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聘礼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9 2020.02.08 10:00

  这位县主,想得也太通透了吧。

  阳光轻轻地洒在刘刖的脸上,她巧笑倩兮的模样竟然是曹青槐羡慕的,这样敢爱敢恨的女郎谁会不喜欢呢。

  既已成定局,曹璋也不扭捏,开门让韦仪取了自己的庚帖来,与刘刖交换了庚帖:“等八月出了孝期我自会上府下聘。”

  刘刖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无妨。是我向你提亲的,理应我下聘。”

  “曹府娶亲,自然曹府下聘。”

  现在还没有成婚,曹璋就感觉低了好几头,倘若真的让县主下聘了,自己以后怎么见人。

  刘刖笑着上前踢了一脚缩成一团的松狮狗:“喏,聘礼在这里。”

  哈哈哈。说完这句话,刘刖拿着曹璋的庚帖就出门了。

  只是出了门,刘刖立刻收敛了脸上的喜色,又换成了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曹青槐、曹璋、赵氏把刘刖亲自送出了门,三人才马不停蹄地往世安院去。

  县主破门而入的消息曹老爷已经知道了,此刻看见他们一脸凝重地过来了,只怕惹了什么麻烦,紧张得双手都有些发颤:“可是出了什么事?”

  三人都在椅子上坐下。

  赵氏是长辈,比较好开口:“县主过来提亲,已经与三弟交换了庚帖。”

  啊?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县主是过来找麻烦的吗?

  曹青槐把那只光溜溜的松狮狗往曹老爷面前送了送:“县主说这是聘礼。”

  看着那只松狮狗,曹老爷一口气差点提不起来,他看向曹璋:“到底怎么回事?”

  “端午那日我在乐水救了县主,县主把此事报与今上,请今上赐婚,今上果真写了婚书。”

  今上。曹老爷想都不敢想:“可是就算是提亲,也应该是媒婆或者家里长辈上门,县主一个未出阁的女郎,其中是否又何隐情?”

  曹璋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商户,别说吴王了,就是一个县尉对他们来说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曹玦在世时或许能知道些辛秘,至于曹璋嘛,对这些一无所知。

  县主和曹璋结亲的消息就像长了腿一样,没过多久就传得人尽皆知。

  从世安院出来,赵氏直接回去了。

  曹璋和曹青槐去了后花园的凉亭里说话。

  “当日黄公子亲自上门提点,再三嘱咐我们不要和吴王有牵连......”盛夏的傍晚,微风徐徐,蚊虫飞腾。

  凉亭四角都燃起了艾草,曹青槐看着那些蚊虫四下逃窜,空气中都是艾草的气息。

  “青槐,待我与县主成亲之后,我们就分家吧。”但凡牵扯到皇家,就有可能一朝富贵,或者抄家灭门,天上地下就在一念之间。

  “难不成三叔以为分家了,我们就能脱了干系。县主自己的亲事竟然没有求吴王,而是求的今上,三叔不觉得奇怪吗?”

  “而且当初县主落水更像是一场阴谋,这阴谋肯定不是冲着曹府来的,但是县主最后却选了三叔你。”曹青槐心思缜密:“这件事我还是问问,看小爷,看它能不能查出点什么。”

  曹璋点头:“好。”

  与曹璋分别之后,曹青槐回了槐簃,远远地就听到院子里嘈杂不已,她赶紧加快了脚步。

  之前她要与曹璋说话,就让绣眼先把松狮狗送回了槐簃,没想到就两句话的功夫,院子里就闹腾起来了。

  进了院子,果然见一只狗和一只鸟闹得人仰马翻。

  这条松狮狗即使浑身无毛也是凶狠无比,追着小爷跑,槐簃周围的树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乌鸦。

  院子里的丫鬟仆妇在一边劝架,可是,这哪里劝得住。

  松狮狗全身的毛都被拔了,此刻看见小爷,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小爷是谁,可是一只通人语,知人心的乌鸦。

  松狮狗不仅没有伤小爷分毫,而且浑身被老大啄得鲜血淋漓,曹青槐都看不下去了:“小爷!”

  曹青槐喊了一声,小爷就直接落在她的肩膀上,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松狮狗跑过来,仰着头冲小爷狂吠。

  没了毛的松狮狗怪可怜的,曹青槐抱起它:“行了,往后你们都住在一个院子里,就莫要追打了。”

  “可不是我要打,是它先挑衅我的。”小爷能说话,松狮狗只能吠叫。

  “行了,看着它这么可怜的份上,就算了。”

  “谁让它狂,欺负弱小算什么。”

  “给我说说,你们到底怎么结仇了?”

  “县主府不是占地极广吗?宅子的后面有一座山丘,那里草木丰盛,不少乌鸦在那里安家。有一只小乌鸦从树上掉了下来,大家正在想办法,哪里知道这条松狮狗突然冲过来,叼起那只小乌鸦就跑。刚出生的乌鸦本来就弱,哪里经得起它折腾,果真就没有活。”

  原来如此。

  乌鸦不仅记仇,而且团结,自然不会放过这只松狮狗,真正是见一次打一次。

  “因为这只松狮狗,县主可是找上了门,倘若她要我交出所有的乌鸦,你们准备怎么办?”

  今日县主破门而入,所有的乌鸦也很担心,幸好,幸好:“县主不是要嫁入曹府吗?往后就是一家人了,不怕不怕。”

  曹青槐瘪了瘪嘴,往屋子里走去:“你也知道是一家人啊,这只松狮狗可是今上赐给县主的,你们可别惹怒了县主,不说今上,就是吴王也不会饶过你们。”

  “切!你说今上我们倒会怕一怕,说吴王就算了。”老大的声音里些许不屑:“吴王对县主可是丁点都不好,县主连吴王身边的寺人都比不上。”

  曹青槐身子一紧:“小点声。”

  进了屋,把所有人留在门外,曹青槐才看向小爷:“坊间传闻,不是说吴王对县主宠爱有加吗?”

  “传闻能当真吗?幸好县主聪明,给自己挣了封号和府邸,否则在江都的吴王府只怕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这么惨?”

  “吴王的所有女儿都被送去联姻了。”

  原来皇家的女郎也不是事事顺遂的,曹青槐这才明白刘刖为何背着吴王向今上求赐婚了。

  刘刖的亲事肯定捏在吴王的手上,上次乐水落水,那么大一盘局似乎就是冲着颜府的?

  刘刖放弃了颜府,选择了曹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