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3 今天你肛裂了吗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660 2019.09.16 21:07

  站在兵器库的大门前,展飞羽心中荡起微微涟漪,叹了口气。

  离开聚贤小居,有好有坏。

  坏处是,被舒服的小日子甩了,分手快乐。

  好处是,借着这个机会,他可以逐渐展露实力和天赋,一步步崭露头角,浮出水面,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班正烈,锻刀大师……”展飞羽心中浮现一些期待。

  迈步向前走。

  蓦然!

  门里有一道身影倒飞而出,后背迅疾无比撞过来。

  展飞羽目光微凝,肩膀一晃躲闪开来。

  嘭!

  那道身影双脚砸落在地上,然后双脚捈着地向后漂移,到了三丈开外方才停下来。

  展飞羽定睛一瞧。

  那人年纪不小了,两鬓微微斑白,身材短矮,却很强壮,面目丑陋,留着浓密的络腮胡须,有几分武大郎的既视感。

  短矮者手里提着一把宽厚大剑,气喘如牛,双目鼓突,瞪着大门内,一脸凶神恶煞。

  “班肛裂,你给我滚出来,咱们再斗上三百回合。”短矮者举起剑叫嚣道。

  咯吱,咯吱……

  未见其人先闻怪声。

  展飞羽眉头一皱,偏头斜睨大门内,就见到一辆“四轮车”缓慢驶出。

  这个四轮车,其实就是轮椅,由四个木质轮子,前后各两个,中间配上一张有着扶手的椅子所组成。

  诸葛亮不能走路时,就是乘坐这种四轮车指挥战斗的,可以称之为古代版轮椅。

  咯吱咯吱的怪响,正是四轮车发出的。

  四轮车之上,端坐一个年若花甲的老者,满头花白头发,羊角胡须也是一片花白,面容冷峻严肃,脸上有三道狰狞的伤疤,其中一道赫然从左眼上划过去,眼皮绽裂开来,但所幸左眼并没有受伤。

  当四轮车来到大门之外,风一吹,搭在椅子上的两条裤腿随风摆荡起来。

  展飞羽见此,眉梢顿时挑了下。

  这位老者没有双腿!

  冷峻老者手里有一把刀,没有出鞘,形状狭长,微微弯曲。

  看样式,像是太刀。

  此刻,冷峻老者目光沉凝,冷冷看了看短矮者,嗤笑一声道:“侏儒,你是不是皮痒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短矮者横剑在前,哈哈冷笑:“我还能上房揭瓦,你能吗?天天这么坐着,屁股早就烂开花了吧?今天你肛裂了没有?要不要我给你请个大夫瞧瞧?嘿嘿,有种你站起来跟我打一场,你要是站得起来,我立刻自宫谢罪。”

  听了此话,展飞羽面露愕然。

  尼玛!

  这也太他么毒舌了,你这么损一个残疾人,良心不痛吗?

  但这些冷嘲热讽,冷峻老者显然听过不知多少次了,无动于衷,手放在了刀柄上,慢悠悠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只怕你接不住我这一刀。”

  短矮者见状,神色一肃,深吸口气,整个人气势凌厉起来,剑尖微微扬起,嚷道:“我已经领悟了剑意‘孤月冷’,你尽管放马过来。”

  冷峻老者不紧不慢:“我让你先出招,免得你落败后,人家说我欺负一个侏儒。”

  短矮者怒哼一声,浑身微微震动,忽然撩出一个剑花。

  剑尖像是一支笔,在空气里画出明亮的线条。

  眼见此幕,展飞羽打了一个激灵,这是意境!两位真血级武者在比拼意境!

  “意境之战,太难得了。”

  展飞羽第一次见到真血级武者交锋,顿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目光一瞬不瞬。

  只见短矮者隔空冲着冷峻老者出剑,他的剑极快,抖出一个个剑花,空气里蚕丝一样的光线越来越多,交织组合,渐渐形成一轮新月。

  天色为之一暗!

  就好像是夜幕降临,一轮新月冉冉升起,挂在半空中,天地间弥漫着孤冷的月光,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展飞羽心头忽然升起一股深深的寂寞之感。

  这种寂寞让人抓狂,不断在心头扩大。

  骤然间,体内的血气的流动迟缓下来,身体感到莫名的寒意袭来。

  展飞羽打了一个寒噤,立刻感觉到浑身的血冷了五分,身体冻僵一样几乎不能动弹。

  “好厉害的意境,孤月冷!”

  展飞羽心神大凛。

  短矮者明明不是冲他放出剑意,只是被波及到了,就产生如此可怖的功效,着实惊人!

  立刻,展飞羽不动声色施展人相,老树盘扎,双脚扎根大地,将那种深沉的孤独,寂寞,寒冷,导入大地,一点点化解开来。

  就在此时,一声长啸炸响耳畔!

  “好一个孤月冷,你个单身狗到底有多寂寞,才感悟出这样的剑意?”冷峻老者面露不屑之色,拔刀出鞘,赫然是一把明晃晃的太刀。

  “你送我一轮孤月冷,我就还你一片‘烟雨落’!”冷峻老者手臂展开,一刀挥洒而出。

  展飞羽呼吸不由凝滞。

  眼前!

  半空中!

  骤然有红黄蓝绿多种色彩迸放开来,化作一团烟雨从天而降。

  烟雨如丝。

  满天全是一个个莹亮的细线。

  仿佛有很多银针,闪动着霞光,并且整齐划一的坠落而下。

  噗噗噗……

  丝丝烟雨,砸落在那一轮新月上,顿时天地间噗噗之音大作!

  就见到新月被烟雨洞穿,表面浮现无数个孔洞,最后阳春融雪般溃散开来,消失不见。

  天光再次亮了起来。

  展飞羽终于可以呼吸了,一看!

  冷峻老者云淡风轻,太刀不知在何时已经收入鞘中了。

  短矮者面色微微发白,目露几分疯狂之意,忽然大吼一声。

  “皎皎空中孤月轮,我心寂寞谁人知。”

  剑光大盛!

  剑端,一轮孤月高悬,天地为之失色,寒霜覆盖大地。

  冷峻老者面色微微一变,目光闪动几下,再次拔刀出鞘。

  “孤月悬空,美景醉人,我再送你一场‘烟花易冷’。”

  随着刀光闪烁,一片烟雨蓬然升空,丝丝烟雨仿佛燃烧起来,化作璀璨的烟花一爆而开,随即释放出恐怖的力量席卷四面八方。

  那一轮孤月被爆炸一卷而入,立刻不堪一击,碎为齑粉。

  短矮者闷哼一声,面色瞬间苍白如纸,冷汗如雨直下。

  当的一声响,宽厚大剑掉落在地上。

  他当即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口中骂咧咧道:“班肛裂,你行啊,天天坐着放屁,屁股臭气晕天的,还能练出这样的刀意,真他么没天理!”

  冷峻老者嗤笑:“侏儒,这叫天赋,你是永远不会懂的。”

  “狗屁的天赋,我迟早用勤奋打败你。”

  短矮者一点儿不服,叫嚣不停,忽然他的视线落在了展飞羽身上。

  “咦,这小子见到我俩打架,居然没有跑,新来的?”短矮者诧异道。

  冷峻老者转头看了眼展飞羽,目中闪过一丝惊异。

  展飞羽深吸口气,冲二人施了一礼,含笑道:“弟子展飞羽,游先生第六弟子,特来向班大师学习刀法。”

  “原来你是游先生的弟子,难怪。”

  短矮者啧了一声,“我的剑意应该能把你冻僵的,你竟然这么快就能动了,莫非那个回春功非常了不起?”

  这人显然知道展飞羽得到过回春功传承,然而他并不是八大香主中任何一人。

  展飞羽目光一闪,斟酌道::“回春功养性修身,确有独到之处。”

  “嗯,那我有空要研究一下。”短矮者抓了抓络腮胡须,眼珠子微微转动。

  这时,冷峻老者干咳一声,缓缓道:“展飞羽,关于学艺一事,游先生与我打过招呼了,游先生对我有恩,我欠他的人情,还在了你的身上,你可以跟随我学习刀法。”

  “多谢班大师……”展飞羽赶紧作揖,但短矮者忽然叫了起来。

  “等等。”短矮者走上前来,冲展飞羽打量几眼,嘿然笑道:“小子,我告诉你,班肛裂这人忒小气,师傅教徒弟,故意留一手,他从来不传真功夫。

  你随便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他的那些徒弟们没有一个学到真功夫的,倒是有几个徒弟受不了跑掉了。不如你转投到我的门下,我教你真功夫,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