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南轩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8 2020.01.05 10:00

  曹家二十年前只是丹阳一家寻常的商户,老太太有一手做糕点的手艺,曹老爷本分勤快,经营一家糕点铺子维持生计。当时曹玦堪堪弱冠之年,意气风发,听说下了南洋一趟,就赚了第一桶金,从此曹家平步青云,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成了整个大隋朝的首富。

  曹家的生意遍布整个大隋,包括客栈、酒楼、茶叶、织布、蚕丝、粮食......听说曹家在各地的掌柜就有上千之众,可是曹玦的意外亡故让这座巨大的商业帝国如摧枯拉朽般倒塌,而这一切就从曹玦的葬礼开始。

  绣眼一直没有睡着,听到开门的声音就忙穿了衣裳起身,等她追出来的时候,曹青槐已经拎着灯笼出了院子。

  “小姐。”

  深夜里,绣眼压低了声音,但是曹青槐还是听到了,她转身看到了绣眼:“你还没睡?”

  夜风带着寒气钻进袖口里,绣眼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曹青槐面前,紧张得只咽口水:“小姐,您,您去哪里?”

  “我去南轩。”曹青槐见她站在风中有些局促:“既然你没有睡就随我去一趟吧。”

  绣眼忙点头,接过曹青槐手中的灯笼,往前走一步带路。

  夜深了,但是因为要守灵,府里很多仆人都要值夜,灵堂设在前厅,后院倒是十分安静。

  南轩是曹玦的书房,曹青槐和绣眼沿着抄手游廊往南轩去。

  绣眼手上的灯笼被风吹得直打转,曹青槐盯着那盏灯笼,脚步不停。

  曹玦突然暴毙,府里乱了手脚,南轩这边黑乎乎的,也没人值守,两人到了门口,绣眼轻轻推开了门,冷不丁的,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面前窜过。

  绣眼走在前面,吓了一跳,本能地尖叫。

  啊!!!

  那个黑影曹青槐也看见了,她深呼吸一口,身子往后一仰:“谁?”

  没有应答,只有风的声音。

  绣眼不敢再往前一步,拎着灯笼的手都在颤抖,灯笼转得更厉害了。曹青槐立在门口没有继续往里走,她看着南轩的门,从门往里看,那门就像张着一张巨大的嘴一样。

  当初,再生人曹璋被曹府众人承认,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持有曹玦的私印,那枚拇指大的私印对曹府来说就犹如将军的虎符一般,前世,曹玦去世,曹青槐只顾着伤心,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父亲去世的十分突然,三叔是怎么得到私印的呢。

  此刻,有人在南轩,是谁?要干什么?难不成是三叔的人?

  “小姐,我们先去前厅,喊人过来。”绣眼见曹青槐立在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十分担心。府里正有丧事,刚刚那个黑影也不知道是人是鬼,绣眼只想赶紧离开。

  南轩的守卫一直由曹玦的贴身小厮安排,可是,这一趟,曹玦和一众小厮护卫全部丧命,无一活口,所以,南轩就这样被人遗忘了,因此,给了人可趁之机。当初曹玦为了不让南轩里的文书卷轴泄漏,整个南轩建成了闭合式,只有面前的这一个出口。

  “你去喊人,我在这里守着。”曹青槐不能走,她一走,躲在南轩里的人肯定就逃了。那人肯定是刚准备离开的,只是没想到她们突然来了,绣眼一开门,那人就赶紧躲了起来。

  “小姐,此地不宜久留。”绣眼怎么可能把曹青槐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出了意外,自己也活不成。

  曹青槐往门里看了看:“好吧,那我们先走吧。”

  绣眼没有想到曹青槐这么容易就同意离开,也没有多想,在前面带路,只是在走道游廊的拐角处,曹青槐突然把灯笼灭掉了。

  绣眼一愣,就见曹青槐身体紧挨着墙壁,从侧面看向南轩。

  “小姐!”绣眼十分着急。

  曹青槐却双眼凌厉地看了她一眼。

  绣眼吓得不敢说话了。

  曹青槐直接抽出灯笼的提手,一根五寸长的竹杆就出现在了自己手中。

  绣眼看得心惊胆战的,她现在知道了,小姐这是要和那人搏命。

  曹青槐不知道这人从南轩拿了什么,现在去喊人也来不及,不妨看看到底是谁,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人离开。

  曹青槐手持竹杆,竹杆的前端被削得尖尖的,本来是为了方便挂灯笼,现在却成了最趁手的利器。

  南轩的门大开着,曹青槐和绣眼都屏气凝神,那人似乎十分谨慎,过了几息的功夫才从门里出来。

  月光淡淡,看见那个身影,曹青槐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竹杆,曾经连死一只鸟都要痛哭的曹家大小姐,在鄯善呆了二十年,周围虎狼环伺,只能把自己变成虎狼才能活命,毕竟,那种地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曹青槐只知道,今夜,不能放那人离开。

  那个身影朝她们走过来,不高,五尺来高的模样,看身段,不像男子,竟然拖着一条腿。

  那人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但是右手却始终按在胸口处。

  曹青槐不敢错眼地盯着那个身影。

  乌云挡住了月亮的容颜,天地一片黑,突然一阵风袭来,月亮缓缓露出了自己如玉一样的脸庞。

  曹青槐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此刻,只要一丝亮光就能把那人看清。

  是她?为什么会是她?

  眼见着那个人走到了拐角处,曹青槐手持竹杆直接冲了出去。

  胡妈妈一看到曹青槐,就要往回跑,但是腿脚不便,哪里跑得过曹青槐。

  曹青槐一脚踢在胡妈妈的背上,胡妈妈直接摔倒在地。

  曹青槐手持竹杆,朝胡妈妈的一条腿狠狠地刺下去。

  啊!!!胡妈妈大叫。

  曹青槐的脸上一阵温热,血溅了她一脸。

  绣眼浑身颤抖地跑了出来,和曹青槐一起压住胡妈妈。

  “你拿了什么?”曹青槐冷声呵斥。

  “没有,什么都没有拿,小姐,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拿。”胡妈妈疼得惨叫。

  曹青槐却不管她,直接把手伸进了胡妈妈的胸口处,用力一掏,果然有东西。

  胡妈妈还要用手去抢,曹青槐毫不犹豫地抽出竹杆朝胡妈妈的双肩刺过去。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