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下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生隙

庭下槐 南门之墠 2066 2020.02.10 10:00

  已然是说不清楚了,颜伯卿直接起身,甩袖离去,他怕自己再不走,看着这样的君臣,会做出忤逆之事。

  皇帝身子瘫软,靠在圈椅上,想去拉颜伯卿也没有力气,整个人昏昏沉沉,就像躺在云端......

  宁寺人忙去追颜伯卿:“颜大人,颜大人,颜将军。”

  颜伯卿脚步不停,但是经不住宁寺人在身后喊叫,他叹了一口气:“寺人回去吧,待明日陛下清醒了,再说这件事。”

  “颜将军的确是误会了陛下,陛下看中的是姬宝林的丹药,所以,当初不舍她要陪葬,就偷偷让人换了下来。”宁寺人不希望颜伯卿与陛下生隙。

  姬宝林是先帝的司药女官,负责先帝日常用药,两年前,颜伯卿还在镇守边关,就接到先帝弥留的消息,他一路快马加鞭从边关回了洛阳,跑死了八匹马,最终未曾见先帝最后一面。

  先帝是暴毙而亡,急症,太医署的医案写明是服用五石散过量导致浑身血管爆裂而亡。

  五石散。

  颜伯卿直接提刀闯入了司药局,他一身戎装,势必要血洗整个司药局。

  当时还是太子的今上,直接抱住了颜伯卿的大腿,痛哭流涕:“颜将军,父皇走之前再三嘱咐你我互相扶持,共创隋朝盛世,今日,你大开杀戒,大隋就容不下你了。”

  在皇城大开杀戒,颜伯卿当时已经顾不得其他了,是今上让他迷途知返。

  大隋盛世,难道就是这样一个盛世?

  往事一幕幕,颜伯卿只觉得自己的脚步重若千斤,他不是洛阳城的闲散老爷,他见惯了战场的刀剑无眼,边疆的黄沙漫天,百姓的流离失所,所以,这样寻欢作乐的陛下刺痛了他的眼睛。

  宁寺人见颜伯卿去意已决,站在原地拱手一礼:“明日我去府上亲自请大人。”

  颜伯卿颔首离去。

  先帝,如果你知道会有今日,当初,还会那样选择吗?

  我们是不是都错了?

  “颜将军!”廊庑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身影。

  颜伯卿止住了脚步,看清那个身影,他眉头皱得更深了:“吴王!”

  “我知道有间馆子,颜将军,不如去喝一杯?”吴王带着一脸的笑意。

  颜伯卿扫了他一眼,满脸不屑:“府中还有要事,恕不奉陪。”

  颜伯卿对这位吴王向来不假辞色,留下这句话就要离开。

  吴王却紧随其后:“颜将军,你也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了。”

  颜伯卿脚步一顿,转头看了吴王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看着颜伯卿离开的背影,吴王刘培气急败坏,这个颜伯卿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就算刚才发现了那个女官,他还是没有心灰意冷,那,自己就让他更冷一些。

  颜伯卿一路出了皇城,这位姬宝林被陛下藏了两年,今日却这么巧地在流殇亭遇到了,他从来不相信巧合,只怕是有人刻意为之,这位吴王还真是费尽心机。

  颜府虽然是高门大户,钟鸣鼎食之家,但是颜伯卿治家极严。节俭治家,杜绝奢侈,且颜府子弟不得纳妾,不论有无子嗣。

  如此家规,不少洛阳女子都想嫁入颜府,几乎是挤破了头。

  等回到屋子里时,偌大的房间只点了一豆油灯。

  颜府大夫人黄氏穿一身亵衣迎了出来:“陛下召大人所为何事,可是说大婚之事?”

  颜伯卿在绣凳上坐下,接过黄氏递过来的茶摇了摇头:“陛下又在流殇亭大摆宴席。”

  听到这,黄氏的眼神有些暗淡:“现在也不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

  颜府已经出了一个皇后,本来就该避些锋芒,可是当初拗不过大姑子也是当今皇后的劝说,答应了与太子的亲事。

  定亲已经两年,却还未行大婚之礼,黄氏面上不急心里急。

  颜伯卿摇了摇头:“你明日去宫里见一见皇后,已经两年未见,不知她在宫中如何。”

  颜徽是颜伯卿最小的妹妹,先帝来颜府时,见她性子泼辣,与杨洵十分相称,便定了他们的亲事。

  杨洵就是今上的名讳。

  颜徽成了太子妃,后来又成了皇后,他们兄妹却再难见一面。

  最近一次还是在封后大典上,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黄氏点了点头,颜伯卿治家极严,府中就算有事也不愿求到宫里去:“可要给皇后带点东西去?”

  “不必。皇宫是什么地方,哪里能随便带东西。”

  “你说,到时候玉儿入宫了,是不是也这样,难得一见?”

  颜伯卿沉默不语,嫁入了皇家,那就是君,哪里能和寻常百姓家一样。

  黄氏双眼就有些潮湿了,动了动嘴唇,早知道这样,当初怎么着也要咬紧牙关不松口。

  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皇家的亲事,哪里是说反悔就能反悔的。

  有些话,就算是夫妻之间也不能说出口,两人沉默不语,熄了灯......

  第一缕阳光照到大业殿时,刘洵才清醒,宁寺人赶紧上前服侍:“陛下,颜府大夫人往宫里递了帖子,说是两年未见皇后,要见一见皇后。”

  颜府可以说是外戚的典范了,颜徽嫁入东宫后,就与颜府少有来往,成了皇后之后,更是几乎与颜府断绝了来往,杨洵自然知道他们是避嫌,自己也十分满意,他点了点头:“允了。”

  宁寺人忙招了门口候着的小黄门去传信,自己进来与杨洵说着昨晚的事情:“陛下可曾记得昨晚的事情?”

  杨洵已经全然忘记了,喝了一口茶:“什么事?”

  “昨夜颜将军去了流殇亭,遇见了姬宝林。”宁寺人尽量放缓了语速,压低了声音。

  “什么?”杨洵惊得直接从龙榻上跳了起来,直接抓起了宁寺人的衣领:“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

  杨洵松开了宁寺人,几乎瘫倒在地上:“快,快召颜将军入宫,这件事,我一定要与他说清楚的,以免君臣生隙。”

  宁寺人松了一口气,陛下总归还没糊涂:“那奴亲自去请颜将军?”

  “嗯。去去去去,你亲自去请。”

  宁寺人出了大业殿,只要颜大人能与陛下开诚布公地谈姬宝林的事情,这件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