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 其实是个意外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030 2019.09.11 23:43

  游天河面皮紧绷,冷然道:“哦,说来听听。”

  张庭波面露一抹戏谑的表情,沉静的声音缓缓传出。

  “先生原本是某个武道门派最杰出的弟子,被誉为千年不遇的练武奇才,却遭人构害,身中奇毒,一身武功被废,从此不能再修炼。

  为了寻找解毒治愈之法,你游走四方,风风雨雨至少数十年,偶然间在鱼龙帮找到了一丝希望。

  你发现刻文碑上有一门强大的疗伤功法《回春功》,有可能治愈你,甚至让你重回巅峰,于是你便留在了青阳镇。

  但是,你没有那个机缘得到武道传承,于是你另辟蹊径,收了三名弟子悉心栽培他们,希望他们能为你得到《回春功》。

  这三名弟子,便是大师姐白蝴蝶,二师兄谷裕,三师兄唐禅。

  大师姐和二师兄一通过你的考核,先生便立刻让他们去接受武道传承,结果大师姐不负所望,得到了《回春功》第一层功法,二师兄一事无成,反而受了伤。

  先生当时看过了那一层功法,应该更加笃定《回春功》能治愈你,于是先生变得非常焦急,无比渴望得到《回春功》后续功法。

  先生知道,大师姐和二师兄情愫暧昧,为了激励一下大师姐,先生暗中对二师兄下毒,加重了他的伤势,大师姐为了救他的命,强行再次接受传承,并且三师兄唐禅也加入进来。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二师兄死了,大师姐几乎拼了性命,还是只得到了前三层功法而已,让先生功亏一篑,而三师兄仓促接受传承,伤了神智,变成了傻子。”

  说罢,张庭波平静地看着胸口起伏加剧的游天河。

  此刻的游天河,身上爆发出凌乱而强大的威压,杀意如有实质。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谁知道?”游天河厉声喝问。

  张庭波气定神闲:“先生不必担心,你的秘密,只有我一人知道。至于我是如何知道的,当然是二师兄谷裕告诉我的。”

  游天河勃然大怒:“谷裕那小子已经死了,而且你应该从来没有见过他,他如何告诉你?”

  张庭波不答,只抬起头。

  四个血红灯笼,摇摇晃晃。

  “先生,快救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某人放声大哭。

  “先生救我,不然我就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另一人尖啸。

  “先生,原来你害死过自己的徒弟。”

  “先生,你浪得虚名,道貌岸然,心狠毒辣,我要告发你,哈哈哈……”

  游天河冷眼看了看四个血红灯笼,低吼道:“聒噪!”抬手一挥而出。

  蓬!

  蓬!

  蓬!

  蓬!

  四个血红灯笼几乎在同时全部一爆而开,化作四团血雾,被灰雾一卷吞没,不见了踪影。

  张庭波见此,这才开口道:“二师兄谷裕虽死,但他的怨念犹在,而弟子既然是坐标,便有些匪夷所思的能力。

  譬如,我第一次见到先生,就知道二师兄谷裕是被你害死的。”

  游天河闻言,叹了口气,“谷裕的死,其实是个意外,老夫错估了他的伤势,下毒用量多了些,没想到他会一命呜呼。”

  说罢,游天河的表情冷厉到了极点:“既然你知道了这个秘密,那我就更有理由,留不得你了。”

  张庭波没有一丝惊慌,平静道:“先生想杀我,情非得已,但弟子必须告诉你,想要杀死我并不容易,而且,杀了我之后,后果可能更严重。”

  “此话怎讲?”游天河眯了眯眼。

  “即便我死了,坐标也不会消失,反而会转移到杀死我的人身上,也就是说,先生将成为新的坐标。”张庭波淡淡道。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炸响,游天河神色大变,思量了下,冷笑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可以不杀你,只要把你扔进井里幽禁,让你活活饿死就行了,或者将你赶进深山老林,再放火烧山,让你死在火海里,总之处置你的办法多的是。”

  张庭波摇了摇头:“先生高明,只可惜这些方法,无用!

  我自己就多次尝试过,每次我将自己逼入绝境,自杀也罢,活埋也罢,总是会突然失去意识,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脱离了危险,有时候,我甚至会直接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说到此处,张庭波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和期待,“先生如果有办法杀得了我,对我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游天河表情一僵,无法呼吸了,一双眸子里的阴鸷持续不断放大。

  张庭波看了看灰雾,呢喃道:“灰雾,要散了。”

  徒然!

  游天河一步冲向张庭波,一掌摁在他的胸口。

  一股恐怖的力量穿透张庭波的身体,一瞬间便摧毁了他的心脏。

  整个心脏,四分五裂。

  哇!

  张庭波咳出一大口血,身体无力倒地。

  游天河拽起张庭波的身体,走进灰雾里,来到一口深井旁。

  砰!

  游天河将张庭波的尸体扔进了井里,又搬动假山上一块大石压住井口。

  然后……

  游天河想了想,在井边做了几个标记,方才转身离去。

  ……

  展飞羽连续炼化了三枚下品血气丹,体能终于恢复过来。

  看了眼窗外。

  没有任何动静。

  环顾一看……

  守在门口的展虎,精神高度紧张,被绑在床头的丁浩,居然睡了过去。

  展飞羽一阵无语,站起身来。

  “小羽。”展虎转过头来。

  “二叔,我休息好了,你歇一会儿。”展飞羽开口道。

  “我,不累的。”展虎闻言不禁松了口气,脸上疲惫之色,显露无疑。

  “你歇着吧。”展飞羽冲他笑了笑。

  见状,展虎点了下头,拉起一张倒下的椅子坐下来,没过一会儿,脑袋一歪就睡着了。

  展飞羽摆出老树盘扎身相默默修炼。

  他很想现在就消耗阴能提升武功,但屋里有两个人在,这种事自然不能做了。

  就这样,展飞羽站着,站着,站到了外面渐渐出现了亮光。

  “这亮光是,太阳!”展飞羽心神一动,豁然打开门。

  外面的灰雾已经十分稀薄,旭日高升,阳光照亮了天地。

  灰雾,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