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拉筋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7 2020.02.21 10:00

  透过宽阔的院子,曹璋看向廊庑下的那两个身影。

  那位女镖师看起来就不是好相与的模样,青槐趴在地上看不清她的表情,曹璋站在院子门口也跟着提着一口气。

  眼见着院子里的日晷渐渐下移,曹青槐依旧没有动,她强忍着,不愿就此屈服。这样的疼痛又如何与家破人亡,丧子之痛相提并论。她低着头,汗水已经迷蒙了双眼,只觉得浑身筋骨肌理被拉扯得断掉,这种疼几乎让她窒息,她却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曹青槐还活着。

  穆堇手持木棍,眼神复杂,已经半个时辰了,这位身娇肉贵的大小姐真的坚持下来了,不仅坚持了,竟然还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什么鬼。

  木棍在地砖上敲击了几下,穆堇微微咳了两声:“好了,今日先到这里吧。”

  话音刚落,曹青槐整个身子都软了,直接倒在地上。

  曹璋见状直接冲了进去:“青槐,青槐,你怎么了?”

  靛颏和绣眼也忍不住跟着进去了。

  只见曹青槐瘫软在地上,犹如一个破布娃娃,那个女镖师却一脸冷漠地立在一旁。

  曹青槐满头大汗,浑身已经湿透了,闭着眼睛,让曹璋心中一惊,竟然去探了探她的鼻息:“青槐,青槐。”

  靛颏和绣眼在一旁急得抹泪,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我的屋子在哪里?”穆堇问。

  曹青槐缓缓睁开眼睛,气若游丝:“靛颏,带师父去,去......”

  众人忙松了一口气,曹青槐还活着。

  曹璋几乎有些泪目,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当家人的气势:“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府里这么多的护卫难道保护不了你,小小年纪,心思怎么就那么重,以后该怎么办?”

  曹青槐已经说不出话了,她躺在地上慢慢喘息,任由曹璋在耳边喋喋不休,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恍若新生。

  这时韦仪走了进来:“三爷,二夫人那边让你去一趟。”

  曹璋看着曹青槐,一脸担心,嘱咐一旁的绣眼:“先让小姐缓一缓,差不多了再扶到屋子里去,你和靛颏动作轻些。还有,倘若那镖师实在太过了,你们一定要过来告知我,听到了吗?”

  绣眼点头:“是。”

  “青槐,那我先去你二婶那边了,你也悠着点,习武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曹青槐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脑袋看着曹璋,那双眼睛就像黑夜中最璀璨的星星一般,发着光。

  曹璋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真是疯了。

  赵氏在左厅等着曹璋,丫鬟仆妇都留在了门外。

  韦仪推开门时,里面传来赵氏的声音:“韦仪和三爷进来,其他人留在外面。”

  屋里除了赵氏,还有一人,只是那人从头到尾到用黑色的斗篷包裹起来,看不清容貌。

  门关上了。

  曹璋上前一揖:“二嫂。”

  赵氏点头:“青槐与我说了,想给你找一位影人,她要陪青骏去洛阳寻医的事情应该跟你说了吧?”

  “嗯。”

  “影人我已经给你找好了。”赵氏指了指一旁站着的人,那人缓缓解开了斗篷,露出了那张脸。

  看着那张脸,曹璋和韦仪倒吸一口凉气。

  那张脸竟然和曹璋有六七分相似之处。

  昨日才说的找影人,二嫂今日就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曹璋心中一惊,这位二嫂,看起来并不简单。

  赵氏微微一笑,走向那位影人,手在那人脸上一阵捣鼓,竟然撕下来一张面皮:“易容术而已,这易容术只可远观。”

  的确,乍然一看的确与曹璋有几分相似,但是细细看去却发现并不相似。

  曹璋觉得太神奇了,不自觉地上前接过赵氏递过来的面皮,惊叹道:“原来这世间真的有易容术。”

  “雕虫小技而已,只能骗得了一时。”赵氏看向那黑衣人:“暗影,这位就是三爷,三爷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是。”露出真容的暗影,竟然长得十分清秀,一双丹凤眼却透着狠戾,这样的人向来都花重金堆起来的。

  曹璋觉得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言语之间就有些犹豫:“二嫂!”

  赵氏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放心用吧。暗影的易容术能帮到你。”

  见赵氏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曹璋只能把心中的不安压在心里,这么短的功夫二嫂能寻来这么个人物已经十分不简单:“多谢二嫂。”

  赵氏站起身,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这个月底就安排青槐和青骏去洛阳,你抽空去隆昌镖局一趟,跟他们商议好行程,保证路途安全。”

  “好。”曹璋还是有些忧心:“现在我身边有了暗影,能不能让韦仪跟着他们,韦仪跟着,我才能放心。”

  赵氏却面无表情地看了曹璋一眼:“如今这种情况,你觉得他们还能做这高门大户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公子小姐?”

  曹璋心一沉,青槐是女子,青骏又是痴傻,二嫂这是要把他们丢出去历练,可是这种情况,虎狼环伺,怎能就这样掉以轻心。

  “只是去洛阳而已,一路都是官道,如果连这都迈不过去,往后的路,不走也罢。”赵氏留下这句话就直接扬长而去。

  曹璋愣愣地站在厅中,片刻之后才回过神,二婶这是不让曹府有任何弱点,青槐和青骏就是曹府的未来。

  “走吧,回去。”

  暗影重新把斗篷带上,随着曹璋和韦仪去了蘅芜院。

  曹青槐躺在廊庑的地砖下,缓了半个时辰才被绣眼扶着进了屋。

  仆妇们抬了热水进净室,一勺一勺的温水淋在曹青槐的身上,她靠着浴桶昏昏欲睡。

  “小姐,喝些水。”绣眼把水递到曹青槐的嘴边。

  曹青槐闭着眼喝了一口。

  这时靛颏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小姐好些没?”

  绣眼冲靠在浴桶里的曹青槐扬了扬下巴,这个女镖师也太厉害了些。

  “穆师傅说小姐沐浴之后,让我们替小姐按摩,这样能缓解些酸痛。”靛颏挽了袖子,拿了帕子替曹青槐清洗。

  水温适宜,靛颏动作轻柔,曹青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