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金矿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44 2020.02.15 10:00

  大雨滂沱,曹府前厅的院子里站满了人。

  二夫人赵氏坐在廊下,她长得本来就有些刻薄,不笑的时候更显凶相。

  一百多位丫鬟仆妇仆人乌泱泱地淋着雨,赵氏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赵氏气定神闲地翻看着手上的名册,早就听说青槐屋里的那只乌鸦神通广大,没想到真的有了这个名册。

  眼见着差不多了,赵氏把名册递给一旁的丫鬟:“念。”

  “浆洗房。周婆子、杨婆子、菊仙......”

  “厨房。蒋婆子、顾婆子。”

  “门房。查羽、欧浩、元四......”

  “世安院......”

  “怀麓院......”

  ......

  整个曹府,各个院子都无法幸免。韦仪穿一身蓑衣,腰间挂着大刀,带着一帮护卫巡视,但凡出现在名单的人就被拎了出来。

  顿时一片哭天抹泪。

  一百来人,拎出来一半,赵氏放下手中的茶盏:“麻烦韦管事了,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是。”

  这时,那位念名册的丫鬟把名册往赵氏面前送了送,似乎在征询她的意见。

  赵氏垂下眼睑,点了点头。

  “秦护卫,李护卫。”

  “周管事。”

  韦仪一愣,没有想到这帮护卫里也出了奸细,他转身看过去,就准备上前抓人。

  秦护卫和李护卫却先发制人,手中的刀直接朝周管事砍过去,韦仪迅速地移动身体,抽出刀替周管事挡了这一击。

  周管事刚刚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有些发懵,然后眼角就看到两道白光。

  接着是兵器相撞的声音,他惊魂未定地看向秦护卫和李护卫,他们这是要自己的命。

  韦仪和两位护卫缠斗在一起,其他的护卫见状立刻上来相助,院子里一下子就乱了。

  赵氏腾地站起身:“关门,谁要出这个院子,格杀勿论。”

  从赵氏身后走出两位身姿挺拔的女子,她们穿一身紧口胡服,英姿煞爽,手持利剑,就这样闯入了雨中,直接守在了门口,两人神情肃穆,宛如人间修罗。

  本来还有人想趁乱离开,可是看向站在门口的修罗,谁也不敢动了。

  秦护卫和李护卫节节败退,两人退到了墙根。

  李护卫突然蹲下身子。

  秦护卫迅速地踩上他的肩膀,只需一跃就能跳出院墙。

  韦仪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弯弓搭箭,那箭穿过层层的雨幕,直接射入秦护卫的大腿根部,他就如一只断翅的鸟儿直接摔落在地,顿时鲜血蔓延。

  “绑起来。”韦仪一声令下。

  护卫们一拥而上,秦护卫和李护卫都被捉了起来,连同那些被点名的奸细全部被带入刑房。

  “周管事,走吧。”韦仪把手中的弓递给身后的护卫。

  周管事受了惊吓,并不敢和这群人去刑房,按这种情况,即使不被韦仪的酷刑折磨致死,也会被秦护卫和李护卫杀死,他突然跪在地上:“二夫人,我要见三爷。”

  “三爷已经把今日之事交给我处置。”曹璋一向心软,所以今日并没有到场,赵氏也不准备让这些人见到他。

  “我有要事禀告。”

  赵氏双眼微眯:“什么要事?”

  “如今三爷才是曹府的当家主事人,只有三爷来了我才会说。”

  ......

  槐簃笼罩在烟雨之中。前厅的消息不时传回来,靛颏和绣眼两人换着跑。

  今日所有的下人都去了前厅,曹青槐只留了靛颏和绣眼在身边伺候。

  “周管事说有要事禀告,非要跟三爷说。”江南的雨下得缠绵悱恻,绣眼收了伞,鞋子已经打湿了。

  “二婶怎么说?”

  “二夫人让人去请三爷了。”

  曹青槐点了点头,站起身:“我进屋睡一会,前厅有二婶我放心。”

  靛颏和绣眼就拥着曹青槐往内室去。

  “大小姐!”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曹青槐止住了脚步:“去看看,谁来了。”

  绣眼的鞋子已经湿了,反正是湿了,也不在乎多走这一趟:“我去看看。”

  过一会,绣眼领着那个丫鬟走进来:“是二夫人身边的人。”

  “二夫人和三爷都在前厅,请大小姐过去。”那丫鬟行了个福礼。

  “好。”

  只怕周管事那边的确说了什么要不得的事情,否则也不会把自己请过去。

  前厅的人已经散去了,除了被护卫带走的奸细,其他的人都回屋换衣裳了,今日可真是太险了,被韦仪带走的基本上就回来不了了。

  劫后余生的仆人们三三两两地出了前厅,路上遇到曹青槐纷纷停下来行礼,经此一事,大家更加谨慎,生怕出了丁点差池。

  曹青槐直接进了左厅,靛颏和绣眼都留在了门外,门在她身后关上了。

  因为下雨,天色十分暗,屋里点了灯。

  曹璋坐在首座,他身边立着韦仪,看见曹青槐来了就招了招手:“来,坐你二婶身边。”

  曹青槐行了一礼就坐在赵氏身边。

  周管事跪在厅中。

  “好了。说吧。”

  周管事哆哆嗦嗦,今日算是劫后余生:“金矿。曹府有一座金矿。”

  金矿?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

  金矿向来都是朝廷的,私自开采金矿是死罪。

  曹璋吞了吞唾液:“你细细说来。”

  周管事却摇了摇头:“其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府中如此多的细作就是为了那座金矿。”

  曹府有一座的金矿的事情,在场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如果不是周管事说,他们根本不会知晓。

  难怪曹府被人虎视眈眈,一座金矿,那可是泼天的富贵,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那周管事是受何人指使的?”在听到金矿二字之后,曹青槐才明白这一切,一座金矿是金子,更是军备,难怪吴王势在必得,更是杀了爹爹。前世,曹府就被那些人悄无声息地捏在了手心,不动声色。

  周管事摇头:“不知。我只收过那人一百两银子,那人让我留在府里。所以大爷上次出门,我就寻了个缘由留在府里。”

  因为周管事为他们所用,所以就留了一条命。

  “他们是谁我不知道,但是却无处不在。”周管事瑟瑟发抖。

  “你还知道什么?”

  “私印,他们让我寻大爷的私印,我猜那私印与金矿有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