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吴王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24 2020.01.23 10:00

  孙梅娘抱着那顶蝴蝶冠离开了,虽然脸上是伤,但是心满意足。

  靛颏送孙梅娘出曹府。

  曹青槐站在槐簃的门口,冷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消失了才转身进了屋子,看见那只乌鸦时她脸上的冷意才消散了一些。

  只见乌鸦护着那个高足盘吃干果,吃得欢快不已。

  曹青槐在它旁边的椅子坐下,眼睛含笑:“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了?”

  乌鸦埋头苦吃,听到曹青槐的问话也没有抬头。

  曹青槐也不着急,在一旁喝着水等着它吃完。

  乌鸦吃完之后睁着黑漆漆的眼珠看着曹青槐。

  曹青槐一头雾水,手中的茶杯也不知道是放下还是继续拿着。

  乌鸦的脑袋转向绣眼:“出去!”

  曹青槐和绣眼一惊,两人睁着惊恐的双眼看着这只站在高足盘上的乌鸦。

  这只乌鸦竟然,竟然会说人话。

  沙哑的声音就像一把锯子锯在两人的心尖。

  不仅是绣眼,就是曹青槐也呆住了。

  “出去!”乌鸦又说了一句,声音就像从喉咙里发出来一样。

  绣眼这才惊醒,看向曹青槐。

  曹青槐拿着茶杯的手都有些发抖,她双眼紧盯着乌鸦,这只乌鸦会说话,而且比她之前养的八哥鹦鹉说得好太多了,绝对不是简单的鹦鹉学舌。

  “小姐!”绣眼喊了一声。

  曹青槐回过神看向她。

  绣眼指了指门外。

  曹青槐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嗯,你先出去。”

  绣眼大口大口地呼气吐气,因为这只会说话的乌鸦,直到出了门,关上门,她的心还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几乎已经到了嗓子眼了。

  绣眼出去之后关上了门,曹青槐尽量让自己不要显得大惊小怪。

  乌鸦看了她一眼,扑腾了两下翅膀:“不能让你三叔娶丹阳县主。”

  曹青槐提起了一口气,难道刚才她与三叔的谈话被它听了去,她眼神疑惑。

  “没错,我听到了。”

  “为何?”曹青槐身子僵硬,曹璋娶丹阳县主是自己的谋划,现在乌鸦却说不能娶,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娶。

  “吴王杀了你爹,就是看上曹府的产业,你让你三叔娶丹阳县主,那不是引狼入室。”

  曹青槐的脑袋就像被重重地敲了一记,爹是吴王杀的?

  吴王为什么要杀爹,觊觎曹府的产业,他要,给他就是了,爹爹为何那么傻?

  曹青槐双眼发红,犹如困兽,手中的茶杯被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但捏着茶杯的五指却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她咬着自己的舌尖,要记住这种痛:“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乌鸦,只要有一只乌鸦看到了,所有的乌鸦都能知道。”

  “你为什么会说话?所有的乌鸦都会说话吗?”

  乌鸦突然扬起脑袋,抖了抖自己漆黑的羽毛:“会说话的乌鸦的确不少,但是乌鸦之中,我说的最好。”

  “是因为你聪明吗?”

  “当然。”

  曹青槐侧眼看了看一旁的沙漏,已经快到酉时了,她赶紧起身拉开了门,正好看见走进院子的靛颏:“靛颏,你去乐水边找一找三爷,看见三爷就让他快些回府,就说我找他有急事。”

  靛颏见曹青槐一脸焦急也不敢耽误,转身就要走。

  “多带些人。”

  “是。”

  看见靛颏走了,曹青槐的手还放在门框上,绣眼立在一旁有些担心。

  “你去厨房让人送些果子来。”

  “是。”

  “去吧。”

  曹青槐又重新关上了门,脑袋里乱糟糟的,她如行尸走肉一般坐在椅子上,吴王杀了爹爹,吴王,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是曹青槐想都不敢想的人物......

  “你怕了吗?”乌鸦看着脸色惨白的曹青槐。

  怕?是的,她怕了,可是就算怕,这条路也不得不走。眼见着时辰滑过,今日乐水人山人海,让靛颏去乐水寻人只怕是大海捞针,曹青槐的心慢慢静了下来,她闭着眼睛,浑身放松,就像自己躺在水中一样,引狼入室,还是瓮中捉鳖,就看如何排兵布阵了。

  曹璋必须娶丹阳县主。

  想通了这个,曹青槐的心就像被撕开了一样,她需要的是面对,不是逃避。

  ......

  乐水边果然画舫林立,小舟穿梭其中,袅袅歌声从画舫里传出来。

  锣鼓喧天,两岸的商铺门口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幌子,迎风飘摇。

  马车排成了长龙,人声鼎沸,摩肩接踵。

  靛颏领着曹府的人已经被人群淹没了,她要往乐水边去,此刻太阳落山,有不少人要回城,想要去乐水无疑是逆水行舟......

  一路上听到有人在谈论。

  “刚刚真是太惊险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官府的人也真是的,这么急匆匆就把我们轰走,也不知道人救上来没有。”

  “是啊,是啊,还想看看热闹呢。”

  “小姑娘,你要去河边啊,去不了了,官府的人已经把那里封了,回去吧,回去吧。”有人看到靛颏还在往河边挤,出声提醒了一声。

  靛颏一愣:“为什么封?”

  “不知道谁家的画舫倾覆了,不少姑娘都落水了,官府怕生出其他意外,就把大家轰走了。”

  听说画舫倾覆了,靛颏双腿一软,难怪小姐让她来找三爷,只怕是知道了这番变故,她更急着往前挤了。

  “让让,麻烦让让。”

  “让让。”

  “喂,小姑娘,说了封了。”那人不知道为何已经告诉那姑娘封了,她还要去。

  等靛颏挤到河边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画舫里的灯光倒映在水边上,就像满天星河,她却无暇欣赏这样的美景。

  “靛颏姑娘,真的有衙门的人。”靛颏从府里带了三四个仆从,大家看向挎着大刀的衙役都不敢上前。

  “说不定三爷已经回府了呢。”

  “是啊,刚刚人那么多,也许错过了。”

  靛颏却不听他们的:“大小姐的吩咐,一定要找到三爷。”

  听靛颏这么样说,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有衙役拦着,他们也没有办法。

  靛颏心神不宁,看见衙役她也双腿打颤,却要强忍着害怕往前去询问:“这位官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