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收服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6 2020.01.19 10:00

  可是,到底是谁呢?谁要置曹府于死地?

  曹府家大业大,自然会引得不少人眼红,虽然已经知道有人觊觎曹府的产业,但是现在刻不容缓的是那些住在天籁阁的掌事们。

  曹青槐把那枚私印往曹璋的面前推了推:“三叔,你去见那些掌事吧。”

  那枚鸡血石的印章鲜艳欲滴,就像被血染红一样,曹璋拿起印章看了看,眉头微微皱起:“这是真的?”

  见曹璋心有疑惑,曹青槐点了点头,然后去屋里拿出了一块布帛,那块布帛是明黄色,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妙法莲华经》,布帛慢慢摊开,左下角的印章和那枚鸡血石印章完全吻合:“当初我落水,几日都不曾醒来,这是父亲替我抄的莲华经。”

  曹玦的私印很少使用,很多人并不知道,就是曹璋也是今日才看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父亲行事一向谨慎,就算有人不怀好意仿制,也很难。”

  曹璋越发佩服自己这个哥哥。私印上,曹玦的玦多了一点。

  这一点,就能明辩真伪,不是格外留心根本不会注意,的确很难仿制。

  曹玦点头:“这枚印章,我今日见了掌事们就给你送回来?”

  “为何?”

  “其实只需用这枚印章向诸位掌事表明身份即可,否则名不正言不顺他们难免不服气,这些人都是你父亲精心挑选的,只要他们心服口服就成了。”曹璋细细思量,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曹府,他自认没有大哥那样的气魄和能力,自己身边竟然出了琉靖这样的人,倘若再出一个人,把这印章偷了去就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看着这样的曹璋,曹青槐眼睛有些发红,为之前怀疑他羞愧不已,前世,她恨了他半生,骂了他半生,唯独没有想过,是她误会了他,她声音沙哑,点了点头:“好。”

  曹璋拿着印章和韦仪离开了槐簃,未免夜长梦多,今日就要把那些掌事处理,否则掌事不服管教,曹府的产业终究会轰然倒塌。

  因为府中守孝,不便请掌事们过府,按理说,曹璋也是不能出门的,但是事急从权,他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从上到下都罩了起来,韦仪安排了一辆没有徽印的马车,马车从后门出府,一路上马车不停,直接进了天籁阁的后院。

  韦仪事先已经安排人去了天籁阁,下了马车,他拥着曹璋上了三楼。

  天籁阁的一楼和二楼都是开门做生意的,唯独三楼常年都关着门,此刻三楼密密麻麻坐满了人。

  曹璋来的时候,那些掌事一脸懈怠,坐在椅子上都没有起身,唯独几个老实本分的站起来迎接曹璋。

  曹璋站在主位,也没有坐,他看了韦仪一眼。

  韦仪立刻拿出那个檀木盒子,双手托着。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那个盒子上。

  曹璋轻轻地打开盒子,一双修长的手指捏着那枚印章:“这是我大兄的私印,大家可以上前验明。”

  听说真的是曹大爷的私印,整个三楼炸开了锅,大家纷纷从椅子上起身,就要上前查看。

  曹璋直接把印章收在手心:“项掌事、季掌事、江掌事,麻烦上前来,其他的人请在位置上坐好。”

  这三位掌事就是当日在曹府置喙曹璋的人。

  三位掌事站了出来,其他的掌事都退了一步。

  三人一起上前,曹璋举起印章的底部给他们看。

  项掌事细细察看之后就退回了位置。

  另外两位看了之后也退回了。

  曹璋捏着印章:“还有谁要验明真伪的?”

  其实见过这枚私印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是这些掌事也很少能见到,三位掌事看过之后默不作声,其他的人也不会当出头鸟,整个三楼寂静无声。

  “既然诸位无话可说。那我就说了。”曹玦解开斗篷递给韦仪,印章也给韦仪收好,他自己在椅子上坐定:“我知道大兄没了,大家心中忐忑,可是就算大兄不在了,曹府还在,只要诸位一如既往地尽心尽力,我不会亏待大家的。查账,自然不是现在就查账,三个月之后,我会亲自巡查各个铺子,诸位掌事要做到心中有数。今日,诸位就在这里表个态,倘若有人想离开,也可以,就算走,我也不会亏待你们。”

  三个月之后再查帐给了掌事们一个缓冲的过程,不至于措手不及继而生出反心。

  倘若有人要走,也不追究他们以往的过错,既往不咎才能防止有人狗急跳墙,造成更大的损失。

  “三爷,这些年我常年在外奔波,家中的夫人都要吵着与我和离。往后,我就不能替三爷卖命了。”

  “三爷,我老母亲卧病在床......”

  “三爷,我儿子要成亲了......”

  ......

  曹璋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地看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六人,他的视线扫过其他的人:“你们呢?没有人要离开了吗?”

  “我等任由三爷差遣。”

  上百人,只有六个人离开,这个结果曹璋十分满意:“韦仪,给六位掌事包封红,安排人交接铺子。”

  “是。”

  这枚私印确定了曹璋的位置,曹府的这场风波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散去了,三个月之后才查帐,所有的掌事都松了一口气,笑着与曹璋说着吉祥话。

  曹璋与掌事们应酬了一番,让天籁阁安排了宴席招待他们就坐着马车离开了。

  等回到府里,他没有停留,直接去了槐簃。他真的来把印章还给曹青槐。

  曹青槐也没有推辞:“三叔什么时候需要,直接过来拿。”

  “就让所有人都认为这枚印章在我这里吧,千万不要让人知道印章在你手上。”曹璋一脸凝重。

  曹青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现在的印章就是一块烫手山芋,虽然能收服掌事们,但也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就算是他们府中,不仅是胡妈妈,就是琉靖也要偷这枚印章,而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曹璋让所有人都认为印章在他身上,这就是揽去了所有的危险。

  曹青槐脑袋里突然嗡嗡直响,她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要害曹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