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捅破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6 2020.02.24 10:00

  “昨日青骏那里有些不好,倒顾不上你这里了,小爷怎么样了?”赵氏入了槐簃,径直进了内室。

  叶大夫刚刚过来给小爷换了膏药,重新包扎后小爷睁开了眼睛。

  昏睡了一夜,小爷似乎好些了,曹青槐看着它的眼睛:“你好些没。”

  小爷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没有说话。

  此时,赵氏走了进来,盯着小爷看了半晌:“小爷醒了,是没事了吗?”

  曹青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了小爷一眼,然后请赵氏出了内室。

  “青骏怎么不好了?”

  “也没什么,吃了些药就好多了。”

  曹青槐点了点头,但是眼睛却不时往内室看去,她还是有些担心小爷。

  “镖局那边我已经让你三叔派人说好了。他们安排一下,后日就能出发。”

  “不是说月底出发吗?”

  “青骏的身子时好时坏,再耽误不了了。”

  “好。”曹青槐看着赵氏,犹豫了半晌:“我想把小爷也带着,说不定......”

  “带着吧。”不待曹青槐解释,赵氏就答应了:“它也是因为曹府受伤的,只是吴王如今正在京城,你们此番入京,还是避着些。”

  “嗯。”曹青槐轻轻地应了一声,但是她知道自己心中的仇恨已经生根发芽,恨不得即刻就杀死吴王,鱼死网破的决绝某一瞬间竟然吓到了自己。

  “白虎!”绣眼突然惊叫了一声。

  曹青槐的眼睛瞟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直接窜进了内室,她吓了一跳,那只叫白虎的松狮狗与小爷可是有仇的,此刻的小爷经不起丁点的伤害。

  曹青槐拔腿就跑进了内室。

  靛颏和绣眼紧随其后。

  只是进入了内室,大家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止住了脚步。

  白虎跳上了床,趴在小爷身边,一狗一鸟,就那样依靠着,竟然让人有岁月静好的错觉。

  曹青槐露出一个笑容:“绣眼,你在这里看着,记得给它们喂食喂水。”

  “是。”

  “大小姐!”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该做早课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曹青槐身子本能地一抖。

  不要曹青槐说,赵氏听到也立马告辞,昨日她可是见识了这位女镖师的严格,实在是看不了。

  曹青槐从内室出来,就见穆堇站在门口,阳光落在她身后。

  “穆师父稍等,容我换身衣裳。”

  穆堇点头。

  ......

  整个洛阳城因为柱国将军颜伯卿闯入东宫而风声鹤唳。

  颜伯卿被下了大狱,皇后颜徽在大业殿门口跪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让今上心软。

  颜伯卿硬闯东宫,东宫的秘密就隐藏不住了。

  今上竟然让太子试药两年之久,而现在的太子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真的是耸人听闻。太子是大隋朝的未来,陛下竟然如此不管不顾,荒唐至极,朝廷上下斥责声不止,就算今上想压也压不住。

  洛阳的天牢向来让人闻风丧胆,即使是六月天,进入这天牢也让人浑身发凉。

  各种哀嚎不断,如鬼魅的身影,观之胆寒的刑具......

  一身锦衣的刘培却一脸坦然地站在颜伯卿的面前:“这样了,你还要坚持吗?”

  即使是在天牢里,被刘培居高临下地看着,柱国将军的气势却丝毫不弱,颜伯卿只淡淡地抬眼:“牢房污秽之地,莫脏了王爷的鞋。”

  刘培支走了身边的人,蹲下身,目光与颜伯卿持平:“颜伯卿,你是不是傻,这样的陛下,你还要护着吗?”

  颜伯卿看着他,吐出一个字“滚!”

  刘培的脸变成了猪肝色,他眼神狠戾,缓缓起身:“既然如此,那就莫怪我无情无义了。”

  “请便!”

  刘培拂袖而去,牢房又重新关上了,颜伯卿闭目养神。

  大业殿门外,颜徽已经跪得摇摇欲坠,平卉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泪如雨下:“娘娘,都是我的错,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多嘴了。”

  颜伯卿此番,根本就没有顾及今上的面子。

  东宫的事情就那样如那长了翅膀的鸟儿一般飞得满洛阳都知道了,不消几日,整个大隋朝都知道了今上的荒唐事。

  颜徽却一脸坚毅,她后悔,后悔把太子教得太过刚正,两年,太子瞒了她两年,等她得到消息时,已经回天乏术了。

  试药,那么多的药,他小小的身子是如何承受的,颜徽喉头哽噎,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这宫里,从来都不相信眼泪。

  大业殿的门还是没有开,颜徽撑着平卉的臂膀缓缓站了起来,天边的星星渐渐隐去,霞光万道,染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可是,她的儿子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

  “回去吧。”颜徽最后看了一眼大业殿,回了含章殿。

  此刻,刘培正由一位寺人领着走了过来,看见颜徽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

  那寺人在大业殿门口禀告:“陛下,吴王到了。”

  门开了,露出了宁寺人那张憔悴的脸:“陛下一夜未睡,王爷可是有事?”

  “嗯,有要事禀明陛下。”

  宁寺人请刘培进了内殿,就见杨洵枯坐在龙椅上,听到动静也没有抬头,他此刻也看着窗外的霞光。

  有多久,他未曾注意这样的美景了?每日沉溺在姬宝林的丹药之中,做着飞升的美梦,如今自己拼命隐藏的秘密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的面前,藏无可藏,可恨,颜伯卿实在太可恨了......

  可是,太子真的要死了,吃了那么多丹药,未曾飞升却奄奄一息。

  他哪里是不见颜徽,他是没有脸面见。

  “陛下!”吴王刘培恭敬地行了大礼。

  杨洵这才木讷地转过脑袋:“何事?”

  刘培往四下看了一眼。

  杨洵冲宁寺人点了点头。

  宁寺人立刻让屋里伺候的寺人和宫女退下了。

  “吴王说吧。”

  这件事似乎十分难于启齿,刘培犹豫了一会才说:“陛下知道,刖儿如今在丹阳,我抽空也会去看看她。”

  杨洵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当时正赶上曹家大爷的葬礼,整个丹阳城几乎都去祭拜了。”

  “这倒无甚特别的,只是,其中有一人,倒让臣不得不多想。”

  “谁?”刘洵身子前倾。

  “颜家大公子,颜昌坤亲自去祭拜了曹家大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