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风花雪月,人不风流只为贫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015 2019.08.28 23:53

  一个崩拳,一个八珍步。

  “不觉间,我已经是原血六级武者了,有能耐赤手屠熊搏虎!”

  展飞羽长舒一口气,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终于不再处于最底层。

  阴能:10点

  “阴能不够用了,我要尽可能去多多获取。”

  念及此处,展飞羽忍不住想起了被阴鬼上身的王文生,到目前为止,他发现阴能最大的源头是阴鬼。

  而要面对阴鬼,毋庸置疑,那太危险了!

  “老六,想什么呢?”在展飞羽沉吟之际,白蝴蝶的声音忽然响起。

  展飞羽转过头来,笑道:“大师姐。”

  “书背的怎么样了?”白蝴蝶问道。

  展飞羽这才想起,今天要进行十日一次的考核,自信一笑道:“请大师姐提问。”

  ……

  夜黑星稀。

  青阳河上,水波荡漾。

  一艘画船缓缓破水行进,轻微的水声哗哗作响。

  画船上,挂满了许多灯笼,照得河面朦胧隐约,美如画卷。

  瑟瑟琴音,美妙歌声,像是仙女在抚琴唱歌,从画船上飘荡而出。

  此时夜深人静,各家各户都大门紧闭,百姓睡入梦乡,似乎没有人听到那歌声。

  画船独自漂流。

  从青阳河上穿梭过青阳镇。

  住在巷尾的一户人家,偏西的房间里,隐隐有亮光透出。

  “圣人云: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一个年轻的书生还在苦读诗书。

  他叫刘子康,与很多人一样,也曾尝试练武,只可惜,接连练了几年却一无所成,实在没有什么习武天赋,淹没于芸芸众生。

  不过,他没有放弃,弃武从文,没想到展现出不俗的才华。

  现在,刘子康被一位颇有名望的儒生收为弟子,写过几篇诗文,传播开来,得到不少好评,让他也算是小有名气。

  “我要好好读书,不辜负爹娘的期待,不辱没了老师的声望,还要多赚些钱,为姐姐准备嫁妆。”

  刘子康刚刚打了一个瞌睡,他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这样想到。

  继续读书……

  蓦然!

  刘子康听到了什么声音,忽远忽近,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像是……一个女人的歌声。

  歌声,很美,很动听。

  刘子康忍不住打开窗户侧耳倾听,歌声越来越清晰。

  的确是一个女人在唱歌,歌喉婉转,大珠小珠落玉盘,歌曲意境暧昧,是一个女儿家暗恋男人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说不出的浓浓爱意,尽在歌声里。

  深夜寂寞,刘子康渐渐听得入迷,听得心神荡漾,不能自已。

  忽然,歌声变小了,似乎在远去。

  “谁家姑娘在唱歌?”

  刘子康浮想联翩,禁不住心痒难耐,便走出家门循着歌声一路追去。

  穿过熟悉的小巷,不断往前走。

  不知不觉间,刘子康走过了三条街巷,已经走出了很远一段距离。

  歌声依然在飘荡……

  “在哪儿,感觉很近,为什么我还是追不上?”刘子康产生了一丝动摇,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的举动很愚蠢。

  “追上了又能怎样?人家还能看上你吗?”

  刘子康深知自己家贫,连一件好衣服都没有,在外的拉拢人脉,全靠老师的面子。

  人穷志短,人穷心卑……

  想到这些,刘子康不禁有些心灰意冷,想要回家了。

  蓦然!

  歌声变得响亮起来,似乎非常近了。

  刘子康忍不住抬起了头,前方忽然闪现一道迷人的亮光。

  快步走过去一看!

  河水悠悠,一艘画船摇晃在河上,画船里,琴音歌声,美不胜收。

  刘子康站在岸边,伸头张望窗内。

  忽然,画船靠岸停了下来,恰好停在刘子康这边。

  “这位公子,你在看什么?”温柔可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没看什么……”刘子康窘迫不已,好尴尬,结巴道。

  “公子,你懂曲乐吗?”女人问道。

  “略,略知一二。”刘子康脸红了,其实他并不懂,君子谨言慎行,不该撒谎的,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谎话下意识就出口了。

  “那公子一定是知音人,不知是否愿意赏脸,上船与小女人一叙。”女人有些惊喜地说道。

  这合适吗?刘子康看了看四下里,没有一个人,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

  “公子不愿意吗?”女人忽然道。

  “小生,小生岂敢不从。”刘子康太想看一看那女子长什么样子,一咬牙,抬脚踏上了画船。

  刘子康回头看了眼来时路,然后就听到舱门打开的声音,他闻到了一股幽香,再也忍不住,一头钻入了舱内。

  ……

  “不是吧,又失踪一个人?这次是谁?”城门口,白三两惊呼一声。

  “刘子康,一个穷书生,听说写过一首《寒夜雪》,有点名气。”展虎叹了口气,表情凝重,“算上这个刘子康,连续四天,失踪了四个人,全是在半夜里莫名其妙失踪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青阳镇太平了很多年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白三两摇了摇头,难以置信。

  展虎:“白大哥,你确定昨夜没有人离开过?”

  白三两:“青阳镇的规矩是过了半夜就关门,不准进不准出,我可以拿命担保,关门之后,再没有人进出过,至于这个刘子康是不是在关门前离开的,我就不好说了。”

  展虎摇头道:“刘子康的家人可以作证,在临近午夜前,刘子康还在房中埋头读书。”

  “那这事,真是邪门了。”白三两两手一摊,“虎子,你怎么对这事这么上心?”

  展虎嘿然一笑:“帮主听说连续有人失踪,非常震怒,悬赏三十两破案呢。”

  “三十两!”白三两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展虎叹道:“我家小羽拜师在游先生门下,人情来往花销很大,他只有我一个亲人,我怎么着都要给他准备点以防万一。可惜,这个案子,一点线索都没有。”

  白三两点点头:“兄弟,你放心,我要是发现了什么,第一时间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