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寻找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86 2020.01.14 10:00

  曹家的人一脸哀容地从山上下来了。

  女眷们回了府,曹璋还要去天籁阁去应酬宾客们,琉靖随侍左右。

  曹玦下葬时,方氏哭得已经昏觉过去了,曹青槐在马车里照顾她。

  “三叔!”曹青槐见曹璋就要进天籁阁,掀开车帘子喊了一声。

  曹璋转过身:“怎么了?”

  “我呆会想去南轩,三叔把琉靖留给我呗,书阁太高了,他能给我搭把手。”

  曹青槐说话时,若有似无地看向琉靖,果然在自己提到南轩二字时,琉靖神色有些不自然。

  曹璋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身边的随从除了琉靖还有五六个,加上丫鬟护卫仆妇,少说也有二十人,少一个琉靖也没有关系:“琉靖跟大小姐去吧,听大小姐吩咐。”

  “是。”琉靖躬身一礼,把手上的皮囊壶递给曹璋:“三爷,这是我泡的胖大海,你多喝些,注意嗓子。”

  曹璋笑着接过了皮囊壶,冲曹青槐笑了笑就进了天籁阁。

  琉靖恭敬地立在马车旁,曹青槐看了他一眼,放下了车窗帘子:“走吧。”

  车轮子轱辘轱辘往前,从榆林街直接进入蒹葭巷,然后丝毫不停地进了曹府。

  门在她们身后关上,从今日开始,曹府关门闭客,府中孝期三月,而曹青槐与方氏需在怀麓院守孝三年。

  所以,曹青槐今日必须确定一件事情。

  回了府,曹青槐让琉靖在南轩的门口等自己,她去怀麓院安置了方氏,然后马不停蹄地回了槐簃。

  “绣眼!”

  “小姐!”

  “事情办妥了吗?”

  “妥了!”

  今日曹玦出殡,曹青槐却把绣眼留在了府中,靛颏本来还有些不解,此刻明白了,原来小姐有事情交代给绣眼。

  “好。靛颏留在槐簃,绣眼陪我走一趟。”曹青槐吩咐道。

  “是。”

  绣眼和靛颏一同领命。

  曹青槐衣裳都没有换,领着绣眼就往南轩去。

  因为胡妈妈与另外两个婆子在南轩斗殴而亡,南轩就被曹璋封了起来,日夜安排了护卫把守。

  远远地就看见琉靖等在门口。

  曹青槐露出一个笑容:“今日就麻烦你了。”

  “听小姐差遣。”

  “好了,我们进去吧。”曹青槐出示了自己的腰牌,门口的护卫就放他们进去了。

  一进入南轩,映入眼帘的是一直延伸到屋顶的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地放满了书简书册,阳光从琉璃窗透进来,尘埃在阳光下飞舞。

  穿过一排又一排的书架,里面一间方寸的斗室,那里是曹玦的书案。

  书案上堆积的公文书信都已经被封存,曹青槐却直接把那些布袋子扯开。

  琉靖一惊:“大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是我三叔最信赖的人,那就是我最信赖的人,让你来南轩,就是帮我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块印章,你帮我找一下,非常重要。”曹青槐装作漫不经心地在书案上翻找:“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我娘让我找的,可是南轩这么大,我如何能找到。”

  “小姐,南轩虽然大,我们慢慢寻一定能寻到的。”

  “好吧。那就交给你和绣眼了,我几夜都没睡好了,在旁边补个觉。”

  “嗯,小姐去吧,好好歇一歇。”

  曹青槐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出了斗室,在窗下的罗汉床上靠着大大迎枕就睡下了。

  “琉靖,怎么找?”绣眼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琉靖见曹青槐果然是累了,冲绣眼一笑:“南轩太大了,我们分开找吧。”

  “好。”

  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找了起来。

  满屋子的书简,要在里面找一块印章犹如大海捞针,琉靖先去了斗室,翻找了一通,没有任何印章的踪迹,他只能一层一层书架找。

  绣眼找了个把时辰就有些不耐烦了:“琉靖,这样找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胳膊都累了。”

  书简很重,每个书简都要翻到,就害怕印章藏在什么角落里。

  “行了,你去歇着我,我来找,找到了喊你。”琉靖十分善解人意。

  绣眼一脸喜悦:“那我寻个角落靠一靠,你莫要告诉大小姐。”

  “知道,去吧。”

  绣眼果然找了一个角落,靠着书架就睡着了。

  琉靖坐在梯凳上,不管是曹青槐和绣眼都应收眼底,见她们两个果然累得睡着了,他松了一口气。

  太阳渐渐西移,琉靖不敢耽搁,加快了寻找的进度,眼神四处搜寻,双手四下摸索......

  却不知道,有两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后背。

  南轩着实大,但是因为里面存着大量的书简公文,害怕走水,所以夜晚一般不让人逗留。

  琉靖越发着急了,一层一层的书架,犹如大海捞针......

  夕阳从琉璃窗照进来,整个南轩五彩斑斓,眼角突然捕捉到一丝光亮,琉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水晶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块印章。

  琉靖的手心都沁出了汗水,他的手覆盖在水晶盒子上,然后回头看了看,见曹青槐和绣眼睡得十分安详,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一把把水晶盒子塞进了袖子里,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在南轩翻找。

  南轩的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之后,门口的护卫敲了敲门:“小姐,南轩要封门了。”

  曹青槐就像突然被惊醒一样,直接坐了起来:“什么时辰的?”

  “酉时三刻了。”门口的护卫回答。

  绣眼也醒了,她一脸惊慌地看向琉靖,小声问道:“找到没?”

  琉靖无奈地摊了摊手,摇头。

  绣眼十分失望。

  “琉靖,绣眼,找到了吗?”曹青槐的声音传来。

  琉靖和绣眼从书架里转了出来,两人都有些愧疚:“小姐,未曾找到。”

  曹青槐伸了一个懒腰:“没找到就算了,说不定在别的地方,找了这些功夫,我也能回去跟娘交差了,行了,走吧。”

  琉靖和绣眼垂头丧气的。

  曹青槐领着他们出了南轩,在游廊上就跟琉靖说:“今日辛苦你了,你回蘅芜院吧,也不知道三叔回了没?”

  “未能替小姐成事,当不得辛苦。”琉靖十分愧疚。

  曹青槐安慰他:“没事,绣眼不是也没找到吗?我再去别的地方寻,多谢你了。”

  琉靖再三告罪,之后就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