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情殇入凤终涅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就这么从她身体里流走了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656 2019.07.10 00:08

  “山哥,咱们来这里到底干嘛啊,这万一要是被发现,咱们可是要完了。”楚家庄园的院墙外面,几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正在四处张望着。“你小声点,听着,哥儿几个都是刚到韶氏集团的,要是不抓紧干出点名堂,那只能永远是最底层的小混混,楚风俊现在出国了不在这儿,但是他连夜出国,自己的生日宴都没办完,那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咱们今晚上来这,就是要弄明白,这楚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哦,我懂了,再把咱打探到的消息,告诉给韶公子,哎呀,还是山哥你有头脑,小弟我真是跟对人啦。”

  “你给我闭嘴,趴下,我先翻墙进去。”说着,这个被称做山哥的人踩在一个小弟的肩头,带头翻上了楚家的院墙。

  一个,两个,前后四个男人,相互拽拉着,都翻进了楚家的庄园,而后他们隐蔽进了那片树林,想通过树林摸到庄园的别墅里去,依旧是寂静的夜,只听到几个人的鞋子踩在草丛和落叶里的声音。”嘘,你们听,啥声音?“这时候一个小弟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微弱的呻吟声,”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啊,在这边,过来过来。“他们循声走去,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羽绾情,此时的羽绾情正蜷缩在地上,因失血过多的脸上已经没了昔日的红润光彩,她闭着眼睛,低声呻吟着。

  几个小混混凑上前去,打量着身下的女人,“这是谁啊山哥,留这么多血,快死了吧。”“我X,是她,哥几个,咱们这次真没白来。”为首的山哥看清了羽绾情的脸,心里一阵兴奋。“这女人可是楚风俊的相好,别看我也是刚去韶氏,但在前一阵重生门老大的宴请时候,我见过她和楚风俊一起去的,就是她,准没错,哈哈,咱们把她抓回去,审问审问,楚风俊为啥连夜走,她肯定知道。”

  重生门,是南江市现在最大也是最强的黑道帮派,门主是一个叫萧琊的男人,前不久重生门建立分会,萧琊宴请了所有南江市有头脸的人物,韶氏集团的公子韶元淇去了,楚风俊自然也去了,还带着羽绾情一起,这个山哥当时刚入韶氏,还是跟着韶元淇的助理的助理一起去见见市面,那天的羽绾情精装打扮,宛如一个仙女一般,在场大部分男人的眼光都围着她转,这个山哥,自然对她也记忆犹新。

  “那还等啥啊,既然这女人这么重要,咱快把她抓回去呗!”就这样,虚弱的羽绾情被几个男人扛起,用绳子拖着,好不容易带她一起翻出了院墙,塞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带走了。

  天刚刚亮,柏管家和两个保安站在楚家别墅二楼的卧室门前已经好久,他们都不知道羽绾情走了没有,可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万一楚风俊突然回来,看到羽绾情还在,那么他们都得下岗。“柏管家,我看咱们别墨迹了,直接进去,要是她还在,就直接请人。”一个保安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柏管家想了想,是啊,虽然这羽绾情以前是楚风俊的心头爱,整个楚家的人也都对她恭恭敬敬的,可是现在,也是楚风俊下的命令要赶走她,况且也已经宽限了她离开的时间,现在,真的没有再客气的必要了,就这样他们拉开房门,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没有人,呼...柏管家刚刚送了口气,突然听到前面一个保安惊愕的声音“这,有把刀子带着血,这地上也有血啊,管家你快看看。”柏管家连忙上前,他看到了那把带血的水果刀,和地上淅淅沥沥的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口,估计门外也有,只因卧室外面铺了深色的地毯,所以他们刚才并未注意。

  “这是谁的血啊,羽小姐的?她不会自杀了吧,可也没见她人啊。”一个保安疑惑道。

  柏管家的脸色这时候有些紧张了,羽绾情若是真的自杀了,那事情就真的太严重了,楚风俊当时只吩咐了让她离开楚家,但没有说她可以死,万一她死了,那这个责任,谁能付的起。“你们俩,快。把庄园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看她到底在不在,然后来告诉我,还有,见到谁,这里的事也不能说出去,就说例行检查庄园,快去。”

  两个保安应声而去,已最快的速度把偌大的庄园前后里外都检查了一个遍,当然,被带走的羽绾情已经不会在这里。

  “呼...呼..呵.没有,没有人,都检查过了,她真不在。”“对,我俩把庄园所有地方都转遍了,没看着她。”二人短时间内跑了这么大一个庄园,累的不轻。

  没见着人,那她真的走了,要是走了,在外面是死是活,那就不管楚家的事情了,柏管家这么想着,稍微放下心来,他吩咐一个保洁员来清理掉地上的血迹,说可能是羽绾情昨天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割破手了,然后还嘱咐了三人保密今天的事情,反正人已经不在楚家了,又说不定,这血迹,真的是她削水果削破了手弄的呢。孰不知,此时的羽绾情,已经落入了另一个致命的魔窟。

  “说不说,你到底说不说,楚风俊到底为什么连夜走了,楚家到底出什么事了,快说!”

  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子,牢牢的绑住了羽绾情的双手,她被吊着胳膊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体随着绳子左右摇摆,嘴角和鼻子里都有鲜红的血液流出。

  羽绾情此刻已经被几个男人拳脚相加打的快要晕过去了,本来因为手腕的刀伤就已经流了很多的血,她真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而且,她也是真的什么都不想说,楚风俊为什么走了,她确实很清楚,可是她没必要把这件事情,说给面前这几个小混混听,所以她索性闭着眼,任凭他们肆意的凌虐。

  看到问了半天仍然没有任何结果,几个人明显都显得不耐烦起来,为首的山哥尤为暴躁,本来还以为能在韶元淇面前立个大功呢,现下看来是要泡汤了,他已经没有耐心再审问下去。”好啊,让你说你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二牙,你去把这女人的嘴给我封上,她不是不说吗,那就永远也别想说了。“

  施暴又开始了,呜...不知道是谁,一脚踢在了羽绾情的肚子上,痛的她五脏六腑都在发抖,这时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孩子!!!,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死了不要紧,可是这个刚刚来到这世界的小生命,也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就这么离开了吗?羽绾情突然觉得好不甘心,也好心疼和内疚,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不要怀上这个孩子。

  “呜呜呜.....,”羽绾情挣扎着想让他们不要再打她的肚子,可奈何嘴巴被胶布封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看着那几个面目可憎的小混混,任由他们扯着棒球棍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她的身上。

  “嗨,我说哥几个,我看咱们打也打的差不多了,该把她结果了吧,”

  这时候另一个男人有些犹豫道“可是,这事韶公子还不知道,咱们刚来,可别惹什么祸啊!”“怕什么,这点小事还用让韶公子知道,你害怕,我来。”话说完,山哥拿着棒球棍子就狠狠的朝着羽绾情的腹部重击下去...

  “啊...呜呜呜.啊!”女人的惨叫在地下仓库里回荡,羽绾情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身下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流出去了,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好吧...就这样吧,她本来不也是想要自杀吗,可为什么,连她的孩子,都不被允许让她带走,为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确不被人相信,楚风俊...她最后想了一次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绝望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