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十龙夺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望月楼风波(四)

十龙夺嫡 凤鸣岐山 2250 2008.10.28 23:57

    胤祚这一头忙得不亦乐乎,太子那头也没消停,于是乎京城上下谣言漫天飞扬,光望月楼事件就有了数十种版本,说啥的都有,沸沸扬扬,好生热闹,不过由于京城三恶少名声实在是太臭了些,而郭琇头顶上清官的大帽子又太亮了些,因此总的说来舆论导向还是偏向鹿鼎书苑这一边,只是这塘子水都被谣言给搅混了,谁也看不清那里头究竟暗藏着怎样的杀机。

  天子脚下出了这么件事,那些风闻奏事的御史们可就有事干了,这不,今儿刚一上朝,佥都御史萧遥前就冒了出来了,一头跪倒在大殿上,高声道:“臣佥都御史萧遥前有本上奏:兹有鹿鼎书苑生员行为不轨,当众殴打官员……臣奏请圣上明察。”紧接着山东道御史贾隆也跟着上了一本,同样是弹劾鹿鼎书苑,不过那罪名可就大了去了——谣言惑众,聚众图谋不轨,请求封了鹿鼎书苑,追究有关人员的错失。

  接连两个御史弹劾鹿鼎书苑,这可不得了,大殿之中立刻嗡嗡声大作,诸臣工纷纷或是相互打探事情的真相,或是讲述自己听来的传言,浑然忘了这儿是金銮殿,简直跟菜市场有得一比。康熙老爷子心中有气,脸一板,冷哼了一下,声不大,可诸臣工立马安静了下来。

  “胤祚。”老爷子的声寒得紧。

  “儿臣在。”胤祚忙出列跪下。

  “你自己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不就是老二搞的名堂吗,您老爷子自个儿还不清楚?娘的,老子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这回连御史台都用上了,他妈的,这是打算将咱往死里整,索额图,老子跟你没完。胤祚心里头暗恨,脸上却平静得很,略一沉吟道:“回禀皇阿玛,鹿鼎书苑虽在儿臣名下,不过此书苑乃是儿臣奉旨承办的,更兼有郭琇为掌山,儿臣以为鹿鼎书苑断不至于聚众图谋不轨,更不会乱造谣言,儿臣以为那些罪名都是妄加之词,置之一笑可也。至于所谓的当众殴打官员,则更属没影之事,儿臣已调查过此事,事情的经过儿臣已写在折子上,烦请皇阿玛过目。”胤祚从袖中取出早已备好的折子高举过头顶。

  康熙接过司礼太监高英年递上的折子,并没有打开来看,只是随手搁在桌上,双眼闪过一道厉芒,随即很是平和地说道:“索额图。”

  “臣在。”索额图原本就站在文官的最前列,此刻听到康熙的召唤,立刻上前一大步,躬身回答。

  “朕听说你儿子索萨被人打了,可有这事?”

  “回皇上的话,微臣并不清楚这事。”索额图推了个干净。

  这话答得可真够巧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可能是有这件事儿,但咱不知道,所有的事都跟咱没关系。老滑头!胤祚心里头暗自感叹:这帮子官员个个都是人精儿,没哪个是省油的灯,要跟他们斗还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稍有个疏忽,只怕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索额图推说不知道,康熙老爷子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冷笑,突地喝了声:“徐乾学,你不会也不知道吧?”

  徐乾学被康熙这突如其来的喝声吓了一大跳,忙一头跪倒在地,花白的胡子颤抖了老半天才回道:“臣、臣略有所闻,老臣的三孙儿怀义前些日子浑身是伤地回家,曾向老臣提起过这事儿,说是被人给打了,具体是怎么回事,老臣并不清楚。”

  这回倒好,一个是保和殿大学士,一个是刑部尚书,都宣称自己不知道实情,全然一副无辜的样子,就仿佛这场闹剧是胤祚一个人在玩似的。眼看着康熙老爷子即将勃然大怒,大阿哥胤禔跳了出来,“皇阿玛,儿臣以为兹事重大,须查个水落石出,若是有人打算蒙蔽圣听就当严惩不贷。”

  老大这货自打参了回战,立了点小功,这会儿可算是又抖起来了,这话说得有趣,查个水落石出,娘的,这蠢货是打算坐山观虎斗,打起了渔翁得利的算盘来了,全没听出老爷子是打算和稀泥,将这事儿就此揭过去的意思,还真是蠢到家了。胤祚心里头狠狠地鄙视了一把胤禔。

  康熙笑了,不过却是被气得笑了,以康熙老爷子的精明如何看不出今儿这事完全就是太子一党在玩手段,可老爷子明白归明白,却也没法子去追究太子的过失——太子是储君,动太子容易伤国本,除非是打算换太子,否则根本不能追究太子的错儿。康熙原本打算在大殿上将这事儿糊弄过去,不曾想胤禔却跳出来插了一腿,这回好了,当着诸臣工的面,不彻查是不行了,怎么着也得查出个名堂来了。康熙冷着声道:“传旨:顺天府尹孟良年老多病,特准其回家养老,着翰林院学士朱天保接任顺天府尹,限三日内查清此案。”话音一落起身向后宫而去,司礼太监高英年立刻高呼:“退朝。”

  孟良不到四十五,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哪来的年老多病,只不过是抓人的时候太莽撞,人抓来了又称病不审案,试图拖延,这回好了,一道旨意下来,让他回家吃自个儿去了,孟良成了此案的第一个牺牲品。

  朱天保,字右江,康熙24年进士,现任翰林院学士,正四品官衔,如今任顺天府尹算是放了实缺,连升了两级,不过他怎么也乐不起来:眼下这个案子看起来简单,背后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些,一个不小心,前任的下场就在眼前摆着呢,只可惜圣命已下,也只能抖擞精神准备明日开庭了。

  京城里的百姓比不得别处,绕了几个弯子都能和朝中的显贵搭上个边儿,个个都是消息灵通之辈,一早就知道今儿个顺天府要审个大案子,天都还没亮呢就早早地到衙门口排队去了,就为了抢个靠门口的位子,也好听个明白。到了天亮时分,顺天府衙早就被围得个水泄不通了,不知道是谁喊了声“来啦。”顿时整个人群都沸腾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