳,曹青槐扶方氏在矮桌边坐下:“娘要不要去郊外的庄子呆一段日子?”

  “为何?”方氏有些木讷。

  “现在正当夏季,郊外的瓜果正是新鲜,母亲也能四处走一走。”

  方氏回头看了看整个屋子,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消沉下去,青槐还没有出嫁,呆在这屋子里,她眼里就全部都是曹玦,再呆下去人就废了:“好。我就去郊外,要不,你也陪我去住些日子?”

  “我去不了,现在二婶持家,祖父祖母那里还需要我看顾。”

  方氏点了点头,侍奉公婆本来是她的本分,可是现在却落在女儿的身上,她不禁有些愧疚:“要不,我还是不去郊外了,父母都在,我去郊外躲懒,到时候传出去不好听。”

  曹青槐却笑了:“曹府虽说是商户,又不是那小门小户,难不成真的需要您伺候公婆啊,那些事自然有丫鬟婆子做。现在,您最重要的事情就要养好身子,然后替我说一门好亲事。”

  提起曹青槐的亲事,方氏才露出了一丝笑意,点了点她的鼻头:“真是不知道害羞。”

  屋子里的气氛才活络了一些,两人一边用膳一边说话。

  “三叔去兰若寺求了一些茗草,我让靛颏烹一些。”曹青槐看了靛颏一眼。

  方氏点了点头:“听说县主今日来了?”

  “嗯。”曹青槐摆弄着桌子上的荷花摆件,靛颏在一旁烹茗草。

  屋里渐渐有了茗草的清香。

  “我带了一罐子过来,您有空就让她们烹给您喝,就算是在庄子里也莫要忘了。”

  方氏却问:“县主过来干什么?”

  “没什么,与我说了些话而已。”

  见曹青槐不愿意说,方氏也没有继续问:“县主毕竟是县主,到时候嫁进来,也要好好敬着。”

  “嗯。知道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曹青槐见方氏又昏昏欲睡,十分担忧:“娘亲,要不我陪你去院子里走一走吧。”

  方氏疲倦地摆了摆手:“不必了,已经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这样每日睡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曹青槐在回槐簃的路上,心中还是惦记着方氏,她跟靛颏说:“明日你去叶大夫那里去一趟,给足诊金,让叶大夫隔一日就过来给大夫人把平安脉。”

  “是。”

  “你也跟你娘说一声,就算搬到庄子里去,也要让叶大夫过去把平安脉。”

  “是。”

  今日二婶与自己说了去洛阳的事情,那么就不会耽误太久。方氏肯定不会让自己去洛阳的,所以曹青槐才让她先去庄子里住着,到时候自己离开也是悄无声息的。

  从洛阳回来再把方氏接回府。

  只是虽然这样想,但是难免会担忧。

  曹青槐上次与赵氏说带青骏出门寻医,只是试探,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绝对不是痴傻,不仅是青骏,就连那位从来未曾露面的二叔也一定不是如外界传的那样痴傻。

  青骏明明没病,为何要装病,赵氏竟然同意他们出门寻医,而且是去洛阳。

  只是,现在离府也好,曹府已经被吴王盯住了,跳出曹府,说不定能寻得一线生机。

  前世,吴王用的鸠占鹊巢,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会用什么办法。

  曹璋好男风的消息一经传得人尽皆知,就算王家要说亲,也要受得了别人戳脊梁骨。但是,曹青槐知道,吴王绝对不会就此收手,就算不成亲,只要曹璋死了,吴王就能让人取而代之。

  所以,曹璋不能出事。

  “去蘅芜院。”

  “是。”

  县主刘刖白日里在蘅芜院闹了一场,入夜的蘅芜院显得格外寂寥。

  “大小姐来了!”韦仪亲自迎了出来。

  “三爷呢?”

  韦仪往屋里指了指:“在屋里呆了几个时辰了。”

  曹青槐呼出一口气,上前敲了门:“三叔。”

  没有动静。

  “三叔,我有事同你讲。”

  “进来吧。”

  韦仪打开了门,曹青槐看了他一眼:“韦仪随我进来,靛颏守在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