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从未遇到过这种怪事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098 2019.09.08 22:50

  “赤极门的人……”

  展飞羽若有所思,早就听说,强大的武者通天彻地,无与伦比,以前只能凭空想象那是什么样子,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来者不是一般的强!

  “先生,这位赤极门的高手究竟是何人,一吼之威,竟如此恐怖?!”陆奇深吸口气,面露敬畏之色的问道。

  “此人名叫鲁岩,真血六级武者。”游天河简略地回道。

  不知为何,展飞羽从游天河眼中看出一丝不屑之色。

  似乎,游天河有点瞧不起这个鲁岩。

  “怎么可能呢,或许是我想多了。”

  展飞羽这样想着,只是仔细看了看游天河的表情,心头的疑惑反而扩大了几分。

  总感觉,向来温和可亲的游天河,这几天气质上悄然间发生了许多改变,可到底什么地方变了,展飞羽也说不出清楚,纯粹是直觉。

  天色渐晚。

  经过昨夜惶恐的青阳镇百姓,越发惴惴不安,家家户户,燃烧火烛、柴火,照得四下里亮如白昼,没有人敢睡觉。

  可是天黑之后,众人难以置信的发现,没有起雾!

  那种莫名寒冷的灰雾,没有再出现!

  而那些住在镇子周边的人,很快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赤色立方体的外面,视线穿过半透明的光幕,灰雾依然弥漫如海。

  一连串的消息不胫而走,加上鱼龙帮极力安抚,青阳镇百姓终于确认他们安全了。

  众人欢呼雀跃,纷纷走出家门,像是逢年过节一样庆祝。

  处处灯火通明,一道道烟花升空炸开,释放出美丽的烟火。

  展飞羽站在小院里,看着烟花烂漫,深感不可思议。

  这一场生死存亡的危机,竟然就这样被赤极门的人轻描淡写化解了。

  “四柱赤极阵……”展飞羽看了看那四根百尺圆柱,越看越惊叹。

  这时候,陆奇走了过来:“老六,外面这么热闹,我们出去逛逛?”

  展飞羽略一沉吟,点头道:“好。”

  随后,他们叫上了白蝴蝶,张庭波,还有唐禅和小丫鬟紫香,展虎等人作为扈从跟随,一行人去逛夜市。

  街上全是人!

  行人如织,摩肩接踵。

  夜市里就更加热闹了,喧嚷此起彼伏,小摊贩的呦呵叫卖声似乎也变得特别卖力。

  危机一解除,所有人从紧绷神经状态中解放出来,变得异常兴奋和活跃。

  一路上,展飞羽他们购买了很多小吃,吃得嘛嘛香,夜市上还有马戏表演,皮影戏这些,让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大师姐,我们去看看那根柱子?”陆奇忽然提议道。

  距离夜市最近的那根圆柱在东方,隔着几条街。

  白蝴蝶扬眉瞭望几眼,面露犹豫,但她又看了看大家都是一脸好奇之色,便颔首道:“都跟上,别走散了。”

  “好咧!”

  陆奇欢呼一声。

  一行人朝着圆柱方向走去,一条街接着一条街。

  小半个时辰后,白蝴蝶停了下来,秀眉紧蹙,沉声道:“不对劲,我们走出这么远了,怎么还没有到?”

  百尺圆柱明明就立在前方,却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展飞羽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们几乎是以直线前进,按理说应该不断拉近与百尺圆柱的距离,可是,走了这么久,这种距离感完全没有拉近缩小。

  “望山跑死马……”

  展飞羽不由得想起一段亲身经历,在云谷村小树林里,突然阴天下雨,他撞见了阴鬼,当时就是怎么跑都逃不掉。

  “大师姐,这或许是四柱赤极阵的奇异之处,我们接近不了这四根柱子。”展飞羽开口道。

  众人想想也是。

  白蝴蝶点头道:“这等奇阵超乎想象,既如此,我们还是回去吧。”

  一行人顿时兴致缺缺,开始返回聚贤小居。

  此时渐渐接近了深夜,路过青阳河的时候,展飞羽与展虎心有灵犀对视一眼。

  很快,他们就转入一条大路,远离青阳河,渐行渐远。

  没有人注意到,落在最后面的张庭波漫不经心扭头朝后看了一眼。

  ……

  次日一大早。

  展飞羽一觉醒来。

  看时辰,这会儿应该日上三竿了,天色却依然黑乎乎的。

  走廊里挂着一个个灯笼,照得外面蒙蒙亮。

  展飞羽推开门,放眼环顾,果不其然,没有任何灰雾出现,一切平安!

  “赤极门,厉害!”

  展飞羽由衷赞叹,情不自禁生出几分心驰神往。

  第二天,依旧平安。

  第三天,平安如常。

  到了第四天……

  “灰雾,该散了吧。”

  展飞羽一大早就起床,跑到外面看了看,巨大的立方体依然在,天空漆黑如墨,见到一抹亮光。

  “时辰还早呢。”

  展飞羽这样想到,转身回到屋里修炼,又吃过了早饭,直到晌午,他面色沉了下来,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立方体之外的灰雾,没有散去!

  游天河去了一趟总坛,回来之后,愁眉不展,来回踱着步子。

  第五天,灰雾没有散去。

  第六天,灰雾还是没有散去。

  第七天,灰雾还在。

  然而,四柱赤极阵马上就达到极限了。

  “鲁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洪知洞等人急得满头是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独眼老者鲁岩面沉如水,表情凝重,“原始级灰雾竟然持续了七天不散,这……本座从未遇到过这种怪事。”

  洪知洞不管这些,连道:“鲁长老,四柱赤极阵失效后,您老可还有其他方法庇佑青阳镇。”

  鲁岩仅有的一只眼闪动着阴鸷之色,摇了摇头:“你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听了此话,所有人都是面如死灰。

  第八天!

  喀喀喀……伴随着一阵清脆响声,巨大立方体溃散开来。

  霎时间,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被阻挡在外的灰雾,像是瀑布一样从天上掉下来,像是洪水一样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只在片刻间便吞没了整个青阳镇。

  青阳镇如坠鬼蜮!

  ……

  第八天上午。

  滚滚灰雾,翻腾起伏。

  聚贤小居,灯火通明。

  院子中央,燃烧一堆篝火,汹汹大火烧起来,照得大片地方亮如白昼。

  仆役们持续不断添加干柴,保持篝火不灭。

  只是,那些黑暗里,总是传出“沙沙沙”的细微响声,像是毒蛇吐信,像是蚕吃桑叶,让人不寒而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