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来客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54 2020.01.21 10:00

  孙梅娘来了!

  前世,只要孙梅娘来,曹青槐就格外高兴,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掏给她,现在听到她来了,倒有些兴致缺缺。

  “请进来吧。”

  “是。”

  “靛颏,你去库房拿两匹雪缎给二婶送过去。”

  “是。”

  靛颏去了库房,绣眼领着孙梅娘进了槐簃。

  孙梅娘带了两个丫鬟,但是进槐簃之前却把两个丫鬟留在了门外。

  “孙姐姐来了!”曹青槐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声音也显得不热络。

  孙梅娘今日穿得素净,头上也只插了一根白玉簪,整个人清醒脱俗的模样,见曹青槐对她有些冷淡,她的眼眶就有些发红:“青槐可是还在怨我当日在灵堂上踢翻了祭盆。”

  “不是,心情不好。”

  一听说不是因为自己,孙梅娘脸上才有了笑容:“我听说了你养的鸟都死了,那肖老头我也见过,怎么如此歹毒。”

  曹青槐并不愿意多说府里的事情,冲立在一旁的绣眼说:“让厨房送些干果点心过来。”

  “是。”绣眼出了门口,招来了一个小丫鬟跑一趟。

  孙梅娘继续拉着曹青槐说话:“青槐,我有事跟你说。”

  “说吧。”

  孙梅娘看了一眼绣眼。

  “绣眼就在门口候着。”

  绣眼刚交代完小丫鬟就听到曹青槐的吩咐,便恭敬地立在了门口。

  孙梅娘似乎真的要说了不得的事情,竟然起身把门关起来了。

  曹青槐冷眼瞧着。

  孙梅娘转身走了过来,拉起曹青槐的手:“我都听说了,你三叔把所有的产业都捏在手里,青槐,那些都是你父亲创下的家业,你就甘心吗?”

  孙梅娘一副为曹青槐着想的模样。

  “不甘心能怎么办?我是女子,总有一日是要嫁人的,难道要和三叔争家产?”

  “什么争不争的,这些本来就是你的,你啊,还是缺个厉害的夫君,倘若你说了人家,看你三叔还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你们母子。”

  前世孙梅娘也说过这些话吗?

  曹青槐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听话听音,她顺着孙梅娘的话说:“那孙姐姐有什么办法?”

  孙梅娘见曹青槐接了话头,顿时来了兴致,似乎这事十分辛秘,她往门外看了看,确定不会有人进来才压低了声音:“你知道的,我伯父家有四五个儿子,我二堂兄,刚刚在衙门里谋了一个差事,如果......”

  后面的话孙梅娘没有说出口,但大家都不傻。

  曹青槐眼里一丝冷意,原来这个时候孙梅娘就在替自己说亲了:“孙姐姐,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况且你一个未嫁的小姐替别人拉媒,传出去只怕会污了孙姐姐的名声。”

  孙梅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我也是怕你被欺负,心疼你。”

  “孙姐姐放心,没人欺负我,祖父祖母三叔都待我很好,就是二婶也对我十分照顾。”曹青槐不愿意和孙梅娘说府里的事情,不愿内宅被人窥视。

  孙梅娘眼底一沉,难不成曹府真的就如一个铁桶般,但是见曹青槐一副不多言的模样,她也不能逼得太紧了:“虽说你要守孝,但也不是不能出门,乔装一下就行,如今盛夏,各个府里都在办消暑宴,你也该出去走动走动。”

  “孙姐姐莫不是要害我吧。我正在守孝,你还让我去消暑宴,被人发现了我还活不活了。”

  “青槐,你可别误会,如今不比前朝,守孝也没以前严苛了,我还不是怕你在府里呆得闷,你也没个兄弟姐妹能说话的。”

  “小姐,厨房的点心干果送过来了。”门外的绣眼轻轻敲门。

  “进来吧。”

  绣眼推开门,见孙梅娘和曹青槐都没有说话,她轻轻把食盒放下,打开盖子的手一顿。

  曹青槐抬眼看去。

  青釉印花高足盘里装满了干果,另外一碟绿豆糕香气四溢。

  见曹青槐让人用了这个高足盘,孙梅娘才放心了,今日她总觉得青槐对自己有些冷淡,没想到还是很看重自己,否则也不会用这个高足盘。

  绣眼看了曹青槐一眼,曹青槐轻轻一扬手,绣眼就把干果点心从食盒里拿了出来,摆在孙梅娘面前。

  曹青槐想着曹璋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也无心应酬孙梅娘,只希望她呆一会觉得无趣就自己离开。

  孙梅娘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也不知道曹青槐到底怎么了,对自己的态度与以往太不同了,但是她还记得百灵和画眉的事情:“青槐,我看你屋里如今只有靛颏和绣眼,要不,还是让百灵和画眉回来吧。”

  孙梅娘这是要替百灵和画眉说话了。

  曹青槐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看姐姐挺喜欢她们的,这样吧,我直接把她们送到孙府去任由姐姐差遣。”

  “那怎么行。”孙梅娘突然就坐不住了,棋子只有放在对方身边才能称为棋子,放到自己身边算个什么事:“我怎么能夺人所好。”

  “所好?只是两个丫鬟而已,姐姐喜欢就拿去。”

  “不是,不是我喜欢。”孙梅娘现在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曹青槐不想再说话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孙梅娘有些难堪,但她又不想这么就离开,如果能说动曹青槐出门,到时候见自己的二堂哥一面,她能保证曹青槐肯定会看上他的,她可是得了的一套纯金的头面,总要促成此事,只要曹青槐嫁给了二堂哥,伯母可是说了到时候给她添妆,三箱。

  未免自己窘态毕露,孙梅娘心不在焉地从盘子里抓了一把干果放到手里,就要放一颗到嘴里时,突然感觉到一个黑影袭来。

  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一疼,然后是一条血印子。

  她面前的高足盘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是你!”曹青槐也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去,一脸惊喜。

  只见一只乌鸦,双爪托着高足盘,扑腾着翅膀直接落到曹青槐面前的小几上。

  孙梅娘的手被这只乌鸦抓伤了,气愤不已:“青槐,这哪里来的鸟,敢伤人,还敢抢吃的,快叫人捉了直接烧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