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是他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69 2020.02.04 10:00

  蒹葭院的灯笼晃得曹青槐头脑发晕。

  “叶大夫,真的是五石散吗?”就连曹璋也十分震惊,当曹青槐急急忙忙过来让自己不要喝那药茶时,他还笑她太过风声鹤唳,没想到,没想到自己每日喝的药茶里面竟然真的有五石散,而且自己并未发觉。

  叶大夫整日忙得团团转,天黑了才被韦仪等到,他三四十岁的年纪,一脸疲惫:“每次的量极少,很难发现,但是这些五石散会在你体内沉淀,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暴毙而亡,后面的话叶大夫没有说出口,但是曹青槐却知道。

  哪里是什么马上风,明明是五石散中毒身亡,前世王氏肯定是害怕仵作查出什么,才编了这么个瞎话。祖父一来悲痛,二来羞愧,所以匆匆就把三叔下了葬。

  原来,这个时候就开始下毒了。

  “来人!把杜为绑起来。”曹璋恼羞成怒。

  韦仪一挥手,两个肌肉虬实的护卫上前,直接把杜为绑成了粽子甩到曹璋的面前。

  杜为一脸惊慌,吓得鼻涕眼泪横飞:“三爷,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这些胖大海都是琉靖准备的,他嘱咐我切莫断了,断了就没有疗效。”

  “你不知道琉靖已经死了吗?”

  “我知道是他偷了大小姐的水晶盒子,可是,三爷的嗓子还是没有痊愈啊。”

  杜为跟了自己快十年了,曹璋实在不愿意相信他有心谋害自己,也许只是被琉靖利用了:“蒹葭院你肯定是不能呆的,你去郊外的庄子吧。”

  曹青槐知道三叔心软了,琉靖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也说不清楚了。

  众人就准备这么散了,突然一个黑影飞了过来,直接冲向杜为。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杜为凄厉的尖叫声。

  众人看去,直见他的手背鲜血淋漓。

  曹青槐肩上一动,侧头看见,就见那只乌鸦落在自己的肩膀上,低声在她耳边说:“看他的手。”

  “叶大夫,麻烦您看看他的手。”

  叶大夫立刻上前翻了翻杜为的手,又捏开了杜为的嘴巴看了看,最后点了点头:“毒就是他下的,他的手指和牙齿上都有黑色的沉淀物,这都是长期食用五石散才会有的。”

  “我食用五石散也不代表会给三爷下毒。”

  曹青槐肩膀一轻,乌鸦就直接飞入了后罩房,大家跟着它往里走。

  片刻就见这只乌鸦叼着一个布袋子飞了出来,直接送到叶大夫的面前。

  叶大夫打开布袋子闻了闻,看了看,又和胖大海里的五石散对比了一下,的确是同一种。

  曹璋把那一袋五石散直接丢到杜为的面前:“怎么?你还想狡辩?”

  杜为耷拉着脑袋,不发一言,叶大夫突然上前,却见杜为已经轰然倒地,七窍流血。

  叶大夫掰开他的嘴巴:“鹤顶红!”

  鹤顶红是毒药,不仅毒,而且贵,杜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厮,食五石散,饮鹤顶红,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要知道五石散和鹤顶红只有世家才用得起。

  杜为当场暴毙,韦仪却不会放过蛛丝马迹,直接去他住的屋子寻找线索,可是,太干净了,什么都找不到。

  叶大夫看着落在曹青槐肩膀上的乌鸦,一脸新奇:“这乌鸦是大小姐新养的鸟吗?似乎很通人性。”

  曹青槐点了点头:“嗯,它很聪明。”

  “今日有劳叶大夫的,还请叶大夫留下来用膳。”

  叶大夫忙摆了摆手:“我还要去访仙镇,高麻子家的大黑牛今日生仔生不下来,我去看看。”

  叶大夫不仅医人,而且医牲畜,真正是医者仁心。

  曹璋就让韦仪亲自把叶大夫送出了门。

  “青槐,今日多亏了你,否则三叔还不知道要吃多久的五石散。”曹璋心有余悸,冷汗连连。

  五石散是从世家大族传出来的玩意,引得不少贵公子大老爷争相追捧,这五石散的确能让人放佛置身仙境,飘飘欲仙,但是长期服用,逃不过一个死字。

  世家老爷公子自然惜命,后来渐渐就少了,却成了害人的毒药。

  曹青槐也庆幸自己刚才听到药茶时候的灵光一闪,原来前世的曹璋真的不是死于马上风,而是五石散,自己还一直在纠结不让他娶王家的族女,真正的祸根却在这里。

  简直是如履薄冰。

  蒹葭院的事情了结之后,曹青槐带着乌鸦回了槐簃,路上她吩咐靛颏:“你去大夫人那里一趟,就说明日再去同她用早膳。”

  到了槐簃的门口,靛颏去了怀麓院,绣眼迎了出来。

  “绣眼,你再去趟大厨房,我就在屋里用晚膳。”

  “是。”

  曹青槐和乌鸦直接进了屋子,关上了门:“我府中如今有不少钉子,人心难测,实在无法寻出来,你可以帮帮我吗?”

  曹青槐打开盒子,把那一摞绢帛拿了出来。

  乌鸦飞到绢帛上,不时低头,似乎在嗅,半晌有些气馁:“我又不是狗,闻不出来。”

  曹青槐轻声细语上前安慰:“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有啊,等我明日招来一些小弟。不过,我这些小弟可是很能吃的,你要管饱。”乌鸦仰着脑袋。

  曹青槐被他的神态逗笑了:“自然,自然是管饱的。”

  乌鸦便心满意足地立在高足盘上吃干果:“算你识趣。”

  曹青槐含笑在它旁边坐下:“你有没有名字,难不成我每次都只能喊你乌鸦吗?”

  “名字?没有,那你可以喊我小爷。”

  曹青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乌鸦直接朝曹青槐的脸上扔了一颗坚果:“怎么?给我取名字,然后把我当宠物养,没门,就叫我小爷。”

  这只乌鸦想得还真多,曹青槐捡起掉落在衣裳上的坚果,直接丢进了嘴里:“乌啼如何?我觉得挺好听的。”

  “切,不要,请叫我小爷。”

  在乌鸦的坚持之下,曹青槐只能叫它小爷,果真是一只傲娇的乌鸦。

  过了一会,绣眼就回来了,她拎了两个食盒。

  “今日的晚膳这么多?”曹青槐一惊。

  绣眼笑着把食盒放下:“有一个食盒是三爷让厨房准备的,说是专门给乌鸦的,感谢它今日的帮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