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守候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34 2020.02.23 10:00

  靛颏在前面拎着灯笼,三人出了槐簃。

  曹青槐这才注意叶大夫衣衫皱巴巴的,束发也都散了,有些忧心:“叶大夫,可是出了什么事?”

  提起这事,叶大夫觉得一脸晦气,今日他在医馆里炮制药材,却突然被两个彪形大汉强行带到了县主府:“是被一位寺人让人带到了县主府,吕大夫,施大夫都在。”

  “县主请你们去干什么?”

  叶大夫摇头:“不是县主,我们被关在偏院,是县主闹了一场那寺人才把我们放了。”

  “那寺人带你们去可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哎,真是晦气啊。”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就到了二门,曹青槐止住了脚步:“我那只乌鸦真的飞不了了?”

  叶大夫叹了一口气:“他双翅里的筋脉已经全都断了,翅膀虽说还在,以后却会慢慢萎缩。”

  一口气压在曹青槐的心间,不上不下,她点了点头:“今日辛苦您了。靛颏,送叶大夫出门。”

  “是。”

  叶大夫冲曹青槐拱了拱手就随着靛颏出去了。

  曹青槐在原地站了片刻,气喘吁吁,她握紧拳头,冲着虚空挥了几拳,然后整个人蹲在地上,泪流满面。

  欺人太甚,吴王实在太欺人太甚!

  “青槐!”

  曹青槐赶紧站起身,暗中擦了擦眼泪,就见韦仪拎着灯笼,身后是曹璋:“三叔!”

  曹璋身子往旁边一让,露出了身后的老者,那老者发须皆白,慈眉善目的模样。

  “这位是我让人从扬州请的大夫过来,老大现在怎么样了?”

  曹青槐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叶大夫已经看过,说,说老大再也飞不了了。”

  “康大夫是扬州名医,此番能请到他也是机缘,劳烦康大夫去看一看吧。”曹璋摸了摸曹青槐的头:“你带路。”

  曹璋冲康大夫行了一个福礼:“麻烦您了。”

  康大夫摆了摆手:“叶大夫虽然年轻,医术却十分精湛,我在扬州也知道他,他说飞不了,就是真的就飞不了了,我看不看都是一样。”

  “反正您也来了,看一下也无妨。”曹璋躬身一揖。

  康大夫一脸无奈:“罢了,罢了,去看一眼吧。”

  等到了槐簃,康大夫仔细看了看老大,末了点头:“叶大夫果然名不虚传,他医治这些鸟兽果然有一手,这种包扎手法,没有比他更好的了。”

  曹青槐心顿时一凉,扬州来的大夫都没有办法,那就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曹璋见曹青槐呆楞着,忙让韦仪送康大夫出去:“今日已经晚了,康大夫在天籁阁住一晚,明早我让人送您回扬州可好?”

  “好,好。”康大夫年纪大了,从扬州到丹阳,距离不远也不近。

  韦仪领着康大夫出去了,曹璋就看向曹青槐:“你也莫要担心。你和青骏不是要去洛阳寻医吗,说不定能治小爷呢,而且,实在不行,我们养它一辈子。”

  曹青槐不是小爷,却知道小爷一定不愿意这样被人养一辈子:“我让人贴了告示,曹府收活的乌鸦,一贯银子一只。”

  曹璋点头:“我也听说了有人半贯银子收乌鸦的事情,现在整个丹阳都在捕杀,既然阻止不了,我们就收活的。”

  “正好百鸟苑空了出来。”

  ......

  第二日一早,靛颏就从外面回来了,竟然带着笑意:“小姐,还是县主厉害,县主今日出了公文,不允许丹阳百姓捕杀乌鸦,之前赏银的告示也一并都被撤下了。”

  曹青槐松了一口气,心中一软,这位丹阳县主......真是太遗憾了。

  丹阳是县主的封地,她的公文还是有用的,曹青槐去看了看小爷,见它呼吸平稳:“叶大夫呢,叶大夫什么时候来?”

  “医馆里人满为患,叶大夫说巳正就过来。”

  曹青槐皱眉:“怎么就人满为患了呢?”

  “哎,听说都是去山上捉乌鸦摔伤的,这些人,都是活该。”靛颏一脸鄙夷:“还有因为抢乌鸦大打出手的,爬树摔断腿的,太可恶了。”

  “的确是自作孽。”

  “小姐,您先去睡一会吧,一晚上您都起了好些次了,叶大夫来了我喊您。”

  曹青槐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小爷,自己睡在罗汉床上,但是晚上总是突然惊醒,害怕小爷出意外,所以总是起来查看。

  “不用了,反正也睡不着,绣眼去厨房拿早膳了,吃完早膳也差不多巳正了。”

  靛颏点头,然后伺候曹青槐洗漱更衣。

  太阳炙烤着大地,靛颏趁着天还没有亮就出门了一趟,此刻太阳一出来,感觉整个屋子都如蒸笼一般。

  “待会让人送个冰鉴过来,放到屋里去。”因为在守孝,就算多热,曹青槐屋里都没有放冰鉴,现在看着明晃晃的太阳有些担心老大,老大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样炎热,只怕会受不了。

  “昨天你去二房传话了没?”

  靛颏点头:“去了,不过没有见到二夫人,只跟门口的婆子说了一声。”

  二房到现在都没有信,曹青槐蹙眉:“你待会再去看看。”

  “是。”

  ......

  二房的暗室里,硕大的夜明珠让里面一片明亮。

  “消息可属实?”屏风后面的声音略显冷清,却不冷酷。

  赵氏恭敬地束手立在一旁:“的确属实。而且......”

  “而且什么?”

  “颜伯卿闯进了东宫,此刻已经被下了大狱。”

  今上也太荒唐了。

  “安排青槐和青骏尽快入京。”

  “现在入京会不会......”

  “太子只怕不行了,怎么说也是青骏的哥哥,去送一程也是好的。”

  “是。”

  “六爷还有什么需要嘱咐青骏的?”

  “并无。”

  赵氏行了跪拜之礼,出了暗室,却站在门口转身望了望那个身影,一个人需要多么大的耐力才能在里面一呆就是二十年,有些人不得不躲在黑暗里,可是,有些人高坐庙堂,却荒唐无道,这世道,就是如此不公。

  等赵氏从小佛堂出来,贴身丫鬟过来禀告:“大小姐身边的靛颏刚刚又来了一趟。”

  赵氏点头:“好。正好有事找青槐,去槐簃一趟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