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禁忌实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纸鞋

诡异禁忌实录 柚子与蜂蜜 1 23 19112021.01.19 11:29

  阴阳先生但是在我家找了块布,之后问我是不是童子,还说这件事跟我能不能活下去有巨大的关系。

  我老脸一红,本打算吹嘘一番,但是只能无奈交了底……

  阴阳先生的脸上瞬间乐开了花,指着一块布说道:“你去给上面撒一泡尿。之后用尿布包着那只白鞋。放到院子里晒一晒就好了。”

  我看着阴阳先生满脸郁闷的说“用别的东西代替抱行不行?”

  “我不管,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就是不能让白鞋露出来,不然今天晚上你就得死。”

  我闻言一听,只好将充满尿骚味儿的东西抱到了院子里,说来也邪门!太阳光一晒,鞋和白布燃烧在了一起。

  阴阳先生走在我的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慢悠悠的说道。“年龄23了还是处男,行,可以,不错。”

  “那你是不是处男啊?”听着我的反问,阴阳先生对着我坏笑了一笑,双手呈现两个龙爪“当年我可是情圣小王子,睡过的女人无计其数啊。就连三四线的明星我都碰过……”

  我听着阴阳先生越讲越狠,没在理会,而是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鞋子是给死人穿的,埋在地下十多年的,邪的狠,昨天晚上你捡回来之后。

  有没有注意到鞋子去了哪里,不出意外的话你鞋子都忘了吧,正是在你忘的这个时间,鞋子自己穿到了你的脚上。

  俗话说的好,人穿鬼鞋难过夜,这个夜就是时间,就是你穿上的还用不到一晚上的时间,你小子就死翘翘了。”

  阴阳先生的这话,我越听越糊涂。“不对劲呢,那我昨天在家睡了一个晚上,也没见我有事啊。”

  阴阳先生不屑的说道:“那是今天早上穿的,之前让你扬粮,就是想把那玩意给打出来,之后事你也就知道了,打出来他就落在你身后。”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刚想要问锁头的事儿,却发现阴阳先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emm估计是嫌我问题太多走了吧。

  刚出院子没几步,我就觉得脖子疼,背也酸。走几步就遇见了昨天那个老太太“小伙子,你们年轻人还玩啊?”

  “啊?”我满脸懵逼的看着老太太。

  “你小子不学好,昨天晚上我就看你一个人在那边又蹦又跳的。

  这不,今天你身后又跟一大群白衣女的,小伙子,我劝你心术放正啊,现在不是古时候,纳妻,纳妾可是犯法的!”

  听着老太太的话,我浑身嗖的一下冒出了冷汗“大娘!你可别乱说啊,我是我怎么没看到我身后跟着女的。”

  老太太听到我的话后,突然噗嗤的笑了一声,跟我缓缓的说道:“你个年轻人胆子咋那么小呢,我就是逗逗你。”

  听到这里,我长缓着松了一口气。

  老太太看到我的样子,又捂嘴偷笑,而后看我刚走,就从身上掏出两个梨“我是你三婶儿,小伙子出门这么久就把我给忘了。”

  这时我在看看老太太浑身的模样,猛地一拍脑门,对啊!

  我接过梨子刚要道谢,三婶面带微笑的说“你女朋友长得挺漂亮的,就是脸色不太好。”

  “啊?三婶别闹了!我连女的手都没摸过呢,又怎么哪儿来的女朋友?”我咽了一口唾沫,感觉手心滑腻腻的,脖子上的酸痛越来越厉害。

  “你这小伙子!谁跟你闹了,你的女朋友不是在你背上背着呢吗?”看着三婶义正言辞满脸严谨的表情,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在看那三婶!我感觉自己脑袋轰的一声。

  特么的!三婶去年不是就特么死了么!!!

  想到这里,我吓得把两个梨子一丢,随即开跑!

  不过没跑几步就卡了一个跟头,摔了一个狗抢屎!

  来不及看身上的伤口和疼痛,回过头来却发现三婶领着一个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盖住面门身穿红衣的女人冷冷在看着我。

  三婶惨白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你看这不就是你女朋友吗?

  猛然间,女人头帘被风吹开,狰狞见骨的伤口和那惨白的眼珠就屹立在我的面前,越来越近。

  我只感觉嗓子里面好像卡住了什么东西,浑身忍不住的颤抖!“鬼啊!!!”撕心裂肺的喊完这句话之后,我只感觉天玄地转,脑子里嗡嗡,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晚上,阴阳先生坐在我的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我怎么了?你在哪里发现的我?”我看着阴阳先生,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答案。

  “发现?你小子睡蒙了吧。我刚跟你讲完啊,粮食打鞋的事儿,你小子就被一个红衣女鬼上了身,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我听着阴阳先生的话,感觉自己都炸毛了!接着又把梦中的经历跟阴阳先生讲了。

  阴阳先生听后一笑“虽然咱们活不了几天,但是等会儿,你还去买一点纸钱去祭拜一下你的三婶,多亏了他老人家,不然今天晚上你小子就死了。”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之后又去商店买了一点纸,烧完我回来发现已经到了半夜。

  打算去找阴阳先生,不过听隔壁的邻居说他去了老余家。

  这我没办法,总不能半夜去人家吧,只能回家睡了一觉,梦里,我梦见那个红衣女鬼一直跟在我身后,直到他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给我吓醒,发现已经到了天亮。

  与往不同的是,没有鸡鸣,没有狗叫,天空也灰蒙蒙的,出门也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哪怕是正下天。

  推开院门我就去了老余家,并不是蹭饭,而是村子里目前只有一个阴阳先生,只能去哪里找他。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