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玉鉴问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我是在做梦还是眼睛坏掉了

玉鉴问道 演宁 2484 2019.08.19 11:07

  郭道长并没有直接回答陆演宁这个问题,反而是思索了一下,问道:“演宁,你听说过修道么?”

  “修道?”陆演宁有些疑惑的问道:“师父,修道是什么?那不是封建迷信么?装神弄鬼的神棍?”

  也难怪陆演宁会这么说,教他拳法的亲戚虽然练了多年的易筋经,但是心法的运转他也只是认为古人故弄玄虚而已,实际上没有什么用,毕竟他自己都没有练出来什么特殊的效果。

  故而教陆演宁的时候,也是重点教了形架,至于心法那只是顺带,不管怎么说也是前人传下来的,不好自己乱改,这才一并传给了陆演宁。

  在陆演宁的认知里,对于修道那只限于以前电视里看到的《西游记》和《封神榜》,当然了,只会认为是古人写小说天马行空的幻想出来的。

  这个,在很多学武的人眼中也是一样的,比如说真气就好,很多人其实不得其法,根本就练不出来;而有些练出来的却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就是让自己恢复得更快一些,就如陆演宁今天的想法一样,并没有能够增强自己的攻击或者防御,也就是说体现不到实处。

  故而很多人要么完全否定真气内功,要么就存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至于修道,那更是认为绝不存在的东西,就是瞎胡闹!或者认为纯是封建迷信。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连自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都不知道。”郭道长叹了一口气,继而说道:“算了,有些事情光靠嘴说是没有用的,让你看个直观点的。”

  陆演宁疑惑的问道:“师父,您要让我看什么呢?”

  郭道长并没有直说,而是指了指头顶上的荔枝树,说道:“你看看这荔枝树上有没有开花?”

  陆演宁嘻嘻一笑,道:“师父您可别逗,这前几天刚过了立秋,这时候的荔枝树怎么可能开花啊。”

  郭道长挥了挥手,道:“你去那边练会易筋经吧,一会让你看点不一样的东西。”说完,并不理会陆演宁,而是自顾自的走到蒲团前盘膝坐下,双手掐了个陆演宁不认识的手诀,闭上双眼打起坐来。

  陆演宁有些疑惑的走到一边,练起了易筋经,不过心神并没有完全沉浸在练功中,而是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自家师父,心里暗暗嘀咕着:“师父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了?”

  一边练着,一边偷瞄着自家师父,当然也一边用余光扫一扫那棵大荔枝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并没有发现什么,一切如常啊。

  他是真的不知道师父想让他看什么。

  练着练着,突然,陆演宁感觉似乎全身毛孔都打开了,全身舒爽的不要不要的,怎么形容呢,感觉似乎自己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而自己就是那个泡在羊水里的胎儿。虽然,其实完全不记得在母亲肚子里自己是什么感觉,但是莫名其妙的,如今就是这么个感觉,很是奇妙。

  慢慢的,陆演宁已经不再去偷瞄师父,而是沉浸于这个奇妙的感觉里,不知不觉却是停下了易筋经的练习,反而是闭上了双眼如痴如醉的站立着不动。

  形体动作是停了下来,但是体内的真气却是活跃了起来,不仅小周天自动的运行了起了,而且似乎还有丝丝的带有点清凉却又温暖的气息从全身毛孔往身体里渗透了进来。而随着小周天的运转,随着这种很舒服的气息渗透进来,却是感觉自家的真气渐渐的变得浑厚起来。

  不过,此时的陆演宁已然沉浸其中,却是似乎连思考都停了下来,只是觉得非常非常的舒服,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飘飘欲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一天,也许是几天,很奇妙的感受,竟然连时间也忽略了过去,感觉过了很久的时间,又似乎感觉过了很短的时间。突然,陆演宁清醒了过来,睁开双眼,还没来得及对自身的变化发出惊叹,却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揉了揉双眼,再看看周边的环境,没错啊,还是在院子里。

  晃了晃脑袋,还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好痛!”

  陆演宁指着眼前这棵荔枝树,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师父,我是不是在梦里还没睡醒?还,还是我眼睛坏掉了,出现幻觉了?”

  郭道长却是一脸淡然的说道:“你折一枝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陆演宁蹭的一下,就窜了过去,爬上荔枝树,折了一小段枝叶下来,摸了摸,闻了闻,却是愣愣的,下意识的念叨着:“这,这,这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由不得他不信!

  可是,真的难以置信,陆演宁此时手上拿的枝叶上,正开着一朵朵的白色小花。

  什么花?荔枝花!

  可是,前两个月自己可是刚吃过荔枝,这时候的荔枝树怎么可能开花?

  不仅仅是手上的这一小段枝叶顶端上一大团的花,而是整棵荔枝树上开满了花!

  要知道,这里是胡建,现在已经是立秋了,荔枝树怎么可能开花?

  就算在别的地方开花了,那也就开了,可是,明明刚才树上还是只有叶子,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就开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下树来的陆演宁,满眼的不可思议,走到师父跟前,傻傻的问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这是怎么办到的?”

  郭道长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陆演宁的肩膀,轻喝道:“回神!”

  陆演宁猛的一震,却是清醒了过来,不过再看看手中的荔枝花,陆演宁还是感觉有点难以接受,难以想像。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师父淡淡的声音:“这,就是修道!”

  也许是福至心灵,陆演宁对着郭道长就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诚恳的道:“求师父教我修道!”

  郭道长点了点头,将陆演宁扶了起来,说道:“如果我无心传授于你,也不会演示给你看了。”

  继而解释道:“这是修道的过程里边修炼出来的生发之力的一种运用。你知道吗?修道,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通过修炼提升自身的生命层次,达到所谓的长生久视的效果。”

  陆演宁认真的听着师父的讲解,心里的震惊与激动之情是无以复加的。

  “传说,前辈高真可以在一夜之间让满山花开,真的是让人向往啊”,郭道长缓缓的继续说道:“依为师目前的功力,让这一棵荔枝树开花,大约需要十几分钟,但若是想让满山花开,却是力有未逮。刚才花了有半个小时,只是为了让你提前体会到胎息境界。”

  “怎么样?刚才有没有感觉到真气的增长?”郭道长微笑着问道。

  陆演宁充满感激的说道:“多谢师父厚爱!难怪刚才突然间就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真气却是增长了不少。”

  郭道长点了点头,依然是一脸微笑的说道:“怎么样?修道可是封建迷信?呵呵,这只不过是其中生之力的一种运用而已。当然了,《西游记》和《封神榜》之类的,多半属于杜撰,过于夸张了。”

  “去烧点水吧,给为师泡杯茶,为师给你好好讲讲什么是修道。”郭道长对着陆演宁吩咐道。

  陆演宁自然是屁颠屁颠的去烧水准备泡茶。

  接下来,师徒二人,坐于院中桌前,一个细致的讲解,一个认真的听着。

  时间,也于不知不觉中流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