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争吵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6 2020.01.12 10:00

  曹府的葬礼接连办了好几日,众人悲恸的心情都有些缓解。

  曹玦的尸体已经在府上停了七日,本来应该是要停七七四十九日的,但是因为曹府的长辈尚在,以免两位老人触景伤情徒悲戚,曹璋决定明日就让曹玦上山入土为安。

  怀麓院里,方氏和曹青槐在收拾曹玦的遗物。看着曹玦留下的那些字画、书信,还有一些贴身物什,方氏难免又要哭一场。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

  只说三四月,又谁知一两年。

  七弦琴不可弹,八行书无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

  “真希望,你只是出去了一趟,只是多花些日子,总是会回来的。”

  曹玦与方氏初初成亲之时,曹玦因为一桩生意要出趟远门,明明说了只去三四个月,哪知一走就是两年。这是方氏给他写的信,这些信已经过了十几年,依旧被曹玦珍藏得完好如初。

  一封一封家书,一幅一幅小图,情意绵绵,曹青槐坐在窗下,看着方氏沉浸在悲伤里无法自拔。

  “小姐!”绣眼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屋里的气氛有些悲伤,就压低了声音:“三爷在左厅召见各地的掌事,听说吵了起来。”

  吵?自然是要吵的。

  曹玦去世之后,曹府的庶务交给曹璋,这倒无人置喙,可是想要接手曹家的生意,没有曹玦的私印是断断不可能的。但是曹玦突遭意外,无人知晓私印在何处,前世,那些掌事各怀心思,竟然纷纷要脱离曹府,为此,曹府乱了好久,曹璋没有办法,后来才与光禄大夫家的族女王氏成亲,准备傍上光禄大夫这棵大树,却没有想到在成亲当晚就毙命了。

  倘若前世这私印是曹璋派人偷去了,他何故让曹家落到这个地步,最后竟然还要和王家联姻,寻求庇护。他只要这个时候拿出曹玦的私印,一切问题都可以引刃而解。

  现在拿不出来,再生人曹璋却拿出来了,因为那枚私印,整个曹家的生意都被再生人曹璋捏在了手里。

  曹青槐只觉得自己似乎落进了一张网里,为什么活着的曹璋拿不出私印,反而是死了之后再生的曹璋可以拿出私印。

  前世,自己没有去南轩,胡妈妈如果不是把私印给三叔,那又是给了谁?

  胡妈妈是谁的人?

  再生人曹璋是不是真的曹璋,或许,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骗局?

  可是,这骗局能骗得了曹府的人,怎么能骗了世人呢,难不成连皇城里的那位陛下也能骗?

  曹青槐只觉得自己浑身颤栗,手心湿漉漉的,她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无法确定,黑暗中是不是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嗯。好了,掌柜们的事情自有三叔处置,你过来帮我把这些衣裳叠起来。”曹青槐咬着舌尖让自己冷静。

  绣眼点头,在一旁的绣墩上坐下。

  罗汉床上堆满了曹玦的衣裳,明日这些衣裳都要随着棺椁一起下葬,曹青槐一件一件地把衣裳抚平,叠好,今日有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她的每一个动作在阳光下都显得格外虔诚。

  绣眼不敢马虎,也如曹青槐一样。

  靛颏在一旁斟茶倒水。

  屋子里很安静,除了方氏偶尔的啜泣声。

  左厅里却有些剑拔弩张,多日的忙碌,曹璋鲜少有眠,今日要见掌柜们,他特意换了干净的衣裳,净了面,可是眼角眉梢透露出来的疲惫却骗不了人。

  “三爷要查账,自然是需要大爷的私印,否则我们是不可能把账本交给三爷的。”德益钱庄的项管事拢着手坐在椅子上稳若泰山。

  这幅模样惹怒了曹璋,他一向都是一幅纨绔子弟的模样,今日能耐着性子和这些掌柜斡旋已经是十分不易了,手中的茶盏直接被扔到项管事的脚边:“怎么?按你这样说,我们曹家的生意我们自己还管不了了。”

  “我可没说。只要三爷能拿出大爷的私印,三爷有任何差遣,我们无不从命的。”

  曹璋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他能拿出来私印,还用得着和他们在这里费口舌,大哥走得急,不仅是他就是大嫂也不知道私印在何处,他本来想把各地的生意规整规整,私印日后再慢慢寻,却没有想到这些掌事如此墨守陈规,不,他们哪里是墨守陈规,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要霸占曹家的生意。

  可是曹璋却无能为力,他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不学无术,现在被这些掌柜拿捏却无法动弹。

  “三爷放心,每年的收益我们一定送到府上来,绝对不敢有任何欺瞒。”崇庆坊的季管事倒是客气有礼。

  但是这些客气又有什么用,收益可以送个一年两年,往后就以亏损来搪塞,不用三年,这些铺子就会更名换姓。曹璋只是无用,但并不是傻。

  “三爷放心,我们一定和往常一样,好好经营铺子。”春泰丰的江掌事一脸笑意。

  曹璋却从他们的笑容里看到了他们的心里,这些人,真的是太黑心了:“就算没有大哥的私印,你们手上的铺子也都是曹府的,要知道,这件事情就算到了知州大人那里,我们曹家也是有理的。”

  “铺子自然是曹府的,三爷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收回都可以。”项管事出声。

  曹璋几乎要气得吐血了,是啊,铺子是能收回,到时候收一个空壳子回来有什么用?

  曹璋直接起身,他看向坐在厅里的诸位掌柜,他们胸有成竹的模样刺痛了他,悔不当初......

  曹璋面无表情地出了左厅,诸位掌事起身恭送,但是他们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

  夜深了,曹青槐回了槐簃,明日曹玦就要上山了,她坐在窗下,看着院子里的白灯笼在风中摇摆。

  前世,曹玦去世,她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很长日子都不能从这个噩梦里清醒,后来一连串的变故直接把她打进了泥里,往后就再也没有爬出来过。

  当初,狠心把自己嫁到鄯善的人是不是曹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