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玉鉴问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遭遇打劫

玉鉴问道 演宁 2884 2019.08.25 09:05

  启灵之后,很多东西才能真正进入修炼的正轨。

  例如玉鉴诀的修炼,陆演宁已然利用灵光打开了璇玑宫。这个璇玑宫不同于上丹田泥丸宫,而是运用特殊的法诀去寻找并打开的,每个人的璇玑宫所在位置都不太一样。

  接着,又利用灵光于璇玑宫中构建了一枚昊天印文。

  这时候,陆演宁才明白,在玉鉴的背面中间的那个符文究竟是什么,赫然就是昊天印文。而将昊天印文包含于中间的四个动物,正是四神兽,也叫四灵,分别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在陆演宁打开璇玑宫之后,郭道长已将玉鉴背面的图文符文一一的讲解了一遍,倒是让陆演宁对玉鉴有了一些更深层的了解。

  在头上打开璇玑宫,并用灵光凝出了昊天印文,陆演宁依照法诀将之分注到了玉鉴之中,在这一瞬间又滴入了心头血,然后,很是神奇的是,这滴血就被玉鉴给吸收了进去。

  同时,陆演宁感觉自己的玉鉴之间就建立了一种莫名的联系。这种联系很是奇妙,就是一种无形的连接,似乎自己心中一动就可以控制玉鉴一般,然而功力还是差了些,好像隔了一层窗户纸,隐约可见却又看不清楚。

  这让陆演宁有些郁闷,距离自己启灵到现在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些天来的修炼一点都没有放下,感觉进步还是不够快。

  其实他不知道,他的这个进境已经是够快了,若是一般人修炼到这种程度,没有个几年是做不到的,而他则在师父的帮助下才几个月就做到了。

  除了师父的传授指导,还有师父所给的丹药助益,甚至于还有暗中的利用自身功力帮他进行调理。只是,陆演宁并不知道罢了。

  这个时候,虎纠市已经初步进入了冬天模式。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陆演宁感觉似乎没有往年那么冷。至少,别人都穿两三件衣服,而他却感觉还行,就是一件长袖的衬衫而已。

  他看别人怪怪的,别人其实看他更怪。最后,同事们只能归结于陆演宁还没有谈恋爱,年轻人火力壮。

  这些日子以来,陆演宁不但是功力稳定的进步着,工作也很是顺利,同时,他和何悠悠之间已然不是像之前的同事或者朋友间的关系,但是,又还不是恋人。

  嗯,算是好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这种状态吧。

  不得不说,陆演宁之前教何悠悠的那个收下巴的方法还是非常有效的,如今的何悠悠,在不知不觉中已渐渐被一些同事发现:变漂亮了!

  不论是在平常状态还是在笑的时候,如今已自然而然的会收住下巴,再也不会呈现出双下巴的样子了。结果就是被公司的那群“狼”们将之归入了美女的行列。

  陆演宁与何悠悠之间,也算是自然而然的,两人倒是都并没有刻意的去做什么。有时候闲暇之余,一起去逛逛而已。

  今天,吃过晚饭,两人跑到了金牛山公园逛逛了起来。

  金牛山公园,虽说是公园,其实也是一座山,只是山并不大罢了,位置却是在洪山区。之所以叫金牛山,据说还有一段传说,但是陆演宁并不清楚,反而是听说这山因为看起来像是一头卧着的牛而得名。

  陆演宁平日里也不是爱玩的人,虽然天天在洪山区跑来跑去,却也并没有逛过这个金牛山公园。

  两人走在小道上,边走边看夜景,倒是悠闲自在的很。

  走着走着,却是不知不觉走出了公园的范围,小道两旁已然没有了路灯。看着前边黑漆漆的一片,陆演宁笑着说道:“哈,何悠悠,你不是来过么,怎么带了这么条路啊?”

  何悠悠脸色一红,原来他是感觉和陆演宁走在一起特别舒服,并没有认真看路,只是顺着路在走而已,在经过几个分岔道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对,不知不觉却是走错了。

  陆演宁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转而说道:“走吧,往回走,听说公园中央的地方有一头铜做的很大的牛,去看看呗。”

  何悠悠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正当两人准备转身往回头的时候,前边黑漆漆的地方跳出两个人来,头上还戴着鸭舌帽,让人看不清脸面。

  突然跳出两个人来,倒是把陆演宁和何悠悠吓了一跳,然而更吓人的还在后面:跳出来的两人手上竟然都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其中一人对陆何二人轻喝道:“不准喊!不准叫!乖乖的把钱包交出来,我们可以不伤害你们。否则,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还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匕首。

  好嘛,之前听说过有打劫的事件,陆演宁一直认为自己不可能碰到的,今天这就碰上了。

  何悠悠被吓得脸色都白了,悄悄的往陆演宁身后挪了挪,双手抓着陆演宁的胳膊。

  看着渐渐逼近的手持凶器的二人,陆演宁倒是比较镇定,毕竟也是练过的。拍了拍抓着自己胳膊的何悠悠的手,轻声说道:“放心,没事的,如果一会有事你就先跑,叫人。”

  接着,陆演宁对着面前的二人说道:“二位,不至于。我把钱给你们,放我们走。”

  对面一人说道:“快点,别耍花样!”

  陆演宁将钱包掏了出来,将里边的三四百块钱取了出来,放到地上,就拉着何悠悠准备后退。

  不成想,对面的人却并不满足,喝道:“钱包整个留下,还有手机。对了,还有你身后那个女的也一样。”

  陆演宁深深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劫匪,淡淡的说道:“朋友,别过份了啊。”边说边将何悠悠的手掰开,并往后轻轻一推,自己却身体往前迈出了一步,同时右手摸向了后腰。

  晚上出来时想着金牛山公园虽然是公园,却也是座山,会有点清凉,陆演宁还多穿了件薄外套,临出门前还在后腰挂了一根甩棍。其实平时是不带的,只是今天出门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顺手给带了,看样子似乎还真能用得上。实在是巧得很!

  个子较高的劫匪也向前一步,用匕首指着陆演宁,恶狠狠的说道:“小子,看样子不给你留点纪念你是不知道好歹啊!”说完却是猛的又进了一步,一刀就向着陆演宁的左肩剌了过来。

  “靠!这是个二愣子!”陆演宁心中暗骂,左肩,这一个不好剌偏了就剌到心脏了,当场就会要人命的!

  心念急转,身体却没有呆立不动,而是向着右前方斜跨了一步的同时,右手的甩棍直接向着左前方甩劈过去。

  为什么是甩劈?因为甩棍平时是三节收缩成一节,要先甩出来,才会三节打开,变成一根棍子,陆演宁这是把出棍和对方的来势都给算进去了,棍子甩出的时候正好就打在对方的手腕之上。

  没等对方手腕重重挨了一下之后手中的刀掉下来,陆演宁已然在一个甩劈打中之后顺势反手就将棍尾砸在了歹徒的胸口,却是传出“咔”的一声轻响,看样子是歹徒的胸骨被砸断了。

  整个过程看起来有点复杂,实际却是在一秒种内就完成了,等到陆演宁向着另一个歹徒冲去的时候,前面这个刚才还很凶的歹徒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身体直直的向后倒去。

  第二个歹徒刚反应过来,将手中的匕首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有别的动作,陆演宁的攻击已经到了,从下向上一棍撩在了歹徒的手腕上,将匕首打飞了出去的同时,顺势一棍又向下劈了下去。原本是想劈歹徒的脖子的,陆演宁心念一动,下劈的时候稍微转了下手腕,劈在了其右肩上。

  攻击完成后,陆演宁一个滑肯就向后退了出来。

  不理惨叫的二人,陆演宁迅速的拉着还处在惊愕之中的何悠悠快速的跑了。

  至于为什么不打电话报警,陆演宁不是信不过,而是不想多事。看过太多的报道,反杀的人往往没什么好结果,不是坐牢就是赔钱,呃,防卫过当!原告反倒成了被告。

  何况,陆演宁在还没有受到伤害之前,就将人打成重伤,这……很是扯不清楚,成为被告的可能性极大。

  所以,还不如“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一路跑到人多的地方,速度才降了下来,然后却是迅速出了公园,奢侈的打了个的士,开溜!呃,不对,是走人!

  平时蛮节省的陆演宁还真的有点心疼,放在地上的三四百块钱现金没捡回来……

  临下车的时候,还是何悠悠付的车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