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姬宝林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65 2020.02.09 10:00

  戌正时分,离宵禁还有半个时辰,洛阳城的街上已经鲜有人烟,一辆马车沿着定鼎门大街直接进了宫城。

  柱国将军颜伯卿穿一身常服虎着脸坐在马车里,陛下身边的寺人到府上传话,今日吴王入宫,陛下邀自己入宫饮酒。

  对于这个吴王,颜伯卿向来没有好脸色,他常年征战沙场,只是坐在马车里混身也弥漫着杀气。颜昌坤和颜宗焘昨日就回了府,丹阳的事情自然也向自己禀告了,他心中冷笑连连,吴王这是当大家傻吗?这种小伎俩也能骗得了人。

  今上居大业殿,马车到了大业殿的门口,颜伯卿就下了马车。

  身着朱色官服的宁寺官手持拂尘满脸笑意地迎了出来:“颜大人终于来了,可是让陛下好等啊。”

  颜伯卿笑着拱了拱手:“劳烦寺官带路。”

  颜伯卿穿着石青色的圆领长袍,这一笑,整个人的气质温和了不少,不像一位大将军,倒像一位温文儒雅的文官。

  “颜大人请。”

  颜伯卿与宁寺人并肩往里走,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陛下与吴王在流殇亭饮酒。”

  听到流殇亭三个字,颜伯卿的眉头就一皱,今上是东宫太子时,克己复礼,忧国忧民,可是一朝登上了帝位,整个人就有些飘飘然了,不仅常常在宫中大办宴席,还修建了不少庭院以供寻欢作乐。

  这流殇亭就是今上如今流连忘返的去处。

  不仅极尽奢华,每每在席间,今上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放浪形骸,常常让颜伯卿忧心不已,人怎会如此善变呢。

  宁寺人见颜伯卿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才说:“陛下这些日子似乎又在服用玄元丹。”

  提起这个,颜伯卿就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什么玄元丹,不就是五石散吗?难不成改个名字就成了圣药?”

  宁寺人本来就希望颜伯卿能去劝劝陛下,这五石散吃多了逃不过一个死字,他跟着今上在东宫熬了二十年,好不容易熬到头了,没想到今上却染上了这等恶习:“我等都劝了,只是陛下哪里会听啊。”

  “怎么就染上了这个了呢,可知是何人撺掇陛下的?”

  宁寺人欲言又止。

  “寺人就说吧。”

  “是宜春院的姬宝林。”

  “姬宝林?什么时候有的这个宝林?”

  宁寺人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宫里的事情要少问,颜伯卿自然知晓,也没有继续问,只能抽空让自己的夫人入宫问问皇后,这个姬宝林又是何方神圣。

  走了一刻钟,就听到了水流声,远远地就看见流殇亭灯火通明,人影憧憧。

  宁寺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颜大人,请。”

  颜伯卿点了点头,就往流殇亭走去,穿过廊庑,却看见一群宫娥簇拥着一位女子迎面走来,颜伯卿立刻避让到一旁。

  那女子一边走,一边与旁边的宫娥说着话,脚步轻快,穿一身粉色的薄纱,姣好的身姿若隐若现。

  颜伯卿抬眼看去,当看到那张脸时,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了那位女子的胳膊。

  突然出现的颜伯卿让宫娥们吓得四下逃窜:“刺客,刺客!”

  当看到那位女子时,寺官心里已经十分忐忑了,只盼望颜伯卿没有认出来,但是这廊庑的灯笼太亮了,他忙上前阻止:“误会,误会,误会!”

  那位女子的手腕被颜伯卿捏住了,她想惊叫,但是看到颜伯卿那张脸,已经到了嘴边的尖叫声直接被她咽下去了,她满眼惊慌地看向宁寺人:“寺人,救命。”

  宁寺人急得直跺脚:“颜大人,松手,松手,这位是姬宝林。”

  颜伯卿扫了一眼宁寺人,那眼神杀气腾腾,他毫无怜惜之意,直接抓着姬宝林,就像抓着一条狗一样,直接闯进了流殇亭。

  守在门口的内卫禁军直接冲了过来,手中的长枪纷纷指向颜伯卿。

  宁寺人忙在一旁安抚众人:“误会,误会,陛下召颜大人进宫饮酒。”

  见来人的确去颜伯卿,柴校尉一身银色铠甲,打量着颜伯卿:“颜大人这是作甚?”

  颜伯卿竟然全然不顾,直接拎着姬宝林就往前闯。

  柴校尉吓了一跳,这位柱国将军是不要命了吗?

  “让开,让开。”柴校尉怕伤了颜伯卿,忙让内卫们让开。

  颜伯卿长驱直入,今日的宴席,今上邀请了不少朝廷重臣,此刻的流殇亭歌舞礼乐,一派升平之象。

  皇帝手持酒壶在席间穿梭,衣衫敞开,脚步虚浮。

  席间已经少有清醒之人,就算颜伯卿闯进来,那些人也恍若未觉,不是谈笑饮酒,就是仰天高歌,像一群疯子。

  颜伯卿越过人群,直接走到皇帝的身边,把手中的姬宝林扔到皇帝的面前:“陛下,她怎么成了姬宝林?”

  皇帝已经迷迷糊糊,听到声音,茫然的转过头,见是颜伯卿,忙笑着去携他的胳膊:“颜爱卿来了?来,饮酒,饮酒。”

  颜伯卿不为所动,踢了姬宝林一脚:“陛下,她怎么在这里?”

  姬宝林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皇帝这才低头看向姬宝林:“不是让你离开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这正是我要问陛下的。”颜伯卿一脸阴沉:“先帝的司药女官怎么成了陛下的姬宝林?”

  先帝二字让皇帝身子一抖,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舌头有些打结:“这个,这个,颜爱卿听我讲,听我讲。”

  “好。那陛下说吧。”颜伯卿看着皇帝。

  皇帝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姬宝林,气不打一出来,直接把手上的酒壶掷到她的身上:“还不滚?”

  姬宝林赶紧爬起来冲出了流殇亭。

  颜伯卿也没有拦。

  气氛有些尴尬,皇帝拉颜伯卿在一旁的蒲团上坐下:“这件事爱卿要听我慢慢说。”

  颜伯卿没有说话。

  皇帝给他斟酒:“颜爱卿,你这人就是太较真了,我新得了一罐玄元丹,你要不要试一试,这玄元丹只要食用九九八十一日就能飞升成仙,爱卿,来,我们一起食用,到时候去了天界也是君臣。”

  颜伯卿只觉得自己头上青筋直冒,五指收成了拳头,这样荒唐的陛下和朝臣,这样的朝廷还能活多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