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叙话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46 2020.01.27 10:00

  榆林街后面的一条巷子是枇杷巷,丹阳县衙就在此处。

  夜已经深了,除了门口摇晃的灯笼以及两个身穿皂灰色袍子的衙役,整个县衙显得格外安静。

  但是穿过衙门,进入了后院之后才发现,整个后院都没有熄灯,丫鬟仆妇们来来往往。

  今夜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书房紧闭,门口有人值守,里面隐隐传出了说话的声音。

  “他还真是贼心不死。”

  “三叔,索性今日并没有让他得逞。”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颜叔敏到现在都心有余悸,今日如果被吴王得逞了,颜府就真的上了贼船了,往后如何在朝中立足,那不是害了大哥吗:“你们两个不要在丹阳呆了,尽快回洛阳。”

  “父亲的意思是让我留在丹阳。”

  “丹阳有我,你回去。”

  丹阳离江都不远,颜叔敏的存在就像一颗钉子钉入了刘培身侧,让其不敢轻举妄动。

  “曹府......”颜昌坤刚说了两个字。

  颜叔敏直接打断了他:“你放心,我自会看顾他们的,此番你已经尽了心力,进曹府吊唁已经是冒险了,切莫再让人抓了把柄去。”

  颜昌坤自然知道这次是冒险了,但是难以过自己这一关,就算是冒险也坚持去了曹府。

  “好,明日我就和宗焘回洛阳。”

  “喂喂喂,我可没有说回洛阳,呆在丹阳挺好的,为什么要回洛阳,要回你自己回。”坐在一旁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颜宗焘听到自己的名字就炸毛了。

  他本来就是不想呆在洛阳所以才和自己的爹爹来任上的,现在莫名其妙就要被大哥带回洛阳,怎么可能啊。

  颜叔敏看着这个儿子,只觉得心中一股怒火:“我和你大哥说了半晌,你是傻啊,还是聋啊。”

  “刘刖要碰瓷,难道我不会躲开吗?需要逃回洛阳吗?”

  “呸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回洛阳,有你大伯看着,看你还敢胡闹。”颜叔敏看着颜宗焘恨铁不成钢。

  提起那个大伯,颜宗焘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颜家三公子最怕的就是柱国将军颜伯卿。

  正是因为颜伯卿在洛阳,他就更不敢回去了:“不回去,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回。”

  颜昌坤一身黑衣,起身在颜宗焘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如今已经十七了,也该懂事了,要知道你娘总在家里念叨你呢。”

  颜宗焘一下子就焉头巴脑的:“我早就说了要把娘也接到丹阳来。”

  “宗焘,你不是小门小户家的子弟,说这些有什么用?你爹来上任不仅带着你,还要带上你娘,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当御史台那帮人吃闲饭的?”颜昌坤冷着一张脸。

  如今的颜府如日中天,钟鸣鼎食之家,外人看着风光无限,可是只有自己知道,一步错,就是万丈深渊。

  颜昌坤的呵斥让颜宗焘不敢说话了。

  看着自己的大侄子,颜叔敏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大哥说的对,回洛阳去吧。”

  “费家明日有消暑宴,我已经答应要去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颜宗焘睁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他本来就长得极好,不像他大哥整日冷冰冰的,眉眼清秀,嘴巴又甜,让人气也气不起来:“爹爹,我保证明日的消暑宴过后就和大哥回洛阳。”

  颜叔敏叹了一口气,这个儿子就抓住了自己的七寸,当初也是因为他的百般哀求才带他来的丹阳。

  “大哥,求求你了。”颜宗焘又看向颜昌坤。

  颜昌坤赶紧转过身子不去看他,他这个弟弟啊,肯定是有迷魂术的,否则为何大家都无法拒绝他。

  “行吧,最多只能再呆一日,不能再多了。”颜叔敏妥协了:“行了,已经不早了,都回去歇息吧。”

  颜宗焘喜笑颜开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哥,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丹阳,明日随我去消暑宴吧。”

  “人多口杂,我就不去了。”

  “去嘛,去嘛,反正丹阳也没有人认识你。”

  “没人吗?你别忘了,刘刖可是见过我的。”

  “见过就见过啊,难道还不让你参加消暑宴了。”

  颜昌坤看着自己这个弟弟,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觉得消暑宴你还是不要去了,万一刘刖也去,到时候讹上你怎么办?”

  被颜昌坤这么一提醒,颜叔敏也有些紧张了:“宗焘,你听话,明日还是不要去了,丹阳就这么大,刘刖也没有婚配,她肯定会去了,今日好不容易逃过了一劫,我们就别节外生枝了。”

  “她能讹上我?难道名声都不要了?”

  “今日在乐水,她就没准备要名声的。”颜昌坤冷冷出声。

  颜宗焘吐出一口浊气,他虽然胡闹,也知道轻重,如果真的被刘刖讹上了,就是大麻烦了:“行吧,明日上午大哥陪我去榆林街买些土仪吧,下晌我们就上路吧。”

  不怪这个弟弟招人疼,并不是一味地任性,也会退让。

  颜叔敏和颜昌坤十分满意。

  “行,明日我陪你上街。”

  ......

  天刚亮,槐簃就掌了灯。

  绣眼见曹青槐坐在床上发呆有些担心:“小姐可是昨夜没有睡好。”

  怎么可能睡得好,爹爹的死,还有接下来的变故,每一桩每一件都让她难以入眠。

  三叔的亲事还未定,曹青槐就觉得自己头顶随时悬着一把刀一样,不知道这把刀什么时候能落下。

  洗簌之后,曹青槐去正房看方氏,和方氏用完早膳之后,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这时有门子来报:“大夫人,县主府的人来送谢礼了。”

  “县主府?”方氏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谢礼?什么谢礼?”

  曹青槐拉了方氏一把,看向门子:“三爷呢,跟三爷说一声。”

  “三爷不在屋子里。”

  曹青槐点了点头:“行,那你就安排人接下谢礼,然后给个礼钱。”

  “给多少?”

  “就按照一般的给吧。”

  “是。”

  方氏不明所以地看着曹青槐:“县主府的人按照一般的礼钱给,会不会少了些,显得我们有些冷淡。还有,到底是什么谢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