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名单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0 2020.02.14 10:00

  宁寺人亲自把颜伯卿送到宫门外,看着颜伯卿撑着伞上了马车,欲言又止。

  透过层层的雨幕,颜伯卿从马车里看向宁寺人。

  两人的眉眼都染上了雨水。

  今日的颜伯卿让宁寺人恐惧,比暴跳如雷,大发雷霆更让他恐惧,颜伯卿竟然没有斥责陛下,而且竟然留下了姬宝林。

  放弃,宁寺人只能想到这两个字。

  颜伯卿放弃了陛下。

  颜伯卿放下了车帘子,颜府的马车消失在大雨之中,宁寺人撑着伞回了大业殿。

  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说笑声,一旁的小黄门接过宁寺人手中的雨伞。

  宁寺人理了理衣衫迈步走了进去,果然见姬宝林正在殿内与陛下谈笑。

  要说这姬宝林有何过人之处,只有一点,会说话,常常哄得陛下不知方向,她长得十分寡淡,身子也单薄,却有一张巧嘴。

  杨洵拥着姬宝林,姬宝林往他嘴里喂了一粒玄元丹,悄声说:“这药他受不住,但您是真龙天子,我陪您一起吃。”

  果真姬宝林也吃了一粒。

  宁寺人的耳朵一向灵敏,姬宝林的话还是传入了他的耳里,他面上不显,两只拢在袖子里的手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陛下,陛下这是疯了吗?如果颜将军知道了,他想都不敢想。

  杨洵吃了玄元丹,脸色有些绯红,似乎才注意到宁寺人:“送走颜将军了?”

  “是。”

  “颜将军今日可是有事,如此匆忙?”

  “似乎是颜夫人身子不适。”

  杨洵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只要这个颜伯卿不来训斥自己就行了,大隋朝有颜伯卿坐镇他放心。

  宁寺人却满脸忧虑地看着漫天大雨滂沱,这天,可真够坏的!

  ......

  雨太大,就算撑了伞,颜伯卿的衣裳还是湿了大半,他回府之后直奔梦溪堂。

  梦溪堂是颜昌坤的院子,颜伯卿的这个儿子,少年早慧,让人不容轻视。

  颜伯卿虽然是柱国将军,但是他常年领兵,呆在洛阳的日子少之又少,为了避免落下结党营私的口实,他鲜少与京官结交,要说这洛阳城的弯弯绕绕还是颜昌坤了解得清楚。

  颜昌坤年少有为,已经接了尚书省的任命文书,下月就要入尚书省,任尚书都令史。

  今日大雨,颜昌坤窝在梦溪堂研制茗草,父亲突然而至,他眉头微皱:“父亲可是有要事?”

  颜伯卿竟然都顾不得回去更衣就来了梦溪堂,可见是要事。

  屋里茗草在水中翻滚,香气扑鼻,颜伯卿焦灼的心渐渐平复下来:“你有多久没有见过太子了?”

  颜昌坤放下手中的长柄木勺,认真想了想:“也有两年未见了。”

  两年。两年足以发生太多的事情。

  当初颜徽嫁入皇家,颜伯卿就担心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看着一脸慎重的颜伯卿,颜昌坤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你母亲今日入了宫,平卉传信,说是太子病危。”

  “病危!”颜昌坤惊得脑袋发懵,他是世家子弟,从小被教育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是听到太子病危,他还是呆住了。

  颜家的功勋是颜家祖祖辈辈从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回来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攀附皇权,颜徽嫁入皇家也是先帝钦点的。

  先帝与颜伯卿是君臣,更是知己。当时心软,所以才造就今天的局面。

  太子病危,颜伯卿能袖手旁观吗?

  不能。

  颜家人很少与皇后太子接触,但他们都知道,太子是储君,将来会登上皇位,就算他们不想站位太子,也必须站,可是,现在太子病危,他们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颜伯卿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不闻不问是不是错了,这些年,颜徽是如何在那个吃人的皇宫里生存下来的,最后竟然落得太子病危的下场,他是柱国将军,护得了大隋朝的安危,却护不了自己的妹妹,护不了自己的外甥。

  宫里还真是一点口风都没有透。

  颜昌坤站起身,不惧外面的风雨:“父亲先回屋,我出去一趟。”

  颜伯卿知道这个儿子在洛阳有自己的门路,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出了梦溪堂。

  “大伯,大哥,你们去哪里?”

  廊庑之上,走过来的颜宗焘,眉眼竟然还带着笑意:“大哥,我正要找你呢。”

  颜伯卿和颜昌坤都停下了脚步。

  被颜伯卿看着,颜宗焘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起来,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大伯!”

  颜伯卿盯着他看了半晌,雨飘进了廊庑里,他突然说:“既然已经回洛阳了,好好收拾收拾,明日让人送你去鄯善。”

  平地一声惊雷,颜宗焘几乎跳起来:“我不去鄯善,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由不得你。”颜伯卿一甩袖,直接离开。

  颜宗焘想追上去,却又不敢,只能冲颜昌坤求情:“大哥,你帮帮我,跟大伯说说,我不去鄯善,丹阳,还是让我回丹阳吧。”

  “你还是乖乖地去鄯善吧。我有事先出去了。”

  “什么事,带上我。”

  “回去收拾行囊。”说完这句话,颜昌坤也匆匆离去了。

  颜宗焘真是后悔不迭,自己今天是发了什么疯来梦溪堂,撞到大伯的枪口了吧,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求娘了,这样想着,他一刻也不愿意再这里多呆。

  鄯善那个鬼地方,他才不要去。

  ......

  丹阳也迎来了雨季,连续几日雨都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曹青槐抄了一遍经书之后,靠在窗棂上看着外面雨打芭蕉,吐出了一口浊气。

  刘刖与曹府结亲也不知是福是祸,但是曹青槐知道,对于曹璋来说,刘刖绝对是他的福星。

  虽然还在孝期里,但是婚期定在八月十五,已经十分匆忙了。

  二婶已经在准备聘礼了。

  这时,靛颏从外面走了进来:“名单已经送过去了,二夫人已经把所有人召到前厅问话去了。”

  曹青槐点了点头,是该收网了。

  为了把府里的奸细捉出来,还真是多亏了小爷,那么多的乌鸦在府里蹲守,但凡有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它们的眼睛。

  这些魑魅魍魉被捉出来之后,曹府才是真的干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