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玉鉴问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闾山刘静骏

玉鉴问道 演宁 3046 2019.09.10 13:23

  见他们都退开到了安全距离,陆演宁这才想起自己手上可没工具,总不能空手挖吧?于是问道:“你们谁带了小铲子或者刀之类的?”

  其他人都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唯有刘亮得意的道:“我带了!”说完从他的大背包里翻出了一把折叠的小铲子,小跑着送了过来。

  这家伙,东西倒是带得齐全。陆演宁接过小铲子,对着刘亮挥挥手,见他走开了,径直一铲子对着看好的一个节点就铲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道友住手!”接着眼前的景物就发生了变化,原本的树不见了,却是出现了一小片崖壁,崖壁上有个洞,声音正是从洞里传出来的。

  陆演宁下意识的往后一跳,将铲子往地上一扔,手就摸在了后腰处的甩棍上。一脸戒备的看着山洞。

  山洞口出现了一个身着藏青色道袍的道人,手中持着一把拂尘,头发向上拢起,还插着一支看似为玉制的簪子。从面相上看,应该在四十岁上下,正一脸微笑的行了个道礼,道:“不知二位道友如何称呼?为何要破我阵法?”

  钱多多在发生变故时就反应过来,等这中年道士出现时,已手持一把短剑站在了陆演宁身边。

  钱多多和陆演宁对视一眼,虽未放下戒备,却也各自回了一礼,自报家门,“武夷派弟子钱多多、武当派弟子陆演宁,见过前辈。”

  虽然对方口称道友,然而二人也并非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不说对方所布阵法的水平,光是年纪就比二人大得多,叫声前辈并不过份。

  中年道士笑道:“二位道友不必客气,贫道闾山刘静骏,前辈二字可不敢当,还是以道友相称吧。”

  打过招呼,照了面,双方都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时钱多多才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因为事关我的朋友同学,这才前来一探究竟,打扰前辈清修,还望见谅!”

  刘静骏轻甩了下拂尘,一脸歉意的说道:“这却是贫道的错了。之前修法后有事离开,没有打开幻阵也忘了关闭防护禁制。如果有需要,贫道可以做出赔偿。”

  这个可能性虽然比较低,但并非没有。之前隔着阵法,陆演宁功力不够,看不透,此时阵法撤去,却是看出了些许不妥。眼前这位自称是闾山派的刘静骏气息之中偶尔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阴邪,山洞之中亦残留有一丝丝。

  陆演宁向着前边看似随意,实侧戒备的刘静骏说道:“前辈您太客气了,我们乱闯打扰了您的清修已是不该,您不怪罪我们已是感激不尽,哪能说什赔偿。”

  说完,又半转了身子,斜对着钱多多,向她使了个眼色,道“即然是个误会,我们不如先回去,改天再来拜访刘前辈?”

  钱多多也不是笨蛋,立马反应过来,很自然的露出微笑道:“也好,我爷爷晚上就要过来,要是见不到我去接他,只怕要生气。”

  “必须的啊,你爷爷可是武夷派长老,我也跟你去迎接可好?”陆演宁立马接口道。

  转而向刘静骏告辞:“晚辈二人就先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

  刘静骏道袍底下的手似乎微微一动,却是又止住了,一甩拂尘道:“那,二位道友慢走,今次却是怠慢了,都没请二位喝杯清茶,下次过来一定更让贫道一尽地主之谊。”

  俩人行了一礼,转身带看灵异社的几人下山了。

  而刘静骏看着一帮人离开,脸色变了数变,最后又忍住了,走回山洞中,重新升起了阵法。

  下山的一行人并不知道山上刘静骏是什么反应,反而是刘亮急切的说道:“社长大人、陆哥,你们刚才在山上打什么哑迷?和空气在对话啊,难道是有那个啥?”另几人也是一脸好奇,看着钱多多与陆演宁。

  二人对视一眼,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在山上,对方看似解开了阵法,实则又打开了一个阵法。

  这可就有意思了。

  钱多多拿出了社长的气势,小手一挥,“先回去再说。这都几点了,你们不饿么?”

  这么一说,几人还真觉得有点饿了,讨论起一会吃什么去。

  陆演宁则跟在众人后面,与钱多多一前一后的戒备着。

  等到了山下,陆演宁和钱多多才放下了戒备。

  一帮人从后门进入校内,直奔第二食堂,饿,自然是先吃饭。

  至于这次的所谓探险虎头蛇尾,该怎么向灵异社的人交待,那就不是陆演宁所要考虑的了,交给钱多多去头痛。

  吃完饭,陆演宁就先走了。只是其实并没走远,出了农大校门,找了个地方坐着稍事休息。刚才吃饭之前就跟钱多多说好了的,一会去她店里聊,有些事不适合灵异社的人参与。

  那个自称闾山刘静骏的道士有问题!

  正常情况下,有人来如果说不知道一开始还说得过去,但陆演宁和钱多多在那转了小半天,还在那里正常说话,对于一个修行者而言,如果说不知道,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假如他处于静定之中,那也说得通,不过看他后面出来后的样子不像是之前处于静定之中。

  再者,在阵法上走来走去,想必早已触动阵法,却是还没反应,直到陆演宁要破阵刚动手就出来制止,只怕是一直在暗地里观察。

  当然,以上两点真要论起来,也可以有合理的解释,比如刚出定,比如刚感知到阵法被触动等等。

  最主要的是,刘静骏出来后的反应,站立于阵法节点上,只放开了部分阵法,这也是灵异社那几人看不到他人也听不到他声音的原因。犹其重要的是,身上光气看似正常,却又隐藏着一丝丝阴邪,并且还有两三次细微的动作显示他想做出攻击,只是不知道为何又放弃了。

  陆演宁暗自掂量了一下,真打不过人家,哪怕是加上钱多多也不行,灵异社那几个更是拖累。

  故而才扯了武夷长老的虎旗,先行退走,回来再商量。

  陆演宁等了大半个钟头,钱多多才出来。

  二人进入茶叶店内落坐,钱多多就开始泡茶了,胡建人的习惯,坐下先泡茶再说。

  钱多多边泡茶边问道:“你怎么看?”

  陆演宁将之前自己所想说了一遍,最后为难的道:“要不我们就别管了?虽然感觉那个刘静骏不太正常,但我不又没有证据。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只怕打不过他。”

  “那怎么行?就在农大后门呢,这才几步路?如果他真是邪修,不说其他人的安全,我自己也住的不安心!”钱多多并不打算放弃,却又犹豫道:“我叫师门的长辈过来最快也得等到明天才能到。对了,你师父不是在么?能不能请他老人家过来看看?”

  陆演宁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可以去问问看,但我不保证我师父会管的哈。”说完一口喝完放在自己面前的这杯茶,站了起来。

  “你干嘛去?”钱多多有些奇怪的问道。

  “自然是去找我师父啊”,陆演宁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钱多多没好气的白了陆演宁一眼:“你不会打个电话么?省这么点话费跑一趟,你不累么?”

  “问题是我师父不用手机啊”,陆演宁两手一摊,心中暗道:“我也很无奈好么。”

  这个年代了竟然有人不用手机?钱多多立马给陆演宁这位师父贴上了“老古董”的标签。随即却是站了起来,说道:“别骑你那破自行车了,我开车带你去吧。”

  有人开车,当然比自己骑自行车要舒服,陆演宁自没有不同意的。同时心中又感叹上了:“果然是钱多多,还在上大学就有自己的小车了!”

  钱多多在临出门时,又返回里边,出来时手上却是多了一个瓷罐子,看样子是茶叶。不过陆演宁并没有多问,虽然大约猜出来了,却没说出来,万一猜错了那可就尴尬了。

  等到钱多多开了车过来,陆演宁才发现,这车不大,红色的,倒是很适合女生开。不过,陆演宁并不懂车,自然也就不认识这是什么车。

  但是不管什么车,总是比自己的自行车快,而且舒服。

  路上,俩人并没有聊太多,很快就到了鼓山,在院外停下车子。

  看见院门没关,陆演宁感觉师父应该在。果然,一进院门,就见到师父站在屋门口。

  郭道长道:“演宁,你是不是带客人来了?先去烧个水泡茶。”

  呃,竟然事先就知道了?师父果然厉害!

  陆演宁应了一声,赶忙烧水准备泡茶去。

  钱多多这才走进院子,见到屋门口的老人,刚才也听见师徒二人的对话,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上前行礼道:“武夷派弟子钱多多见过郭前辈!”

  刚才在路上,钱多多已事先问过陆演宁,知道了郭道长的名讳。

  “不用多礼,先进屋吧。”郭道长笑盈盈的看着钱多多,道:“姓钱,你是钱如海的什么人?”没错,钱如海正是钱多多的爷爷,也就是武夷派的长老。

  

举报

作者感言

演宁

演宁

这几天在外面,都是见缝插针在手机上手写更新的,若有错别字之类的,大家可以留言,回头我立马就修改。

2019-09-10 13: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