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1 看着我痛苦的活着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132 2019.09.19 20:28

  班正烈神色一正,叹道:“帮主不必客气,我一个残废之身,能为你的做的,其实不多,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

  展飞羽目光微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能为前辈做些什么?”

  “我别无所求,只盼帮主早登大位,让我可以安心了此残生。”班正烈抱拳恭敬道,整个人迟暮之色越发浓郁。

  “我尽力而为。”

  展飞羽郑重道,看了看班正烈疲惫的脸色,“为了我,大师消耗极大,请好好休息。我也要去稳固一下境界,有事我们以后再聊。”

  “恭送帮主。”班正烈低头行礼。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朱宏扛起宽厚大剑,与展飞羽一起出门。

  到了外面。

  朱宏忽然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道:“展帮主,有件事要告诉你,郑慈香主暴毙,疑似是被阴鬼害死的,这件事已经被洪知洞掩盖,封锁了消息,大概是害怕引起恐慌吧,总之,青阳镇近来不会太平,你要小心点,尽量别外出。”

  真血级的郑香主,在青阳镇上,被阴鬼害死了?!

  “……多谢告知。”

  展飞羽神色变了变,抱拳道。

  朱宏挥挥手,哼着小曲走了。

  ……

  大厅里,班正烈目送二人离去,独坐许久,忽然唤道:“周麻子。”

  很快,一道身影闪入门内,姿态很是恭谨,笑道:“大师,有什么吩咐?”

  班正烈视线落在周麻子身上,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说道:“周麻子,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有些年头了,具体多久记不清了。”周麻子笑了笑道。

  “我记得。”班正烈嘴角微微牵起,“从我重伤残废那天起,你就出现在我的身边了。”

  周麻子目光微闪,挠头傻笑了下,说道:“好像是这样。”

  班正烈沉默片刻,叹道:“你是洪知洞的人,对吧?”

  周麻子浑身一僵!

  “洪知洞让你潜伏在我的身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不是吗?”班正烈目光直视对方。

  周麻子倒吸一口凉气,面露惊愕之色,“您,什么时候知道的?”

  班正烈不答反问,“你知道洪知洞为什么要监视我吗?”

  周麻子低头沉思一阵,缓缓道:“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但我猜测,您这一身残疾,应该是拜他所赐,他对您十分关注和警惕,数十年如一日。”

  班正烈呵呵:“洪知洞到现在没有杀死我,可不是妇人之仁,他只是更加享受……看着我痛苦的活着,想让我尝尽人间地狱的滋味。你知道么,洪知洞对我恨之入骨?”

  周麻子默然不语。

  班正烈叹道:“这些年,为了掩人耳目,我故意苛责那些弟子,不传授他们任何武功,其实有保护他们的意思,不想将来牵累他们。”

  周麻子轻轻点头,叹道:“这点,我看出来了。我还看出来,您很不甘心。现在,您突然揭露我的身份,是想破罐子破摔吗?”

  班正烈笑了笑,感慨道:“人心隔肚皮,想当年,洪知洞与我十分亲近,称兄道弟,唯我马首是瞻,忠心耿耿,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害我。

  仔细回想起来,那时候我总是压他一头。

  洪知洞这人野心勃勃,喜欢高高在上,不甘于人下,偏偏我在他上面。

  他喜欢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却只喜欢我。

  他能得到的东西,永远都是我挑剩下的。

  呵呵,洪知洞心中对我的不满,憎恶,许多人都看在眼里,甚至有人好心提醒过我。

  说到底,怨不得别人,是我自己眼瞎。

  不过……

  这世间有神兵,也有邪刃,各有无法言喻的灵性,邪异,区别我就不多说了。

  神兵有灵,挑选出来的有缘人,自然十分不凡。”

  周麻子眉头皱了皱:“大师,我有点听不懂您的话。”

  班正烈笑容更甚:“你不需要懂,不过,当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我说过的话,全部告诉洪知洞,他会懂的。”

  周麻子想了想,叹了口气,跪倒在地,叩首道:“大师您是心怀坦荡的君子,即便我是瞎子也看得出来,但我是洪知洞养的狗,别无选择,若有来世,我愿意服侍您一辈子。”

  班正烈缓缓闭目养神。

  周麻子一脸愧色地起身,看了眼班正烈,默默离开兵器坊,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

  夜黑无风,鱼龙帮总坛。

  此刻,凄冷空阔的殿内,摆放着一口黑棺。

  洪知洞,以及林东,刘克,李庆荣等七位香主,一个个神色肃穆,围着黑棺站立。

  黑棺之内,有一具残破不全的尸体,只剩下半张面孔,依稀可以看出那是郑慈的面容。

  他们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后,外面忽然来报:“禀告帮主,白蝴蝶师姐到了。”

  “快传。”洪知洞立刻应道。

  白蝴蝶莲步轻移,走入殿内,冲洪知洞等人施了一礼。

  “免礼。蝶儿,你快来看看,郑慈香主的死因是什么?”洪知洞连道。

  “是。”白蝴蝶深吸口气,走到黑棺前,目光一扫,顿时面露一丝悲伤。

  叹了口气,白蝴蝶认真起来,趴在黑棺前,仔细检查郑慈的尸体。

  一弯明月般的秀眉时而紧蹙,时而舒展。

  时间一点点过去。

  终于,白蝴蝶直起身子,从黑棺旁退后开来。

  “怎么样?”

  洪知洞连忙问道。

  七位香主也看着白蝴蝶。

  白蝴蝶酝酿了一会儿,缓缓道:“郑香主身上的每一处伤口,主要是抓伤,撕裂伤,而且这些撕裂伤,全部是被人用蛮力破坏的,凶手力量之大,堪比妖魔。”

  “你如何断定凶手是人,不是妖魔?”林东目光微闪,问道。

  “气味。”白蝴蝶回道,“郑香主是女中豪杰,从不打扮,胭脂水粉一概不用,但你们闻闻,她的身上是不是有一股子水粉的气味?”

  洪知洞等人凑近了闻了闻,血腥气中,的确混杂着其他味道,像是女人的水粉味。

  “还有一个证据……”

  紧接着,白蝴蝶指了指郑慈身上几个地方:“这里,这里,以及这几个地方,你们仔细看看,这些被抓伤的地方,伤口边缘是不是有一种红色颜料?”

  洪知洞等人目光一扫,纷纷点头。

  “这是指甲油,涂抹在指甲上的颜料,凶手在自己的手指头上涂抹了指甲油。”白蝴蝶强调道。

  “这么说,凶手是女人!”刘克看了看众人,沉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