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离开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9 2020.02.03 13:01

  就算是请镖局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拔掉府中的钉子,找出幕后主使之人。

  “从这些起居录看,二房暂时没有问题,我们也不能一下子在府中闹开,就先从三爷屋里开始。”赵氏把二房管得如铁桶一样:“明日请叶大夫过府,三爷把平日入口的东西都给叶大夫过目。”

  如今的曹璋是曹府的支柱,如果有人谋求曹府的产业,最可能会朝曹璋下手。

  曹青槐也十分赞同,前世曹璋死于马上风,十分不体面,匆匆就下了葬,现在看来被下毒的机率非常的大:“三叔一定要保重。”

  曹璋看向屋子里的三双担忧的目光,只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自己。”

  府中的中馈交到赵氏的手中,曹青槐也松了一口气:“往后就辛苦二婶了。”

  “谈不上辛苦。一家人同舟共济。”

  四人又说了一会话就散了。

  从世安院回了槐簃,曹青槐看着那个装着起居录的盒子,要不要烧掉呢?

  她把靛颏和绣眼都支出去了,一个人翻阅着起居录,这摞起居录有十来种笔迹,显然不是一人所写,那就说明府中的钉子少说也有十多人。

  怎么办?

  幕后之人会不会是吴王?曹青槐不敢确定,如果是吴王,他们似乎真的就没有了还手之力。

  就算拔掉了钉子,也会有新的钉子进来,那可是吴王。

  但是,先过了目前这一关再说。

  曹青槐收好了盒子:“靛颏、绣眼进来吧。”

  先从身边的人开始,前世她出嫁,靛颏和绣眼陪嫁,可是在路上遭遇贼寇,不仅是自己的嫁妆被抢,随行的陪嫁几乎都死了,她与吴三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脱。

  本来有嫁妆傍身,再怎么也不会落魄,可是嫁妆没有了,日子就一落千丈,直接跌进了泥里。

  百灵和画眉后来傍上了孙梅娘,自然不愿意跟着她去鄯善那种苦寒之地。

  靛颏和绣眼却没有丝毫的怨言,就算最后死了。

  曹青槐不应该怀疑她们,虽然周围虎狼环伺,但是也不能杯弓蛇影:“绣眼让厨房送些干果过来,用那个高足盘。”

  绣眼立刻就笑了,点点头:“我这就去。”

  靛颏在一旁替曹青槐斟茶:“夫人刚差人过来让小姐过去用晚膳。”

  曹青槐喝了一杯水:“嗯。对了,今日在世安院,我们在屋里说话时,看见外面有不少人在乱逛,你可记得有哪些人?”

  “厨房的人来了好几个,说是要送茶点,还有三爷屋里的人,是来给三爷送药茶的,大夫人屋里也有人来。”靛颏的记忆力不错。

  “药茶?三叔在喝药茶?”

  “嗯。听说是伤了嗓子,现在还在调理。”

  “是药三分毒,你差个小丫鬟过去,就说......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曹青槐直接站起身就往蒹葭院去。

  靛颏忙跟上:“绣眼不是去拿干果了吗?”

  “没事,让它先吃着。”

  乌鸦嫌少显露身影,但是只要曹青槐拿出高足盘,它就一定会露面。

  毕竟,它认定的高足盘就只能自己用。

  ......

  县主府里,刘玥还在午睡,门突然响了,她几乎是从睡梦中直接惊醒的。

  “县主,王爷让你去一趟。”是侍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就像一条毒蛇爬上了刘玥的脖颈,她根本不敢耽误,几乎是跳下了床。

  屋里的丫鬟也一脸紧张地过来替她更衣。

  推开门,屋外灿烂的阳光碎了一地,刘玥踩着那些落在廊庑上的阳光跟着那一脸阴冷的寺人往偏院去。

  吴王刘培一向惜命,去哪都是一堆护卫。

  寺人敲门之后,就推门让刘玥进去了。

  扑面而来一阵凉气,刘玥打了一个寒颤,刘培不仅惜命,而且畏热,屋子的当中是一个白玉池子,里面放满了冰块。

  “见过父王。”刘玥的声音都在发颤。

  “起来吧。”刘培今日的心情似乎很好,一张威严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我今夜就离开,此番去洛阳定给你说一门好亲,让你嫁入颜府。”

  刘玥低眉顺眼:“祝父亲一路顺风,马到功成。”

  刘培点了点头:“此去洛阳为父会多呆些日子,倘若事成,你就要去洛阳待嫁。”

  “是。”刘玥一向逆来顺受,刘培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这个女儿,刘培是满意的,不仅聪慧,而且听话,是自己几个女儿中最出息的,在今上跟前也说得上话,可是就算再出息,还不是自己手中的棋子:“你有空就会江都一趟,虽然辟府另居,但也不能忘了家中兄弟姐妹。”

  “是。”

  刘培与刘玥并没有多少父慈子孝的戏码,说完了事情就让她离开了,然后吩咐寺人:“准备行装。”

  “是。”

  刘玥从偏院出来之后吐出了一口浊气,她的手拢在袖子里,握成了拳头,每见他一面,都有一种与他同归于尽的冲动,皇家果然向来如此,父不父,子不子的。

  刘培已经是吴王了,扬州是最富庶的封地,可是他仍旧不知足,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终于要走了,刘玥的脚步都有些雀跃。

  刘培想让她嫁给颜府,这样就能得到柱国将军的拥立,可是,这世间谁又是傻子呢,今上怎么可能同意呢。

  刘玥得了今上的恩惠,怎么可能如此忘恩负义。此刻心中一棵嫩芽一点一点破土而出,眨眼就变成了参天大树,她加快了脚步回到了屋里,遣去了所有的丫鬟仆妇,来到书案边,铺了一张雪白的绢布,手持兔肩紫毫笔,黑色的墨落在雪白的绢布上。

  字迹写满了绢布,天也暗了下来,有丫鬟在敲门:“县主,王爷已经离开了。”

  刘玥把绢布贴身收好了才说:“进来掌灯吧。”

  “是。”丫鬟推门而入,看了看床榻:“县主没睡一会?”

  “嗯,看了会书简。”

  丫鬟却盯着那支被墨染黑了的兔肩紫毫笔。

  刘玥身子一僵,拿起兔肩紫毫笔:“我正准备练会字,你掌灯吧。”

  丫鬟的眼神才缓和了一些,上前掌灯,屋里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刘玥果真专心致志地练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