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固执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5 2020.02.26 10:00

  整个颜府都乱了。

  颜昌坤没有想到父亲会那么莽撞,就直接凭一己之力闯东宫。

  得到消息时,所有人都慌了,颜昌坤还在想办法,颜伯卿却一刻都等不了。

  如今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了,只能尽力挽回。

  看着哭得不能自己的黄氏,颜昌坤叹了一口气:“母亲,您还是回去歇着吧,今日我已经往宫里递了好几张帖子了,也都是石沉大海,现在,只能等了。”

  “等,你父亲年纪大了,那天牢岂是人呆的地方,你父亲是有错,可是明明犯大错的却是另有其人。”

  颜昌坤穿一身深衣,他不明白身居高位的父亲为何会走这么差的一步棋,明明还有其他的办法,更迂回,对彼此更有利,父亲却选择了一个鱼死网破的路,现在,网破了这么大个窟窿,怎么办,只能去缝了:“母亲,我去宫门口。”

  “你去干什么?”

  “跪着!”

  “夫人,公子,老爷回来了。”丫鬟喜极而泣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抹着眼泪。

  黄氏和颜昌坤直接冲了出去。

  跟着颜伯卿回来的,还有一张退婚书。

  看着那张退婚书,黄氏一脸呆滞,她舌头打颤:“太子,太子,真的......”

  回到家,颜伯卿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沉默地沐浴更衣,根本没有去看退婚书:“昌坤!”

  颜伯卿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他哪里都好,就是心思太深了,行事也太过谨慎了:“宗焘已经去了鄯善,等洛阳的事了之后你也请旨下放吧。”

  洛阳的事剪不断理还乱。

  颜昌坤却摇头:“父亲,我要留在洛阳。”

  颜伯卿知道这位儿子的野心,只是颜府树大招风,颜伯卿手握兵权,两个弟弟都外放为官,儿子又入了尚书省,虽然只是六品的都史令,但是凭颜昌坤的能力,坐上相位用不了二十年。

  可是,颜伯卿却不愿意这样,他希望颜府众人渐渐从洛阳抽身,他年纪大了,不愿再见到太子身上的事情重演。

  颜昌坤一向极有主意:“父亲什么时候回鄯善?”

  不仅有主意,而且极其固执,颜伯卿知道说服不了这个儿子:“既然你要留在洛阳,你三叔那里,还有曹府,你多关照。”

  颜昌坤点了点头。

  父亲的确是年纪大了,颜家如今的地位是说退就能退的吗?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不是父亲严令他们不能和皇后太子接触,怎么可能现在才发现太子替今上试药,导致现在做什么都无法挽回,就算父亲拼命闯东宫又如何?太子终究是活不了。

  一旁的黄氏捏着退婚书,不停地抹泪:“徽儿,徽儿该如何是好。”

  这些年,颜徽膝下就杨柯一个孩子,这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提起自己这个妹妹,颜伯卿沉重地低下了头,他为何会只身硬闯东宫?还不是因为这些年的亏欠,亏欠了颜徽,亏欠了太子,所以,不想让太子死得不明不白,才闹得众人皆知。

  对于这个最小的妹妹,颜府众人都是愧疚的,以为她嫁入了皇宫,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就百炼成钢,殊不知,所有的艰难险阻都是皇宫给的。

  他能为这位妹妹做的已经不多了。

  ......

  颜昌坤回到了梦溪堂,满身的疲惫,他坐在蒲团上,烹煮茗草。

  要说颜府的这几位爷都是人中龙凤,颜中的家风也是极好的。

  颜昌坤弱冠之年,亲事却未定,并不是无人说亲,只是这位颜家大公子无心亲事,颜伯卿常年在鄯善镇守边关,黄氏也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

  颜昌坤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父亲嘱咐自己关照曹府,他不禁想起了曹府的那位大小姐,那位大小姐竟然有一只能听人言的乌鸦,倘若,那只乌鸦是自己的,那满洛阳城,就到处都是自己的眼睛。

  颜昌坤微微抬眉,如今的洛阳,表面风平浪静,却暗潮汹涌,此番,颜伯卿已经和今上撕破了脸皮,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他不得不谋划得更深远些。

  其实,对于颜昌坤来说,太子亡故并不会让他太难过,只是遗憾。

  如果太子继位,颜府的路更好走一些罢了。

  太子亡故了,还有其他的皇子,颜家依旧会屹立不倒,父亲却让颜府走上了绝路。

  今上虽然放了颜伯卿,颜昌坤却已经能觉察到杀气,就算那人再如何软弱无能,那也是皇帝。

  颜昌坤不离开洛阳也是有原因的,父亲和叔父弟弟们能外放为官,那颜家的女眷呢。女眷是走不了的。

  此时风云诡秘,他急需要一双眼睛,不让人发觉的眼睛。

  颜昌坤突然起身,走到书案边提笔蘸墨,雪白的布帛上龙飞凤舞落下几行字,待字干之后,他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匣子小心封装:“墨砚,进来。”

  墨砚是颜昌坤的贴身小厮,说是小厮,别看他长得温文儒雅,却有一身好功夫,他恭敬地立在颜昌坤面前,接过那个木匣子。

  “八百里加急送到三爷那里去。”

  “是。”

  ......

  一辆车队迎着朝阳出了丹阳城,曹青槐靠在软垫上,手持一卷书简,看得正认真。

  绣眼在一旁斟茶倒水:“小姐,已经出了丹阳城了。”

  曹青槐头都没有抬,点了点头,继续看手上的书简。

  “小姐休息一下吧,路还远着呢,仔细伤了眼睛。”

  在马车上看书简的确会发昏,曹青槐放下了书简,喝了一杯茶,然后看向一旁的木笼子,里面一只狗,一只乌鸦,倒也相安无事。

  本来只准备带小爷去洛阳的,谁知白虎就是紧跟着,干脆就一起带上了。

  小爷已经恢复了一些,见曹青槐看过来,它侧了侧脑袋:“穆堇怎么替我包扎的,真的是除了头能动,哪里都不能动。”

  去洛阳不可能带着叶大夫,但是小爷一路上也需要换药,穆堇是武人,会些简单的包扎,就跟着叶大夫学了两日,谁知还是把老大包成了这个鬼样子,曹青槐也是哭笑不得:“这样也好,省得你乱动,伤口难以痊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