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离席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8 2020.01.30 10:00

  这样的县主让孙梅娘琢磨不透,她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刘刖吃着瓜果,看着孙梅娘:“孙小姐起身吧,地上凉。”

  孙梅娘刚起身,就听到了费夫人的声音:“灶上炖了燕窝汤,不知道合不合县主的胃口。”

  “合的,合的。”刘刖应着。

  然后就看到费夫人亲自端了一个小瓮进来:“冰鉴是不是太凉了,要不封几个口?”

  “不必麻烦了,还要费夫人跑一趟,差两个小丫鬟送过来就成了。”

  “小丫鬟粗手粗脚,我怕她们扰了县主清净。”费夫人亲自给刘刖盛了一碗燕窝汤:“县主,请。”

  贴身的婢女替刘刖接过了燕窝汤放在一旁的小几上,费夫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县主的吃食都是有专门的人试吃的:“那县主稍坐。”

  “你忙。”

  费夫人退出去之后,刘刖根本就没有喝那一碗燕窝汤,孙梅娘心中忐忑,不知道县主这是怎么了。

  刘刖沉默不语,孙梅娘也不敢说话。

  刘刖坐在圈椅上,身子微微往后,显得慵懒无比,这水榭中的人已经被她无视了,她想的却是那个人。

  曹璋。以前也听过这位曹家三爷的荒唐事,没想到本人不仅急公好义,而且看起来秉节持重,是一位翩翩公子的模样。

  曹家人丁稀少,曹家大爷去世,丹阳多少人等着看曹府的笑话,可是,这位曹三爷真的就凭一己之力稳住了曹府。

  不知不觉,已经正午了,费夫人吩咐丫鬟过来请刘刖去自雨亭用膳。

  刘刖今日没准备在费府用膳,但是此刻却改变了主意:“我一向话少,孙小姐不会觉得无趣吧。”

  孙梅娘忙摆手:“不会不会。”

  “那我们去自雨亭吧。”

  “县主请!”

  自雨亭已经摆好了食案,刘刖自然是坐在主位的。

  男宾室与女兵室也就一墙之隔,偶尔那边的谈话声会传过来。

  众人坐定之后,丫鬟们端着膳食鱼贯而入。

  今日的消暑宴费府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没有那大鱼大肉,满桌的花红柳绿,要知道在这盛夏,花红柳绿的菜色才是最费银子的。

  夫人小姐们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喝酒吃菜,刘刖也意思意思地吃了几口。

  这时便有一位夫人说起曹府的事:“我是没有想到曹家三爷今日也回来,他大哥不是刚刚下葬吗?”

  立刻就有夫人附和:“生意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凡事都是生意为重嘛。”

  这位马夫人的夫君只是县衙的文书,却以夫人自居,鄙视所有的商户。

  今日消暑宴上除了官家夫人,也有不少丹阳县的富户,孙府就算得上一位。

  那位马夫人的话音一落,戚氏不悦地把筷子往食案上一放:“那是他们曹府,我们孙府可是最重礼义廉耻的。”

  戚氏这话一说,在场的夫人无不掩袖笑出了声。

  商人都是一丘之貉,哪里会有什么分别。

  孙梅娘几乎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时候接什么话,不仅得罪曹家,也在诸位夫人面前落了面子。

  刘刖冷眼旁观,直接起身:“没想到这消暑宴如此呱噪,我就先回府了,今日叨唠费夫人了。”

  县主突然起身,费夫人吓了一跳,没想到闲话两句就惹了县主不快,果然这些贵人都是伺候不起的,她想再留一留,却没有想到刘刖径直往门口去。

  在场的夫人小姐都惊呆了,这位县主刚刚是嫌弃她们呱噪吗?

  刘刖生在皇家,很少任性,向来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可是,刚刚只是听她们说了曹府两句闲话而已,怎么就受不住了呢。

  费夫人追了出来:“县主还没吃几口呢。”

  刘刖停下来和费夫人说话:“夫人回去吧,大晌午的,我也也有些犯困了。”

  费夫人自知留不住她,就要把她送到门口:“诸位夫人惯常会说些闲话,倒也不是搬弄是非,县主莫怪。”

  刘刖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眼角却突然扫到一个人影。

  从男宾室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曹璋,另外一个是他的仆人。

  他怎么突然离席了。

  “怎么突然就身子不舒服了呢?”曹璋显得有些着急,脚步匆匆。

  刘刖不自觉地放缓了脚步。

  “三爷也莫太着急,大小姐并无大碍。”韦仪在一旁劝着。

  曹璋权当安慰,还是十分着急,却没有想到在廊庑上又见到了县主,那是县主,又不能装作视而不见,他只能停下来行礼:“县主安康。”

  “曹三爷似乎有急事,先去忙吧。”

  “多谢县主。”曹璋现在的确没有应付县主的心思,疾步离去。

  刘刖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晌,自己的侄女身子不适,他却如此忧心,可见的确是一位纯良和善之人。

  心中不知为何有些雀跃,脚步也加快了一些,似乎这样就能离他近一些,可是等刘刖出了费府的门,已经看不到曹府的马车了。

  心中有一丝失落。

  费夫人送走了刘刖,心中有些忐忑地让人去禀告了费大人,不一会,费大人就出来了,夫妻两人在廊庑上说话。

  “怎么就惹怒了县主?”费大人心中不悦,脸上就有些不高兴。

  “也就马夫人和戚夫人席间说了两句闲话,就惹得县主不快了。”

  “你们这些婆娘啊,就喜欢闲话,也不看看县主是什么人。行了,行了,这宴席也赶快散了,免得又生出幺蛾子。”

  “县主这一走,其他的夫人小姐哪里坐得住?”

  “坐不住就早些送客。”费大人丢下这一句话就自顾自去了男宾室,今日本来要说到王家的事情,哪里知道曹璋突然就被人寻了回去,真是晦气。

  费夫人进了自雨亭,果然就见其他的夫人小姐过来告辞。

  费夫人心中也不高兴,也没有留客,没多久,整个自雨亭就空了下来。

  戚夫人黑着脸出了费府,一出门竟然发现了孙老爷的马车。

  孙茴娘笑着跑了过去:“爹,你来接我们了吗?”

  孙老爷的马车是整个孙府最好的,不仅宽敞,而且上面也放置了冰鉴,就算是盛夏,里面也十分清凉。

  听到声音,孙老爷掀开车帘子:“上车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