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再生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22 2020.01.03 10:00

  鄯善少水,一日里也喝不了一壶手上这白瓷茶壶里的水,那么多数之不尽的夜里,曹青槐都是靠回忆才坚持下去,梦里,她回到了丹阳,雨季里撑着油纸伞走在榆林街的青石板路上,城中的乐水湖畔立着年轻的少年女郎,低声轻语,不时,有鱼儿从乐水里一跃而上,然后扑通落回到水里。

  丹阳的雨下得缠缠绵绵,就像丹阳的女子一样。

  夏日里雨水充沛,不少孩童都在乐水里凫水,就像乐水里的鱼一样,无忧无虑,扬起的阵阵水珠在阳光下就像世间最昂贵的珍珠。

  曹青槐喜水,曹玦为了她专门在府里挖了一个池子,池底用白玉铺成,夏日里曹青槐带着丫鬟们在此嬉戏,不知多快活,快活得就像从来不会知道这世间的愁苦一般。

  曹青槐咽下口中的水,丹阳的水带着一丝甘甜,不似鄯善的水,喝着也有一股黄沙味,她看向靛颏:“你把她们送到胡妈妈那里去,就说是我吩咐的,然后你去灵堂看看大夫人。”

  靛颏听着曹青槐对自己轻声细语的说话,有些不可置信,她一向比较木讷,只知道埋头做事,不似画眉百灵讨喜,小姐每次看到她都十分不耐烦,更别提这样和她说话了,顿时有些张口结舌:“奴婢,奴婢,是,是,是。”

  靛颏点了点头,并没有看百灵和画眉,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那些事情就在脑中深刻一分。当初,要不是因为百灵和画眉,她也不会嫁给吴三郎,也不会此去千里,到死都没有回丹阳。是不是老天怜她日夜思念丹阳,才让她重回丹阳,那这是梦吗?还是鄯善的那些日子是梦?

  屋子的灯还亮着,绣眼不敢多说话,前几日小姐还会哭闹,今日却不哭不闹,可是这样的小姐更让她担心。

  “水!”

  曹青槐坐在罗汉床上,她的身后是窗,夜在窗外晕染开来。

  绣眼赶紧给她斟茶。

  曹青槐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放下茶杯,轻敲矮几。

  绣眼眼疾手快地继续斟茶。

  就这样喝了四五杯茶水,曹青槐才没有继续叫茶,她舒坦地呼出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在鄯善,风沙吹走了她整个身体的水分,厄运夺走了她的泪水,她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具行走的干尸,如今,回到丹阳才像活了过来一样。

  见小姐没有说话,绣眼悄悄抬头朝曹青槐看去,只见曹青槐穿着一身麻衣坐在灯下,面如银盘,目似水杏,眉如远山,纤腰细腿,坐在那里就像一幅画。曹府的大小姐在整个丹阳都是出了名的美人,不仅人美,而且家财万贯,谁娶了她都是娶了一座金山。

  曹青槐及笄之后,上门求亲的人把门槛都要踏破了,大爷却一一拒绝了,小姐是大爷的心头肉,怎舍得才及笄就要出嫁。为此,大夫人没少和大爷吵,但是哪里又拗得过大爷呢。如今倒好,大爷早逝,小姐的亲事也没有定,这孝一守就是三年,等出了孝,小姐就十九了,到时候哪里能说什么好郎君。

  绣眼有些心疼曹青槐。

  曹青槐似乎感受到了绣眼的目光,抬头看去。

  绣眼急急忙忙低下了头,小姐心气高,见不得有人可怜她,自从大爷去世之后,每每有人这么看她,都是要被呵斥的。

  “画眉和百灵被我遣去了浆洗房,这些日子就辛苦你和靛颏了。”

  小姐没有生气,而且语气如此轻柔,就像丹阳的春风一样,绣眼抬头看去,不可置信,小姐,小姐竟然还露出一点点笑容。

  “白日里你和靛颏也忙,晚上就都回屋歇着,我屋里不要留人。”

  “不留人,小姐要起夜怎么办?”

  “屋里不是有净室吗?我自己起夜就行了。”

  “那怎么行?”

  “我说行就行。”曹青槐掷地有声。

  想想刚刚画眉和百灵都被遣去了浆洗房,绣眼不敢再忤逆曹青槐的意思,只弱弱地说:“那我等靛颏姐姐回来了跟她说。”

  “好。”

  屋里又陷入了沉默,曹青槐盯着面前的琉璃灯,这灯是父亲特意从南洋回来的货物里给自己留下的,这灯只有两盏,一盏在皇宫,一盏在曹青槐的闺房里,灯一亮,整个屋子里流光溢彩,曹青槐就越发思念曹玦。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去世,整个曹家怎么可能被三叔曹璋捏在手中,而自己怎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三叔宰割,母亲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亲事大病不起,最后药石不医。

  三叔......

  想起这个人,曹青槐只觉得心绞一般疼,三叔年少,也就二十来岁,府里的孩子少,虽说曹璋终日混迹勾栏瓦舍,没有正形,但是对曹青槐却是好的,日常都会让人送些外面的吃食过来,也常带曹青槐出府,赏九月的菊,吃素斋里的斋饭,去乐水游船,去庙里拜佛。父亲常年都在外奔走,母亲喜静,不愿意出门,曹璋就成了曹青槐的玩伴。

  可是,后来,曹璋却亲手毁了曹青槐,还不如,那个时候就死了,既然死都死了,为什么又要活呢?曹青槐的眼神变得凌厉,可是一想到父亲死了,曹璋又死了,她的心又疼得受不了,只是为什么,为什么活了的三叔要这样对自己呢?

  那些事情已经十分久远,但是现在想起了,还是让曹青槐浑身发抖。没有了曹玦的曹府,风雨飘摇,厄运不断。

  三叔曹璋在新婚之夜暴毙而亡,死状凄惨,大夫诊治说是马上风,死得极其不体面,成为整个丹阳的笑柄。

  可是,曹璋下葬月余后,有一人自称是曹璋的再生,那人与曹璋并无丝毫的相似,府中众人震惊不已。

  老爷老太太纷纷上前询问,各种辛秘都对答如流,就连和新婚妻子王氏的闺房之言都清清楚楚。

  再生人,失而复得,曹青槐记得自己当时也上前询问的,问的是曹璋送给自己的及笄礼是什么。

  那人十分笃定,只说了三个字‘话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