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影人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2 2020.02.19 10:00

  “良尝学礼淮阳,东见仓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张良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曹青槐徐徐地说出了《留侯世家》中的一段记载。

  曹璋不解,问道:“何意?”

  “三叔可知留侯为何会误中副车?”

  “始皇帝出行,车马成千上万,失手也并不稀奇。”

  曹青槐摇头:“那可是留侯张良。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的留侯张良。”

  “青槐,你到底要说什么?”

  “留侯被迷惑而失手,盖因那副车与始皇帝的车舆别无二致,而且......”

  “而且什么?”

  “副车里有一位影人,那影人替始皇帝受了死。”

  一阵微风从窗户吹进来,烛火闪烁,曹璋眉头紧锁,对于留侯张良刺杀秦皇帝的事迹史书多有记载,留侯张良一生功绩无数,所以对于这次失手,后人多有揣测,只是曹青槐的猜想着实让他有些惊讶:“你为何会这样认为?”

  “始皇帝经过了无数次的刺杀,却都能化险为夷。”曹青槐盯着烛台上的烛火,眼里在发光。

  “青槐!”

  “三叔,你也需要一位影人。”

  “影人?没必要吧,况且去哪里找与我相似之人?”

  “并不需要相似,只需神似就行,只要韦仪跟在那人身边就能迷惑外人。”

  曹璋这才明白曹青槐的良苦用心:“青槐,我不会死的,真的。”

  “我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

  接二连三的打击着实让曹青槐有些杯弓蛇影,曹璋也有些无奈。

  “笃、笃、笃!”响起了敲门声。

  韦仪转身开了门,只见一位护卫出现在门口,俯身说了几句话。

  韦仪点头,重新关了门。

  “周管事横死街头!”

  一句话犹如惊雷。

  当初曹璋放周管事离开之后,派人盯梢,就想顺藤摸瓜,没想到,周管事却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横死了。

  “三叔,你需要一位影人。”

  影人只在史书中有记载,培养一位影人哪里有那么容易,除了怕被识破之外,还怕被反噬。

  影人势必要替曹璋出面处理府中产业和庶务,难免不会弄巧成拙。

  也不能太过投鼠忌器。

  “三叔,上次我说我梦到了丹阳县主落水,你知道我还梦到了什么吗?”

  “什么?”

  “你新婚之夜暴毙而亡,有人冒充你死而复生,鸠占鹊巢。我被嫁去了鄯善,我娘亲中毒而亡,曹府败了。”前世的点点滴滴日夜都蚕食着曹青槐,她怕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还会悲剧重演,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她守着这个秘密,妄想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却发现,在皇权面前,自己如蝼蚁一般渺小。

  她做不了什么,那就只能一直补窟窿。

  曹璋新婚之夜暴毙,那就不让他娶王家族女。

  可是,却发现曹璋是被下了五石散。

  以为娶了丹阳县主就能逃过一劫,却惹来更大的麻烦。

  有人图谋曹府的产业,以为只要避开,不给人机会就行了。

  却发现,是吴王虎视眈眈,图谋的岂止是产业,而且有金矿。

  一座虚无缥缈的金矿。

  如今,日子渐渐逼近,她知道吴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只能让曹璋安排影人,这样或许能死里逃生,迷惑住吴王。

  吴王是他们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的人,他们只能自保。

  一个梦,能当真吗?曹璋一脸震惊,难怪青槐总是心事重重,原来心中压了这么大一块石头。

  梦不是真的吗?那又如何解释青槐的未卜先知?毕竟丹阳县主是真的落水了。

  自己真的会死吗?因为害怕自己死,青槐才绞尽脑汁想出影人这个法子,曹璋一脸怜惜地看着曹青槐:“好。三叔答应你。”

  就算安排影人有一万种弊端,但是只要有机会能让曹璋活下来,曹青槐都愿意去试。

  曹青槐突然泪盈于睫,金矿的打击对她太大了,根本就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要么被吴王吞噬,要么被朝廷抄家灭门,就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可是谁都救不了。

  曹璋上前轻轻拍了拍曹青槐的脑袋:“青槐,你受苦了。”

  世人都希望梦想成真,可是,如果那是一个噩梦呢?

  一句话让曹青槐泪如泉涌,这些日子心中积累的痛苦如泄洪一般,喷涌而至,她坐在椅子上,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

  曹璋坐在她身边:“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们一家人都要在一起,就算是死,一家人在黄泉路上也能做个伴。”

  是啊,反正自己死过一回了,竟然老天爷不让她活,再死一次也无妨,曹青槐抹了一把眼泪:“好。正好可以见到爹爹。”

  曹璋笑着拿出一个帕子替曹青槐擦鼻涕眼泪:“你看你,都是大姑娘了,还像个小孩子。”

  擦完脸,韦仪给曹璋递了一杯水,喝完水,她才平复心情:“二婶让我陪青骏去洛阳寻医,估计这些日子就要启程。”

  寻医的事情之前已经说过,只是因为府中人员不安全,所以才迟迟没有动身。

  曹璋点头,这个时候两个孩子出去避一避也是好的:“我让韦仪护送你们去洛阳。”

  “不行。三叔,你一定要安排好影人,等你安排好影人我再离开,韦仪和府里的护卫都留下,我和青骏去洛阳雇镖局的人就行了。”曹青槐知道,曹璋对于整个曹府来说有多重要。

  吴王觊觎曹府的金矿,肯定对于那座金矿还没有线索,所以才会采取怀柔政策,否则,早就把整个曹府灭门了。

  如此,应该不会对两个孩子不利,而且这种情况,外面比府里安全。

  曹青骏去洛阳寻医,这个理由也正合适,毕竟整个丹阳都知道曹府二爷和大少爷都是痴傻。

  曹府人丁单薄,大爷去世之后,只有一个三爷能主事,此刻迫切地要治愈大少爷也是可以谅解的。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只是影人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这件事情我会和二嫂商量,最好不要耽误了青骏。”

  “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