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十龙夺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昭莫多之战(下)

十龙夺嫡 凤鸣岐山 4478 2008.11.01 19:32

    第三个长章了,兄弟有点累了,各位老大是不是拿点推荐啥的鼓励一下.

  ——

  “轰”地一声巨响,原本是横着向下滚动的巨木,竟然被策丹猛一击之下,变成竖的了。巨木本身已是千斤开外,再加上向下的冲力,这力道少说也有两千出头,居然被策丹猛一击给打了出去,纵使是楚霸王也不过如此,一瞬间双方加起来万余人都有些看傻了眼。片刻之后,葛尔丹军呼声大作,士气高昂地再次冲了起来,策丹猛手举着那柄巨大的狼牙棒更是冲在了最前面。

  “杀!”十几名绿营兵眼看这位凶神已冲到了面前,同时出枪攒刺,试图杀策丹猛一个措手不及,不料策丹猛仅仅是冷冷一笑,手中的狼牙棒一个横扫,顿时将十余支红缨枪全都震上了半空,那十几名攻击的士兵个个虎口开裂,双臂巨震不已,发了声喊,同时向后逃了开来,清军的阵型被撕开了一个缺口,葛尔丹军疯狂地随着策丹猛杀进了清军队列之中。

  眼瞅着自家阵型将被冲破,孙思克急了,大吼道:“上!拦住他!”手下两个参将奔了出来,一刀、一枪同时向着正狂杀不已的策丹猛冲了过去。这哥儿两也算得骁勇之士,往日里在万把人的绿营里也属头两号人物,手底下还是有些真功夫的,只可惜命不好,遇到了策丹猛这么个杀星,手中的刀枪刚出手呢,就叫策丹猛给磕飞了,两颗大好的头颅也被人一棒子敲成了烂西瓜。

  将是兵的胆,军中最强的两名高手一个照面就没了,那些子绿营兵顿时胆寒起来,尽管孙思克声嘶力竭地狂吼:“顶住!顶住!”,还是不停地向后撤。眼瞅着这仗就要输了,胤祚也急了,抽出腰间的宝剑大吼了一嗓子:“两军相逢勇者胜,杀!”领着原本守卫在第二条防线的千余名士兵冲了下去。

  刘耀一看胤祚亲自冲锋了,立时急红了眼,大吼一声:“爷,那货就交给咱来杀。”

  靠!你个傻小妖,就你那两下子,一上去还不立马玩完。胤祚可不想失去这么个亲卫队长,手一伸,一把拎住跑得飞快的小妖,手中一用劲,将刘耀整个人向后抛去,也不去管小妖落在人丛中是否会受伤,运起武当内功,一个燕子三抄水,整个人如同飞鸟般冲天而起,向着战团中扑去,手中长剑一领,斜斜地指向策丹猛的前额。

  胤祚这一剑来得极为凶悍,正在厮杀的策丹猛察觉到了剑上的杀意,不敢怠慢,手中的狼牙棒一个横扫,试图将飞身空中的胤祚扫落下来。这一棒威力巨大,别说是被扫个正着,哪怕是被擦个边,都不是胤祚能承受得了的,眼看着狼牙棒即将击中胤祚,策丹猛的嘴角都已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突然间胤祚在空中轻轻一扭腰身,整个人突然间又拔高了三尺,那根巨大的狼牙棒带着强烈的呼啸从胤祚的脚底下滑过,胤祚的剑势不变,依旧直指策丹猛的额头。

  此刻策丹猛的狼牙棒扫空,再想收回来防守已是不及,但见策丹猛开声吐气,猛然一声大吼,身子一沉,右手松开兵器,飞快地击出一拳,拳势沉稳,隐隐笼罩住胤祚的胸腹之间,只要胤祚不变招,那一剑固然可以击中策丹猛,但自己也要挨上一拳,最后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

  哼,想玩狠的?咱不奉陪,胤祚手中的长剑一点狼牙棒的棒端,原本急快的前冲之势,突然猛地一个停顿,接着身形一闪,人在空中一个变向,已到了策丹猛的身侧,手中的长剑一招“仙人指路”猛地刺向策丹猛的咽喉。策丹猛大惊之下,猛地一个侧身,好歹是躲过了胤祚这必杀的一剑,但肩头却被长剑划出一大道血口。

  可惜!就差一点!要是咱的内功已然大成,这一剑就能要了这家伙的狗命。胤祚心里头直叫可惜。刚才那一个回合,胤祚已经是全力发挥了,无论是武当纵云梯身法还是手中的乱披风剑法都已经发挥出他现有的全部实力,只可惜内功上离大成还有一线的距离,在最后的关头,出剑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被策丹猛躲了过去。

  策丹猛死里逃生,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握紧手中的狼牙棒,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问道:“我,策丹猛,你,谁是?”

  靠!还玩什么来将通名,搞什么东东?胤祚冷冷一笑道:”杀你的人。”手中的长剑一立再次攻了上去。策丹猛闻言大怒,手中的巨型狼牙棒舞成一团凶狠地迎了上去。这两大高手一交战,边上那些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双方士兵立刻退到了一旁,空出了老大的一块场所,谁也不想遭到池鱼之殃。

  胤祚施展武当轻功,身形漂浮不定,根本不与策丹猛硬碰,偶尔出招便逼得策丹猛狂退不止;策丹猛手中的巨型狼牙棒舞得飞快,护住全身,不敢给胤祚近身的机会,场上的局势僵持住了,胤祚虽然占据主动,但一时间也拿策丹猛没办法。

  葛尔丹眼看着策丹猛陷入僵局,眉头一皱,转向了一边,对着一位骑在马上的喇嘛装束的中年人说道:“丹增活佛,您看那小子是什么来路?”

  中年喇嘛微微一笑道:“武当内堂弟子,唔,有点意思,武当内堂弟子竟然投了军,有趣,有趣。”

  “活佛,您看是不是……”葛尔丹试探地问了一下。

  “小僧只负责保证可汗的人身安全,其他的小僧一概不问。”中年喇嘛一口回绝。

  葛尔丹显然拿这个喇嘛没办法,看了看山腰处的激战,下令中军后续部队跟上,争取一举击溃孙思克部。葛尔丹军中再次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一千多士兵再次下马冲向了战场。

  自打胤祚抵挡住了策丹猛,清军已经稳住了阵脚,与进攻的葛尔丹军杀得难解难分,相比于刚开始时的被动,此时已算得上势均力敌,但并没能占据上风,可若是那一千多葛尔丹军再加入战局,形势对于清军来说那就艰难了,胤祚在激战中偷眼看见葛尔丹军的调动,心里头不由地急了起来,大吼一声,不顾策丹猛的棒招凶狠,手中的长剑一立,向策丹猛扑了过去。

  虽说策丹猛力大无穷,招式凶悍,但论起真实的功夫来,还是胤祚要高上一筹,毕竟武当内家功法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货色,也不是人人都能修炼得了的,之所以久久无法拿下策丹猛,一来是胤祚实战经验不足,二来是策丹猛实在是太凶悍了,势大力沉不说,还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胤祚不想两败俱伤,指望着耗尽策丹猛的体力,好一击必杀,却没想到这傻大个力大无穷也就罢了,还后劲十足,简直机器人一个,这会儿葛尔丹的援军又要发动了,再不解决策丹猛,整个战局只怕就要糜烂了,不得已,胤祚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杀!”胤祚一声怒吼,一招“长虹射日”猛地杀向策丹猛的胸口,大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一往无前的气概;策丹猛原本就为打不着胤祚而气闷不已,此刻见胤祚不要命似地扑了过来,不惊反喜,抡圆了手中的巨型狼牙棒一个“横扫千军”迎了上去。剑短棒长,若是双方都不变招,胤祚的剑根本递不到策丹猛的胸口就得被击飞,眼看着双方即将接触的一瞬间,胤祚脚尖猛地一点地,人已腾空而起,如同大鸟般掠过横扫而来的狼牙棒,手中的长剑依旧凶狠地直指策丹猛的胸口。

  策丹猛个虽大,却不傻,一招击空也没乱了手脚,双手猛地一振,原本横扫的棒式瞬间变成了上撩,若是胤祚坚持要刺出剑招,固然可以击中策丹猛的胸膛,但这一棒也足以将胤祚击成肉泥。

  嘿嘿,还来两败俱伤这套打法,老子早就等着你了。胤祚手中的长剑突地一沉,一招“四两拨千钧”轻轻地一拈,将急速袭来的狼牙棒卸到一旁,同时借力一个纵身窜到了策丹猛的身侧,左手一挥,一掌击向策丹猛的腰间。胤祚这一掌看起来轻描淡写,其实内里所隐含的力道之大,就算是块石板都足以击碎,更何况策丹猛虽凶悍,但毕竟是血肉之躯,这一掌之下顿时将策丹猛庞大的身躯打得一个趔趄,脚步虚浮地倒退不已,口中狂吐鲜血。

  胤祚可不想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身形一闪,再次扑了过去,手中的长剑一领,斜斜地抹向策丹猛的脖颈之间。这一剑已是胤祚全身功力之所聚,实在是太快了,电光火石间便已杀到策丹猛的身前,策丹猛此刻脚步虚浮,根本无从躲起。既然躲不过,索性就不躲,策丹猛狂吼一声,不理会胤祚的杀招,出拳如风,直击胤祚的胸口。

  若是胤祚不变招,固然能将策丹猛斩于剑下,只是他自己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问题是胤祚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好不容易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若是就此退开,一切又得从头再来,时间耗不起。胤祚猛地开声吐气,前冲的速度瞬间加快了不少,剑锋准确地划过策丹猛的脖子,顿时一颗斗大的头颅飞了起来,血猛地从策丹猛的胸腔喷涌而出,溅起漫天的血花,策丹猛高大的身躯在原地晃动了一阵才不甘地轰然倒下。

  胤祚是胜了,不过却是惨胜,虽然因为最后时刻加快了出剑的速度,导致策丹猛击出的最后一拳失去了位置,力道也没使足,但却结结实实地打在胤祚的左肩头上,尽管有盔甲罩着,胤祚依旧被击得向后一个倒翻,落地之后站立不稳,踉跄着倒退不已,好在临挨拳之际,胤祚及时使出了武当绝学——沾衣十八跌,卸开了大部分的拳力。饶是如此,策丹猛临死拼命的一拳却不是那么好挨的,胤祚立时受伤不轻,整个肩头都肿了起来,已无再战之力,只能先退回山顶。

  胤祚与策丹猛这仗打得惨烈,孙思克可是始终担着心思——真要是胤祚有个三长两短的,就算这场仗打赢了,只怕孙思克也没个好果子吃,此时见胤祚砍下了策丹猛的脑袋,总算是放心了不少,高喊着:“策丹猛死了!策丹猛死了!”他身边的那些亲卫也跟着高呼起来,清军士气顿时为之一振,而葛尔丹军却士气为之一挫,这一来二去,葛尔丹军便有些抵挡不住了,且战且退地向山下撤去,清军士气大盛,蜂拥着向山下杀去,可惜刚追出没多远,葛尔丹军的援兵就到了,双方再次绞杀成一团,激战了良久,清军退回了山腰,葛尔丹军也没趁势进攻,同样撤回到了山脚下。

  这一场恶战从日上三竿一直打到了正午时分,双方都死伤惨重,葛尔丹军折了大将策丹猛不说,还死伤了千余人,而清军同样也死伤了八百余人,谁也没占到便宜。仗打到这个份上,双方都很有些吃力了,不过相对来说,守山的清军绿营要相对困难一些,毕竟他们是长途奔袭而来的,虽说士气还行,可体力却成了一个大问题,对此,胤祚与孙思克两位主官也没有什么法子,只能吩咐官兵们趁葛尔丹军进攻的间隙赶紧啃些干粮补充体力。

  胤祚伤得不算太重,没损到骨头,但左肩膀却疼得厉害,完全使不上劲,虽说已服下了武当秘制的伤药,可一时之间哪能好得利索,不得已只好吊着绷带趁着战间的休息四下里走动,为那些绿营将士们打气。还别说,胤祚身为阿哥,又是苦战受伤的英雄,就这么在官兵中转了一圈,士气鼓动起来了不说,还博得了官兵们的尊敬,所到之处都是崇敬的目光,恭敬的言辞,着实令胤祚陶醉了一回。

  从午时三刻到末时,葛尔丹军又发动了几次规模不算太大的进攻,都被清军击退了,除了丢下一地尸体外,一无所获。眼瞅着就要到黄昏了,可费扬古的伏兵却始终没有没有动静,胤祚心里头焦躁不已:一旦到了天黑,葛尔丹军趁夜色逃走,那就追之不及了,就算葛尔丹军不逃,再发起一次攻击的,以山顶守军目前的状态怕是抵挡不住了,一旦葛尔丹军占领了昭莫多,战争的主动权就落到葛尔丹手中了,那时葛尔丹是走是守都由不得清军了。

  末时三刻,山脚下一阵号角响起,原本一直稳稳定在中军的葛尔丹帅旗突然向前移了,葛尔丹打算亲自攻山了,原本因屡次失败而士气有些低落的葛尔丹军登时沸腾了起来,个个如同吃了春药般高呼不止,潮水般向山顶发起了冲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