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玉鉴问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何悠悠的选择

玉鉴问道 演宁 2045 2019.09.15 18:05

  晚上,陆演宁与何悠悠吃过晚饭后手拉着手在江边公园散步。

  陆演宁看似随意的问道:“悠悠,你今天去问过你师父没?”

  “啊?什么?”何悠悠有点神思恍惚,“木头,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去问过你师父没?”陆演宁声音提高了一些,“这件事很重要!”

  何悠悠犹豫了一下,道:“我有点小纠结,真的木头。我是很想跟你在一起的,可是我又对修炼这一块的东西产生了兴趣,感觉很有趣,感觉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明显的,那个传闻是真的,乌云婆婆门下不得婚嫁!陆演宁想了一下,如果换位思考,自己一样会很纠结,特别是入门了之后。哪个都舍不得放弃。

  “我...…要不我去问问我师父,将你也收入门下。”陆演宁觉得似乎可行,拉着何悠悠的手,说道:“我带你去见我师父。”

  “木头,让我再想想。”何悠悠并没有同意陆演宁的提议,“我再跟我师父商量一下看看。”

  陆演宁认真的说道:“悠悠,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自私,可是,我真的不能失去你。难道你不想我们今后永远在一起吗?修行的法门千千万,又不是只有她乌云婆婆才懂修行,并不是只有她才能教你!我师父肯定能教你,哪怕我师父教不了,我也可以去问问钱多多,去问问武夷派,再不行我也可以去帮你找修行法门!”

  何悠悠有点为难的小声道:“木头,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我再想想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趁现在还没有接受正式的传承,跟你师父说清楚。”陆演宁有些着急,说话声音大了点。

  何悠悠低着头,不说话了。

  “对不起,悠悠,是我不对,我不该吼你。”陆演宁看到女朋友不说话了,立马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

  静默,接下来俩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静默的看着闽江,吹着江风,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

  江边公园很长,但是再长也终究有走完的时候。

  陆演宁意识到,俩人之间似乎有些问题,但却不是很清楚问题在哪里。

  俩人之所以走到了一起,并非是因为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相处日久,自然而然的异性相吸的结果,中间并未经历过什么磨砺。

  也许,这就是个磨砺,就是对两人更多的是对何悠悠的一个磨砺或者说是考验。

  只是这个考验,未免难度太高了些。

  将何悠悠送回去之后,陆演宁回到住处,一个人又开始胡思乱想,练功的心思都没有。也不是说不想练,而是完全静不下心来,一闭上眼睛就是何悠悠的身影,还自己脑补出了何悠悠离去的情形。

  难受吗?难受!

  要死要活吗?不至于。

  突然,陆演宁觉得,似乎他对何悠悠并没有那么重要,何悠悠对他也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了很多很多,甚至于回忆起了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第二天起床,陆演宁感觉自己头晕晕的,用冷水洗了把脸才感觉好些。

  一晚上没怎么睡,但是该做的事还得去做,还好只是心里有点小纠结,身体倒没什么。

  上班的时候,转来转去,不知怎么的,又转到了农大后面的无名小山。

  一时不知怎么想的,在脚上用灵光书写了神行术符文,然后运起八步赶蝉,一路跑跑跳跳冲上了山顶。

  山顶上那边的小崖壁连同山洞均已经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闾山派的哪个大佬给轰掉的。

  陆演宁并未太过关注这些,而是在这空无一人的小山顶上把各种学过的拳法练了一遍,最后竟然用大力金刚掌一掌将一棵碗口粗的松树给拍折了。

  这是在发泻。

  出了一身汗,一通发泻之后,心中那烦闷之感减轻了不少,陆演宁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酸痛,真气也在刚才的发泻过程中耗光了。

  在山顶,面向闽江,陆演宁从指环中取出了一个保温杯,里边是泡好了灵茶。其实,放在指环中,并不需要保温之类的东西,指环内的空间是真空的,之前试过放了雪糕进去,过了几天之后拿出来也没有融化掉。

  用保温杯,纯属于个人喜好吧,估计是被电视剧里的中老年大叔老是喜欢拿保温杯泡茶所影响的。

  喝茶,一是有些口渴了,二是补充点能量。

  吹着风,看着底下的涛涛江水,陆演宁莫名的感觉一片宁静。身心俱静!就这么发起呆来。

  在这个发呆,空静的状态,体内真气反而活跃起来,不知不觉的依照平日的心法路线运转了起来。待到陆演宁被手机短信声惊醒,体内真气却是已恢复了大半。

  回过神来,陆演宁掏出手机,打开一看,何悠悠发过来的。

  短信内容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陆演宁心中一紧,赶忙直接拔打了何悠悠的手机号码,响了几声就被按掉了。

  再打,直接收到提醒: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陆演宁是真的愣了一下。

  何悠悠做什么样的选择,陆演宁自问都不会怪她,但是,以一条短信结束这段感情,陆演宁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陆演宁还存有一点侥幸之心,想着是不是何悠悠的手机又像上次那样没电了,想着晚上回公司报到的时候也许就见到了,或者晚上她会出现在自己住处门口,总之,就是希望能够再见到她,可以当面说清楚。

  只可惜,没有。

  回公司的时候,有同事告诉他,何悠悠辞职了,连工资都不要了,就是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没有工作交接。

  去她的住处找,没有。

  去自己的住处等,没有。

  联系不上了。

  何悠悠就这么走了,一条短信三个字就结束了。

  也许是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许是何悠悠在他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也许......

  不管是什么原因,陆演宁只是感觉心痛了一下,很失落,但并没有想像中那种失恋的痛苦。

  爱的不深?情不重?

  陆演宁不知道。

  陆演宁只是觉得很失望,心里还有些空落落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演宁

演宁

感情戏,不会写,让我哭一会。

2019-09-15 18: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