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情殇入凤终涅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你为什么要救我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597 2019.07.12 14:59

  刘畅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一**揍下来,几个小混混几乎都只剩下半条命,他们跪的跪,躺的躺,狼狈的像是下水道里苟延残喘的耗子。

  “畅哥,弟兄们到底哪惹着韶公子不痛快了,我们不过是想替韶氏打探那边的消息,可他却这么来对付我们,这到底是为什么?”山哥被打的最惨,他很不服气,明明是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确没成想捅了个大篓子。

  刘畅扔下手里的棍子,斜靠在一个旧铁皮柜上,点了跟烟,看着山哥不屑的说:“为什么,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这是韶公子下的命令,而我只是来执行的,另外,韶公子想得到什么消息,想做什么,自有我去替他办,你们只是韶氏新收的几条狗,探听消息,呵呵,轮得到你们吗?还有,我说黑子,你也算在韶氏做了很久了,可现在选人越发不靠谱了,怎么,是三执会的会长做腻了,想退位让贤?”

  刘畅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这人是三执会的会长,绰号叫黑子,在接到刘畅的通知后才知道他手下的人闯了祸,便连忙赶了过来,作为三执会的会长,待遇还是很不错的,他自然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畅哥,这次是我办事不利,瞎了眼让他们几个进韶氏,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纰漏。”

  “让不让你留,我说了可不算,得看韶公子的意思。”刘畅不再和黑子多言,他从背后抽出一把黑金匕首,走到了山哥他们几个面前冷冷的说:“进了韶氏,就要守韶氏的规矩,既然你们搞错了自己的身份,坏了规矩,那么对不起,惩罚你们就得受着!”

  手起刀落,地下瞬时殷红一片,该解决的已经解决,刘畅的任务完成了,他转过身,把匕首擦拭干净重新别回腰间,“韶公子吩咐了,让活着的滚出南江市,交给你了。”

  其实现在的韶元淇特别的后悔,看到羽绾情昏睡在床上,他特别想让那几个人全部没命,可他毕竟是韶氏的主人,为了一个女人做如此冲动的事情,对内,会让手下的人不安,对外,也会让别人对韶氏妄加揣测。

  就这样,当韶元淇没日没夜的在羽绾情床边守了两天之后,羽绾情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哎,她醒了,韶公子,你快看啊她醒了。”先发现的是正在给羽绾情吊点滴的护士,她喊了韶元淇之后马上跑出去找冯舒去了。

  韶元淇本来正倚在医疗室的沙发上小憩,听到护士喊他,马上睁开眼扯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就冲到羽绾情的床前,果然,羽绾情醒了,虽然她的脸色还是很不好,但她的眼睛确实是睁开了。

  “小羽,你终于醒了,你看到我了吗,我是韶元淇啊,记得我吗?”

  羽绾情怔怔的看着韶元淇,也不说话,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缓缓的抬起手,抚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嘴里挤出一句话:“孩子,是不是没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本来韶元淇还准备等羽绾情醒了,身体稳定以后再告诉她孩子没有的事情,可没想到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说?怕不会直接又把羽绾情给刺激晕了,不说?那现在又该怎么搪塞过去。

  正巧这时候冯舒走了进来,韶元淇立马转移话题,“哦,这个是我的私人医生冯舒,你刚醒,让她再给你检查一下吧。”说完韶元淇给冯舒使了个眼色,出了门,他要冷静一下,想想对策。

  没过一会,冯舒走出来,对韶元淇说:“她现在身体没大碍了,但是需要静养,我已经把她身上的仪器撤了,你可以把她转到客房去了,但是点滴还是要继续挂的。”

  “好,我知道了,这几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对了,我把她孩子没有的事情告诉她了。”冯舒依旧看着韶元淇。

  “什么?!你告诉她干什么,你会不会当医生,她现在不能受刺激你不知道吗?”韶元淇对着上一秒他还在感谢的人大吼道。

  冯舒并不惧怕韶元淇的责问,“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还是早告诉她好,再说,你以为你我不说,她就不知道?两个月的孩子,根本还是个胎芽,她当时被打的都要死了,这情况下孩子保的住吗?”

  韶元淇没心情听冯舒解释,他挥了挥手让冯舒离开,自己转身进了医疗室。

  羽绾情躺在床上,没有哭闹,她甚至什么表情也没有,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小羽...”韶元淇走近,轻轻的唤了一声。

  羽绾情侧过脸,一颗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她看着韶元淇“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让我就那么死了多好,我本来也是想死的,我想要自杀的你看不出来吗?!”羽绾情越说越激动,扎着针的手因为乱动而让针头脱出了血管,血液立刻随着管子回流,韶元淇心道不妙,连忙把收拾了东西正准备走的冯舒又喊了回来。

  一支镇静剂用上,刚醒来的羽绾情又睡了过去,冯舒她们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看着一个内外都是伤的人继续这么闹下去吧。

  韶元淇看着羽绾情,眼里满是心疼“冯舒,你看你干的好事,我早说了不能告诉她孩子的事,你偏要告诉她,现在怎么办?”

  “韶公子麻烦你弄清楚,我只是你的私人医生,治病救人我没问题,可心理疏导我实在是不会,这种事你别问我怎么办,对了,我建议你还是赶紧给她换个房间修养,医疗室的布置太过清冷,不能给人安全感,特别是她现在这种心里极度脆弱的人,换个环境,对她有益无害。”

  前面的话韶元淇还是听不进去,但是冯舒后面说的,他也觉得很有道理,是该给小羽换个住的地方,可是要换哪去呢。

  韶元淇家的别墅坐落在海边,是早些年韶元淇的父亲留下的产业,二层的花园洋房通过美式田园风格的装修就如同一处世外桃源,出了卧室阳台的门便是一大片私人沙滩,虽然不及楚家庄园的面积大,但胜在景色,如今这样的房子在南江市,已经贵的没人敢估价了。

  韶元淇的父亲过世后,韶元淇改了别墅的装修风格,他大学学的就是设计,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装修风格,但可能是他性格的关系,室内无论是装潢还是家具,不是白色就是黑色,虽然看着高端时尚,但现在首要是给羽绾情修养住,要温馨,暖色调的,韶元淇环顾一周,想来想去,发现这里压根找不到和温馨搭边的房间。

  韶元淇拿出手机播了一串号码,“喂,阿畅,联系一下上次给我这里做装修的团队,让他们马上过来一趟。”

  高级室内设计团队工作效率不是一般的快,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他们就把韶元淇卧室旁边的一间书房改造完成,墙面原来就是银色天丝壁纸这个就没有更换,冰凉的瓷砖换成了实木地板,还铺上了地毯,家具一应从北欧换成田园风格,当然考虑到新家具的气味问题,这次买的都是成品家具,其实这么高档的家具,成不成品的,也没什么味道。

  一周后,羽绾情从医疗室搬到了这个房间,她的身体已经在慢慢恢复,冯舒叮嘱她没事就多活动活动,可她懒得动,每天就坐在房间里的藤编大吊椅上,对着窗外的大海出神,韶元淇除了忙公司以外的时间全部用来陪了羽绾情,就算现在的羽绾情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明亮耀眼的女孩子,韶元淇还是喜欢她,心疼她,想就这么陪着她一直走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